第534章 意識到

趙含章沈默的喝茶,靜靜地聽著。

「當時你大伯和你父親也正年少,受我們的影響,關系也不好,而到了你們這一輩,更是不必說,」趙仲輿長嘆道:「是我和大哥走錯了棋,沒有教好後輩。」

趙仲輿有些悲涼的道:「也直到這一刻,我才能理解你祖父曾經的無奈,後繼無人,後繼無人啊。」

他看趙濟和趙奕,是處處不如他,是恨鐵不成鋼,是恨不得將人大罵,甚至打一頓;

那麼,趙長輿曾經看他,是不是也是這種感受呢?

這兩年,尤其是在和趙含章正式聯手之後,趙仲輿越能理解當初的趙長輿,心底的芥蒂也慢慢消散,他打算原諒趙長輿了,原諒當年那個站在臺階上居高臨下,當眾指著他罵的兄長。

趙含章看著趙仲輿,給他倒了一杯茶。

趙仲輿看到這杯茶笑了一笑,端起茶杯道:「此次分別,有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趙含章抿了抿嘴道:「叔祖父多慮了,等您想致仕,我讓二郎去護送您回西平。」

趙仲輿微微搖頭,「除非趙氏不再擁有兵權,不掌一地,不然,我是回不來了。」

他苦笑一聲道:「我這族長當的,連一次祠堂都未進啊。」

趙含章沒說話。

趙仲輿扭頭吩咐長隨,「把我床頭暗格裏的那個盒子取來。」

長隨應聲而去,很快取了一個盒子過來。

趙仲輿將盒子遞給趙含章。

趙含章打開看,裏面是非常眼熟的兩張圖,這不就是被趙長輿分給趙仲輿的寶藏圖嗎?

她擡頭看向趙仲輿。

趙仲輿也一直看著她的表情,見她一點兒也不意外的模樣,便知道自己猜對了,他笑了一聲道:「我就知道,你能養得起這麼多兵馬,必定是大哥給你留了錢。」

趙含章合上盒子道:「那是墜馬之後,我和祖父求來的。」

趙仲輿也不想深究其中緣由,他道:「這是趙氏的錢,非我一人之資,也不該屬於哪個小家。現在趙氏全力支持你,以你為主,這個,就給你吧。」

趙含章捏著盒子抿了抿嘴,她記憶力不錯,當時又很不屑二房,所以趙長輿把東西拿出來時,她特意記了圖上的位置。

回去後便照著記憶畫了一個大概的位置,即便不能百分百準確的找到,讓人多挖一挖,總能挖到這部分寶藏。

可偷著拿和光明正大的得到感覺是不一樣的,她依舊承他這份情。

「叔祖父就這麼給了我?」

趙仲輿道:「豫州在你手中,將來趙氏要靠你庇護,你越強大,趙氏便越安全。」

在她來之前,他沒想過要給她,他本意是要帶去鄆城的,這將是他的籌碼,將來和她,和趙氏談判的籌碼。

可是,她說了冤冤相報何時了。

從今天早上起,一直盤桓在心頭的陰霾一下就消散了,他想通了許多,「剛才大郎去找你求情了?」

趙含章:「我不是因為他求情才過來的。」

「我知道,下人回稟說他出來時如喪考妣,」趙仲輿擡眸看向她,「所以,勸你冤冤相報何時了的人是誰?」

趙含章也不瞞著,「傅庭涵。」

趙仲輿便嘆息道:「他的確是個謙謙君子。」

趙含章笑著喝茶。

趙仲輿沈默了一下後道:「你不要過早成親,再等幾年吧。」

趙含章沒有說話,既不反對,也沒有同意。

趙仲輿也不需要她此時給回話,道:「你可有想過何人繼任下一任族長?」

「叔祖父以為呢?」

「本來我以為大郎可以,」這也是趙仲輿想要把趙奕送回西平的原因之一,但現在,他再次忍不住嘆息一聲,他和趙含章相差甚遠,偏年齡又相差不大,他要是做了族長,不僅趙氏一族會一直被趙含章把持,還免不了爭鬥。

趙氏為趙含章所用已經避無可避,如此亂世下,就不是內鬥平衡的時機,不如退一步,將趙氏交到她手上,助她培養勢力,雙方互惠互利。

那趙氏需要的就是一個年齡小又聽話的繼承人了。

趙仲輿攥緊了拳頭,雖然艱難,但還是道:「但現在看來,他亦不合適,給二郎說親,讓他生個孩子吧,若是我……便由你協理族長管理族中事務。」

趙含章挑眉,道:「族中長輩恐怕不願。」

「我會和他們說的。」

趙含章摩挲了一下茶杯,還是沒忍住道:「其實含章心中也有一個人選,銘伯父仁心厚德……」

「他不行,」趙仲輿臉色一下冷了下來,道:「他是旁支,族長傳承一定得是嫡支。」

這是他的堅持,也是他寧願把族長大權讓給有隙的趙含章,也不願從族中另選人才的原因。

趙含章見他們都如此堅持,也不想就此事爭吵,只能嘆息一聲道:「好吧。」

暢想中文網

趙仲輿語重心長的叮囑道:「趙銘心機深處,你小心些,族中的事不要總交予他處理,我會寫信回宗族,將代理之權傾向你。」

「別,」趙含章連忙解釋道:「我之前曾私下問過銘伯父,銘伯父也一口回絕了,此是我個人的想法,因為覺得他為宗族盡心盡力,實在不失為族長的好人選。」

「我於宗族事務不熟,恐怕不能很好的處理族中事,我又是女子,過不了幾年就要外嫁,族中長輩也會有意見的。」為了避免這個麻煩,趙含章每每需要趙氏助力時都是通過趙淞或者趙銘,有他們作為橋梁,她和趙氏的相處才那麼和睦和舒適,要是由她直接處理,那紛爭可就不是一星半點了。

中介,有時候是很重要的。

趙仲輿定定地看著趙含章。

趙含章沖他微微一笑。

這一刻,趙仲輿才意識到,趙氏是關不住趙含章的,她的目標恐怕不止豫州。

野心如此之大,一旦失敗,趙氏會被牽扯進萬丈深淵之中,趙仲輿慢慢垂下眼眸,又有些後悔起來。

趙含章不知道她這位叔祖父又優柔寡斷起來了,問道:「叔祖父,陛下這一走,宮中財物都帶走了嗎?」

趙仲輿回神,聽出她要打皇宮的主意,不由無言,「能帶走的都帶走了,帶不走的,你取來又有何用呢?」

趙含章聞言失望。

趙仲輿道:「大部分錢財都被東海王帶走了。」

想到被石勒卷走的錢財,趙含章心痛,心中暗暗發誓,她一定要把那些錢從他手裏賺回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