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勸

「你們曾兩次害他們性命,」傅庭涵對瞪著眼睛不服的趙奕道:「一次是她墜馬。」

「你母親意在取她性命,大房的支柱是她,一旦她死了,她的母親會垮掉,剩下一個二郎,癡傻又沖動,就算趙祖父給他留了下人和錢財,他又能保住嗎?更不要說活得自在了。」

趙奕:「我會照顧二郎的。」

傅庭涵譏笑一聲,「剛才二郎與你進屋時,他一直避著你走,隱隱間還有些害怕你,呆子的記性才是最好的,你從前是如何待他的?那還是在他有祖父,有母親,有姐姐相護的情況下,你能相信自己會照顧好趙二郎嗎?」

趙奕張了張嘴巴。

傅庭涵上前一步,低聲道:「你覺得,他又歡喜被殺姐仇人相護嗎?」

趙奕臉色瞬間蒼白。

「第二次,是南逃的時候,你們一家放棄了他們,」那一次是他親歷,他攥緊了拳頭道:「若不是趙祖父暗中給他們留了些人手,被遺棄在亂軍之中,你覺得他們能活下來嗎?」

趙奕身子晃了晃。

「她的報復已經是網開一面,不過是念你們之間的血緣之情,」傅庭涵道:「你應該感謝你祖父還在人世,有他作為橋梁,含章總算還念一些舊情,不然,再見面,只憑這兩次,她都殺了你們,你們也不冤。」

「她願將兩家的恩怨就此揭過,我也不想平了一怨又起一怨,」傅庭涵道:「你自己想清楚,自己權衡吧。」

說罷轉身要離開,一轉身就看到站在不遠處的趙含章。

她正笑容燦爛的沖著他樂。

傅庭涵轉身便又換了一個方向,擡腳就走。

趙含章見狀,連忙去追。

趙含章追在傅庭涵身邊,「你別跑嘛,我們有話慢慢說。」

傅庭涵走著不理她,趙含章跟在他身後碎碎念,「你剛才不是說得挺好的嗎……哎幼。」

傅庭涵突然停下,趙含章一個沒收住撞他後背上了。

傅庭涵皺眉,拉開她的手看了看,發現連個紅印子都沒有,轉身便走。

趙含章一個轉身就擋在了他身前,「你還生氣呀?」

「我沒有生氣。」

「那你幹嘛躲我?」趙含章問道:「你何時躲過我?」

傅庭涵無奈道:「我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呢,汲先生忙著重建洛陽縣衙,各地匯總過來的情報都需要我閱過後歸總。」

「以你的工作能力,並不急於這一時,你還是躲著我。」

傅庭涵便只能停下腳步看她。

趙含章如願以償,左右看了看後指著一處亭子道:「我們去那兒坐坐?」

傅庭涵只能隨她過去。

「剛才你和趙奕說得挺好的,怎麼還生我的氣呢?」

「我是不想他心生怨恨,以後你們兩家恩怨難消。」傅庭涵道:「你和趙仲輿是合作的關系,把他們逼得太狠,你又怎麼知道他不會為了子孫坑你呢?」

他道:「冤冤相報何時了,這話送給他,也送給你,你量刑過重了。」

趙含章:「所以我退了一步,答應了他給趙和婉的求情。」

傅庭涵就嘆息一聲,「你一直八面玲瓏,既然讓了一步,又何必做出這樣逼迫他的姿態,讓他生恨呢?」

趙含章嘴角輕挑道:「這是對他的懲罰。」

恨人,也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傅庭涵蹙眉,抿了抿嘴道:「含章,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我從不說戰場上的事,但我希望你在非戰的地方能夠更柔軟一些,暴力、殺人和怨恨報復都會成癮,還會移了性情。」

傅庭涵止住趙含章要反駁的話,道:「你先聽我說,人的性格會隨著經歷的事不斷改變,就算你說你心理已經很成熟,性格已經養成,它們也都會改變,你摸著自己的心口問一問自己,三年前,在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之前,你真的有如此的殺伐果斷和……厚臉皮嗎?」

趙含章沈默下來,驚覺她還真在不知不覺間變了許多。

傅庭涵見狀松了一口氣,用力的握住她的手道:「含章,這個世界很混亂,很血腥暴力,還很悲傷,這是一個極端的世界,比我們在史書上看到的還要殘酷百倍,千倍,它會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你,所以我們須時時自省才能不遺失了自己。」

「毫無顧忌和阻力的報復的確讓人很痛快,但痛快之後呢?」傅庭涵道:「你會留下更多的隱患,對生者真的是好的嗎?」

「查出真相,讓施害者受到懲罰,已經告慰了死者,那你就還要再考慮一下生者,趙仲輿和趙濟為你,為趙氏去鄆城做人質,趙奕不是回西平,就是要跟在你身邊,而不管他在哪邊,你們兩家都是血緣最近的,你母親,還有二郎,勢必要與他們來往,你要他們互相帶著怨恨來往嗎?」

「還有趙氏的族人,如果不能撫平兩家的怨恨,他們會怎麼看你?」傅庭涵低聲道:「以前是二房虧欠大房,是趙濟虧欠你們,但在趙仲輿帶著兒子去鄆城為你做人質,為你調停和朝廷的矛盾後呢?」

趙含章沈默了許久,頷首道:「我知道了。」

傅庭涵這才放下心來,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天色不早了,明天他們就要啟程離京,你去吧。」

趙含章抿著嘴滴咕道:「哪裏不早了,剛用過午膳。」

但她還是起身,拍了拍衣袍,順道往花叢裏看了一眼,轉身便去了主院。

傅庭涵看著她的背影消失,笑著搖了搖頭,起身正要走,就見站在遠處花樹後的汲淵,他楞了一下,想到剛才趙含章偏頭看了那邊一下,忍不住失笑出聲。

汲淵對著傅庭涵遙遙行了一禮,轉身離開。

女郎身邊還是需要一個傅庭涵啊,省了他多少事兒啊,今夜頭發可以少掉一點兒了。

趙含章散步一般走到主院,這裏曾經是趙長輿住的院子。

她擡頭看了一下院子的匾額,這才擡腳進去。

正在書房裏寫信的趙仲輿聽說趙含章找了過來,眉頭不由一皺,她這是來找他要結果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