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對峙

吳氏一下抓緊了手帕,垂眸道:「不知三娘說的是誰?我,我們一家人都平平安安的……」

趙含章嗤笑一聲,沖著祠堂外面吩咐了一聲,「請大夫上前來。」

曾越推開祠堂門,讓人把大夫給領了上來。

候在外面的趙濟等人一眼就認出了大夫,那是他們家的大夫,一直在趙家為趙家人看病。

當初京城混戰,他也逃了出去,後來又自己找回來,世道艱難,跟著趙家還多一線生機。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兩年多前,趙和貞墜馬後就是他最先診治的。

說起來,他也兩年多沒見趙三娘了,從前穩重中又帶了些狡黠的小女郎已經長大,比以前更加威嚴霸氣,大夫只是擡頭看了一眼便跪下,老實低著頭回話。

「告訴她,我被擡回家後的傷情。」

大夫據實說道:「當時三娘子似乎傷到了頭,回來時一度斷氣,小的還以為三娘子活不過來了。」

吳氏臉色蒼白。

趙含章看著她的眼睛道:「我當時已經死了。」

吳氏嚇得手腳發軟,一下跌倒在地。

趙含章蹲下去,直視她的眼睛道:「我到了地府,就在入口那裏徘回不去,我心中很是不甘。大伯母,祖父早選定大伯為繼承人,二郎癡呆,是不可能繼承趙氏的,我們大房也已經一退再退,你們為何就不肯放過我們呢?」

「我,我沒有……」

「不甘之下,我竟然一下就活過來了,」趙含章對她笑了一下道:「可見,天無絕人之路,它是公平的,給我堵死了門,卻總會在不經意處給我開一扇窗,我活過來後想通了許多。」

「可做過的事不能抹除,大伯母也熟讀詩書,應該知道以直報怨的道理吧?」

吳氏抖著嘴唇道:「不,不是我,是,是大娘,是她想岔了,想要捉弄一下你們姐弟,也並不是想要害你們性命的,你,你放過她……」

趙含章忍不住笑出聲來,扭頭看向緊閉的祠堂門,「大姐聽到了嗎,大伯母說是你主謀。」

曾越就推開門,門外的趙和婉軟倒在地,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祠堂內的母親。

吳氏避開她的目光,抖著嘴唇不說話。

趙濟忍不住發怒,「趙和貞,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吳氏是你長輩,大娘是你大姐!」

趙含章起身,輕蔑的瞥了他一眼道:「大伯父,這個家裏,任何人都有資格在我面前說話,唯獨你沒有。」

「你,你簡直狂妄!」

趙含章嗤笑一聲道:「看來叔祖父將大伯父保護得很好嘛,竟然沒讓你聽到外面的閑言碎語,不然你何至於有膽量在我面前開口?」

「難逃路上,你棄我大房而逃,丟棄祖父棺槨的事可是天下聞名,你不會不知道吧,自你繼任上蔡伯以後,朝廷從未征召過你,你以為是為何?」

趙濟臉色一下蒼白如雪,「你,你……」

「三妹妹,」趙奕上前一步擋在父親和姐妹們面前,問道:「你今日叫我們過來意欲何為?」

「我欲知道真相,我欲撫平冤屈,」趙含章看著這個只比她幾個月的少年道:「有些事,不辨不明,不厘不清。」

趙含章回頭看向跪在地上的吳氏,冷笑一聲道:「大伯父這人雖然蠢笨,但極懦弱,我祖父只要活著,那他頭上就一直壓著一座大山,他是絕不敢算計我和二郎性命的。」

趙仲輿都要生活在趙長輿的陰影下,更不要說趙濟了。

自趙治死後,趙長輿就有意培養趙濟,雖然最後沒培養起來,但趙濟的確被趙長輿教導著,在他身邊的時間並不少於在趙仲輿跟前。

所以他比趙仲輿還要害怕這個大伯,而且他同樣了解趙長輿,他要是敢對趙和貞和趙二郎出手,趙長輿寧願從族中另選嗣子,也不會將爵位傳給他的。

所以當初那件事趙濟是真不知情。

也是因為這一點兒,趙長輿當初才願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為趙仲輿和趙濟,甚至是趙奕都不知情,是後宅鬧出來的事。

趙長輿是惱恨吳氏,但更怪王氏,他覺得這個兒媳婦連孩子都看顧不好,所以當初他遷怒王氏。

趙長輿會怪王氏,但趙含章不會,那可是她娘!

趙含章道:「大伯母不認也沒關系,判案嘛,除了罪犯的口供外,證人的口供更重要。來人,將人帶上來。」

曾越親自下去,不一會兒就拖了三個人上來。

看到被拖上來的人,吳氏和趙和婉、趙和雯全都驚叫一聲。

芳姑,吳氏身邊最得力的管事,也是她的陪嫁,采蕓和采語分別是趙和婉和趙和雯身邊的丫頭,剛剛他們過來祠堂時人都還好好的,只是被留在了院子外,這才多大功夫,三人身上都是血,看著恐怖不已。

尤其是芳姑,她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看著已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三人被丟在祠堂門外,正對著祠堂裏的吳氏。

吳氏嚇得往後挪了幾步,後背卻一下碰到了祭臺,更加慌亂,「你,你怎能私下對她們用刑……」

趙含章沒理她,走到三人面前道:「說吧。」

三人全都瑟瑟發抖的沒開口。

趙含章就蹲在芳姑面前,用手帕墊住手指將人的下巴擡起來,看著她面白如紙,笑了一聲道:「不願與我開口,那我讓剛才行刑的人上來問?」

她輕柔地道:「雖然我只會手起刀落的殺人,可我手底下卻有許多能人異士,其中有一個極擅刑罰,他能把人的腳筋挑出來,拉得長長的,然後人還清醒的活著,我軍中還有良醫,我能保證,他用完一百零八道刑罰後,你還能好好地活著。」

芳姑渾身發抖,眼淚撲簌簌的流。

趙家一家老小都被嚇得不輕,就是素來自信的趙濟都抖著雙腿沒說話。

「我,我說……」芳姑憋住眼淚正要招供。

趙含章卻把手指放在她的唇前道:「可要想清楚了才回話,你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我是可以分辨出來的,我這可不止有你們三個人證,我敢直接找上大伯母和你們,自是已經知道所有的真相。」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