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求情

趙奕也察覺到了祖父對母親的殺心,他跪在主院外許久,趙仲輿依舊不願見他,想到明天父母就要隨著皇帝離開洛陽,他心中惶恐,只能到清怡閣外跪著。

聽荷將膳食端上來,布好碗快後才道:「女郎,大郎君在外面跪著呢。」

趙含章擦手的動作頓了一下,她用帕子仔細將手指擦幹凈,想了想後道:「請他進來吧。」

聽荷都了都嘴,不甘不願的出去了。

趙二郎一頭汗的跑回來,看到院前跪著的趙奕,腳一剎,就躲在一旁看。

謝時落後他十多步,上來看見他鬼鬼祟祟的,便也看了一眼跪著的趙奕,問道:「你怕他?」

趙二郎扭捏著沒說話。

謝時本人便出身世家,太知道家族裏各種鬥爭了,何況,趙氏大房和二房的恩怨鬥爭可沒少成為各世家的談資。

他伸手搭在趙二郎的肩膀上,「你不必怕他,現在你是威風凜凜的將軍,而他還只是個學生而已,你懼怕他什麼呢?」

趙二郎還是沒動。

謝時無奈,知道童年的陰影沒那麼好治愈,尤其趙二郎還異於常人,需要的時間只會更長。

他道:「連皇帝都要對你姐姐恭敬,你叔祖父也不敢欺辱你們,你現在還怕他什麼?上前去!」

趙二郎這才動了動,走上前去,想要目不斜視的越過趙奕。

趙奕看見他連忙叫道:「二弟。」

趙二郎就蹦到一旁,戒備的看著他,「我可沒打你,也沒讓你跪,是你自己要跪著的。」

趙奕楞了一下後重新跪好,和趙二郎道:「二弟誤會了,我是想請二弟和三妹妹傳個口信,我……」

「大郎君,」聽荷從院裏出來,截斷了他的話,然後先向趙二郎行禮,又向謝時行禮,這才和趙奕道:「女郎請大郎君進去。」

趙奕忙起身跟著她入內,趙二郎見了,也急忙跟著進去,一進去就擠在趙含章身邊不走了。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趙含章見他一頭的汗,嫌棄道:「去洗臉凈手再過來用飯。」

謝時跟在倆人身後進來,與坐在飯桌邊的趙含章傅庭涵行禮。

倆人都點了點頭,也請謝時留下用飯。

不過謝時掃了趙奕一眼,拒絕了。

主公的家事還是知道少一些的好,他又不是汲淵那樣的謀士,從小伴隨趙含章長大的,什麼事都知道。

謝時打過招呼後退下,屋裏一下只剩下他們一家人了。

趙奕看向傅庭涵,想讓他也避一避,但傅庭涵並沒有要避開的意思,趙含章也沒有讓他離開的意思,「大兄來了,一起用個飯吧。」

趙二郎快速的抹了一把臉,手就過了一遍水,就拿著帕子在趙含章的另一邊坐下了。

趙奕看了一眼後在趙含章的正對面坐下,有些局促的道:「三妹妹,我來是有事要求你。」

「是為了大伯母嗎?」

趙奕沒想到她這麼幹脆,準備的許多話都沒來得及出口,放在膝蓋上的手一下攥緊,緊張的咽了咽口水道:「我知道,母親她做錯了,她願一輩子清修,只求三妹妹能夠網開一面,饒,饒她一命。」

趙含章道:「你應該去求叔祖父,我並沒有要取她性命的意思。」

「只要三妹妹開口說一句話,祖父他一定會放過我母親的,可若三妹妹什麼都不說,祖父他為了平息三妹妹怒火,我母親怕是……」他眼眶通紅道:「怕是兇多吉少。」

趙含章擡起頭來看了他一會兒,突然問道:「大兄只為大伯母求情,不為大姐姐求情嗎?」

趙奕聞言楞住,「什麼?」

趙含章就輕笑一聲,「大兄不會以為我那麼大度,找到了罪魁禍首,就放過大姐姐了吧?就算我放過,叔祖父也會放過嗎?」

趙奕臉色瞬間蒼白。

趙含章盛了一碗湯給傅庭涵,然後給趙奕也盛了一碗,再給不滿的趙二郎盛上一碗,她道:「你只能為一個人求情。」

趙奕看著放在眼前的湯,只覺渾身發寒,兩家已經鬧到這個地步,他想過趙含章會痛罵他,會歷數從前的薄待和矛盾,卻沒想到她能笑著給他盛湯,然後說出這樣的話來。

過了許久,趙含章都吃飽了,趙奕才艱澀的問道:「大姐姐,會怎樣?」

趙含章搖頭,「叔祖父來處理,我怎會知道呢?」

但為了趙含章滿意,放過趙濟丟棄棺槨一事,他一定會從嚴處理,以消她的怒氣,甚至還會讓她有些愧疚。

趙奕將碗中已經冷掉的湯一飲而盡,然後起身跪下,磕了一個頭道:「請三妹妹網開一面,放過,放過大姐姐吧。」

趙含章翹了翹嘴角,一口應下,「好。」

趙奕起身退出去,傅庭涵也放下快子,擦了擦嘴巴後道:「我也吃飽了。」

他起身離開。

趙二郎握著快子呆呆的看著傅庭涵離開,扭頭問趙含章,「姐夫生氣了?」

趙含章點頭,「他覺得我量刑過重。」

趙二郎不解的瞪大雙眼,「阿姐,你也要斷案了嗎?」

趙含章拍了一下他腦袋,「聽不懂就多聽謝先生給你念書,從前你不讀書是因為字看得頭疼,現在讓你聽,怎麼也總是逃課?」

「謝先生告狀。」

「謝先生可沒有告狀,是我去看你訓練看到的,謝先生還昧著良心誇你呢,說你進步甚大,你有進步嗎?」

「有!」趙二郎道:「《孫子兵法》我已經能背下三篇了。」

趙含章這才頷首道:「行吧,是進步了一點點,但還需努力。」

她也放下快子,起身道:「我也吃飽了,你慢慢吃吧。」

她決定去哄一哄傅庭涵,不然她心裏一直記掛著這事,做事總是走神。

傅庭涵出了院子便看到走在前面,一身頹然的趙奕,他上前叫住他。

趙奕回頭見是傅庭涵,抿了抿嘴問,「傅大公子有何指教?」

傅庭涵道:「二房給大房的傷害至今都存在,現在二郎看見你們,也還是小心翼翼,膽怯躲避,他可能需要一生去治愈這個傷害,所以她的審判可不止針對墜馬一事。」

趙奕抿嘴問道:「所以傅大公子來是想落井下石,替他們姐弟再報復一遍?」

傅庭涵搖頭,「不,我是不想你們心生怨恨,然後一直循環往復的報復,冤冤相報是無止境,傷人,更傷己。」

「這話你怎麼不去和三妹妹說呢?」

「她已經網開一面了,」傅庭涵也有些不悅,抿嘴道:「不然以你們二房多年來對大房做的那些事,你以為誰能逃得掉?」

趙奕張了張嘴巴說不出話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