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權術二

傅祗聽明白了,他心底也重燃起希望,但還是擔憂,「可這樣一來,陛下身邊就無可用之人了。」

皇帝道:「朕想把趙仲輿帶上。」

傅祗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趙仲輿在皇帝手上,那趙氏一族就要有所顧慮,趙含章為了趙氏也會忍耐,並且還得匡助皇帝。

傅祗忍不住翹起嘴唇,拱手道:「陛下英明。」

皇帝說服了傅祗,而趙仲輿因為趙含章的意見也對遷都沒看法,茍晞和皇帝又堅持,此事便定了下來。

趙含章的請功折子順利批下,只是趙寬出任洛陽縣令的事遲遲不定。

趙含章知道也不急,等著皇帝和茍晞開條件。

很快,皇帝就私下召見趙含章,一見面,他便忍不住落淚,和趙含章道:「洛陽之危,晉室危難,朕令各地勤王,到最後到了洛陽的只趙將軍你和茍將軍,朕和百官全賴表妹才能克此危難。」

趙含章連忙道:「這都是臣應該做的,陛下安,大晉才能安定,天下百姓也才能有歸宿。」

皇帝就抹著眼淚道:「但我大晉棟梁如今都在石勒手中,他卷走我大晉半數世家,朕每每想起便心痛難忍,不知趙將軍可願帶兵去救一救他們?」

趙含章一臉猶豫,「這……」

她為難道:「陛下,不是臣推托,而是我們遠來不便,糧草不濟,而洛陽內外交困,想要就地取糧,臣也是名不正言不順。」

「朕當即下令讓趙寬出任洛陽縣令,在他未來前,由愛卿代之,如此愛卿便可向洛陽一帶的百姓征集糧草了。」

洛陽一帶的百姓哪裏還能征集到糧草?

不過趙含章還是一口應了下來。

這就是個借口,彼此心知肚明。

趙含章承諾皇帝會向石勒出兵,救下百官和眾世家,皇帝則把洛陽縣的官印交給她。

皇帝親自將趙含章送到大殿門口,將身邊的內侍揮手退下後意味深長地道:「王太尉年紀大了,一路奔波受驚,此次恐怕是兇多吉少。」

趙含章翹了翹嘴角道:「陛下說的是。」

趙含章很有誠意,拿了官印出宮後當即找來荀修,「向洛陽西北尋去,找一找石勒,傳出話去,就說我要為陛下重振朝堂,救下這百官和眾世家。」

荀修不理解,「使君,出兵救他們不劃算啊,我們得死多少人才能救下那些人?石勒手中大半的人不都被您贖出來了嗎?」

趙含章瞥了他一眼道:「讓你去就去,廢話這麼多幹什麼?」

荀修只能應下,然後去點兵。

坐在一旁的汲淵道:「荀修的消息怕是傳的不夠快,此事交給我吧。」

趙含章求之不得呢。

她低頭看了眼手中握著的官印,道:「等皇帝他們一走,立即開始收攏難民,廣告天下,讓有意的百姓來洛陽。」

「是!」汲淵頓了頓後問道:「北城怎麼辦,這場大火燒毀大半,想要重建只怕要花費不少。」

「此事不急,」趙含章道:「先把耕種做好,北城重修的事可以慢慢來。」

她嘆息一聲道:「沒有兩三年,洛陽是很難恢復從前的商業活動,等它有些錢再說吧,趙寬現在到何處了?」

「此時信件應該剛到汝陰郡吧,以他的腳程,恐怕還得四五日才能到洛陽。」

趙含章點了點頭,起身轉了兩圈後道:「洛陽畢竟曾是大晉京城,也不能太寒酸了,給趙程寫信,他也該換個地方教學了。」

汲淵:……說實話,他還是有些同情這位程郎君的,一直被他們女郎忽悠著到處開學堂,教出來的學生是哪裏需要就往哪裏塞。

汲淵問道:「是不是應該給趙程封一個官職,讓他行事也方便些。」

趙含章搖頭,「給他封官,他行事反而不方便,而且程叔父一定不會喜歡。」

趙程的高傲是從心底而深的,他和王衍不一樣,他是真正的心口如一,嘴上說不喜大晉官場,心裏也的確這麼想的。

她要是真封他官做,反而壞了情誼,以後再想托他做什麼事反而難了。

與其封官從職責上利誘,不如以大義勸之,還有關於趙氏一族的前程。

趙含章決定這封信親自寫。

在趙含章給趙程寫信時,皇宮內外的人正在準備遷都的事,茍純探得荀修領兵往西北而去,立即跑回來稟報,「大兄,趙含章果然會守信和石勒搶人嗎?」

茍晞:「她既然答應了陛下,自然會做到。」

茍純心裏的不甘才好受一點兒,打吧打吧,最好連著打上幾年不要停。

但茍晞卻不這麼想,「不管是趙含章,還是石勒,他們都不傻,不會為這百官和世家耗費太多的時間和兵力,所以最後,要麼石勒放人成全趙含章,要麼,他全殺了。」

2k

茍純心中一驚,「那麼多人,那可是晉室大半的朝臣啊,裏面還有王衍,石勒敢殺嗎?」

茍晞沈默不語,他也覺得石勒不敢殺。

「不過王衍肯定不會回來了,他有大才,石勒要麼把他留下自用,要麼殺了他,趙含章也不會容許他再活著回來的。」

茍純松了一口氣,茍晞也是。

王衍的名望太盛,他一回到朝堂,茍晞也得慌。

皇帝他們需要準備的東西不多,之前他們就有想過跑路的,所以準備得特別快,趙含章收到消息,表示第二天就去給他們送行。

今天,趙仲輿終於找到清怡閣來。

趙含章笑著迎出門來,行禮:「叔祖父。」

趙仲輿轉身,「要見你還真不容易,這半邊宅子被你的親衛圍得密不透風,自你大伯回來,幾次要見你都被擋在了外面。」

趙含章道:「現今想要殺我的人不少,他們緊張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還望叔祖父見諒。」

「在自個家裏也需要這麼小心嗎?」

趙含章道:「在這個家裏,我也是死過一次的人,所以還是小心為上。」

趙仲輿抿了抿嘴,頓了一會兒才道:「陛下給你大伯封了官職,讓我帶著一家老小跟著去鄆城,但你大哥年紀還小,讀書未成,所以我想讓他隨你回豫州。」

「好,」趙含章一口應下,問道:「那大娘、二娘和四娘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