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脈脈

不到三十歲的皇帝叔祖父高高興興地應了一聲,哈哈大笑起來,很有長輩派頭的問傅庭涵道:「不知何時能吃到侄孫媳婦的認親酒?」

傅庭涵看了一眼趙含章後道:「等含章出孝便選吉日。」

皇帝連聲應好,舉杯道:「那就讓我們舉杯,先預祝他們琴瑟和鳴,白頭偕老。」

眾人紛紛跟著舉杯。

這一喝便到了晚上,更深露重時,趙含章便搖搖晃晃的起身告辭。

她身後的趙二郎早喝得眼底迷醉,須得荀修和謝時扶著才能站起來,皇帝忙讓人送他們出宮。

待出了大殿,被傅庭涵扶著的趙含章就站直了,呼出一口氣,整理了一下袖子後道:「走吧,回家。」

趙二郎迷迷湖湖地看著,都囔道:「阿姐,你沒醉呀。」

謝時教訓他,「你以為都跟你似的沒心沒肺?這是皇宮,茍晞在側,你怎能喝醉?」

趙含章道:「就算這兒不是皇宮,你也不該喝醉,年紀小小,怎能如此貪杯?」

趙含章一走,皇帝便也和皇後離開了,其他大臣也紛紛起身告辭,茍晞也起身,卻沒有走,而是轉身去找皇帝。

他得確認,皇帝一定會遷都鄆城。

皇帝扶著皇後回到後殿,呼出一口氣,疲倦的耷拉下眼皮。

梁皇後替他解衣,「陛下累了吧,一會兒用過醒酒湯便先睡下吧。」

皇帝應下,將厚重的禮服去了一層後,便伸手握住她的手,淺笑道:「趙含章和傅庭涵的婚事過了明路,這下你放心了吧?我這個叔祖父,總不好和侄孫搶媳婦。」

梁皇後就推了一下他,嗔道:「說什麼呢你?」

皇帝握著她的手笑,想起今日聽到的傳言,他臉色微冷,「不過那陳福林卻是不好再用了,這種唯利是圖的小人只會鉆研權勢,於國無用。」

梁皇後項上的利劍挪開,她是真松了一口氣的,她靠在皇帝懷裏,低聲道:「其實,她若真能為陛下助力,妾身是願退位讓賢的。」只要不殺她就行,能陪在皇帝身邊她就已經很滿足了。

怕就怕,變妻為妾後,爭鬥越發兇險,到時候新後一派會容不下她,而梁氏並沒有保她的權勢和能力。

皇帝抱住她,嘆息一聲道:「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廢後另娶的。」

梁皇後鼻尖酸澀,也緊緊地回抱住他,輕應了一聲,「嗯。」

夫妻倆靜靜地擁抱著,難得感受這份靜謐,一個內侍悄悄進來,躬身道:「陛下,茍將軍來了。」

皇帝身子一僵,帝後都緊繃起來,哪怕茍晞是他們比較信任的大臣,皇帝依舊不敢完全放下戒心。

皇後有些緊張的看著皇帝,「陛下已經屬意去鄆城,這大半夜的,他還來找陛下有何事?」

「別怕,朕去見一見他,」皇帝安撫的拍了拍她的後背,換了一身衣服去見茍晞,也顯得更親近些。

趙含章雖然是裝醉,可的確也喝了不少,一坐上馬車,她就在搖晃中昏昏欲睡起來。

傅庭涵見她坐都快要坐不穩的樣子,伸手將她的腦袋放在自己肩膀上,低聲道:「睡吧,等到了我叫你。」

趙含章眼睛迷離的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不由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然後就靠在他肩膀上閉上眼睛。

傅庭涵微楞,臉色微紅,嘴角卻忍不住上揚。

因為醉酒,所以和他們同車而坐的趙二郎一臉懵的看著,他看了看傅庭涵嘴角的笑容,再看一看靠著他肩膀似乎很舒服的姐姐,也湊上去,「姐夫,我也要靠。」

傅庭涵:……

他伸出手指撐住趙二郎靠過來的腦袋,道:「你靠在車壁上。」

「不要,車一走動就敲得我腦袋疼,還吵!」趙二郎一把扯下傅庭涵的手指,腦袋就往他肩膀上擠,「我也要和阿姐一樣。」

傅庭涵無奈的扶了一下他的腦袋,見他一靠上就睡著,全身的重量都往他肩膀上壓,他只能嘆息一聲,微微調整了一下坐姿,讓他更舒服一些。

假寐的趙含章壓不住嘴角上揚,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傅庭涵仰著頭沒看見,還輕輕挪了挪她的腦袋,讓她靠得更舒服一些。

搖搖晃晃中,放下心弦的趙含章也迷迷湖湖睡著了,傅庭涵感受到她的腦袋越來越重,這才察覺她剛才沒睡著。

傅庭涵摸了摸她的頭發,無奈的笑了一下,等到地方,他就輕輕地敲了敲車壁。

《日月風華》

聽荷伸腦袋進來一看,一時有些無措,這應該扶誰呀。

傅庭涵道:「讓曾越把二郎抱下去。」

聽荷低聲應下,讓曾越過來將熟睡的趙二郎給背下去了。

傅庭涵這才動了動有點兒麻的肩膀,他正要將趙含章抱起來,她就睜開了眼睛。

倆人互相對視一會兒,趙含章又閉上了眼睛,還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不動了。

傅庭涵忍不住笑出聲來,搖了搖頭,將她抱下車,一路給抱回院子。

趙含章還是住在自己的清怡閣,她運氣不錯,清怡閣沒被燒,但清怡閣邊上的院子被拆了個幹凈,再過去三四米的位置是一片焦黑,都被燒了。

清怡閣裏的花草樹木全都耷拉著腦袋,被火給烤的。

傅庭涵將她送回院子,將人放到床上後看了一會兒,見她沒有再睜開眼睛的意思,便幫她把鞋襪脫了蓋上被子,臨走前還是沒忍住點了一下她的鼻子,低聲道:「調皮。」

門一關上,趙含章就睜開了眼睛,她笑了一下,抱著被子翻了一個身想繼續睡,但躺了一下到底覺得不舒服,起身把衣裳脫了。

聽荷端了醒酒湯過來,本來都要轉身走了,聽到動靜又回來,敲了敲門後進去,見她只著中衣盤腿坐在床上,連忙上前,「女郎,如今天還冷著呢,您又才吃了酒,可不能冷著。」

趙含章主動伸手拿過醒酒湯,一飲而盡,「我不冷,去打一盆溫水來,我要洗漱。」

她轉了轉脖子道:「也是稀奇,在車上那麼困,這會兒倒十分清醒了。」

「一定是因為人逢喜事精神爽,」聽荷樂哈哈的道:「奴婢在殿外都聽到了,女郎得封汝南郡公,以後豫州都是女郎的了。」

趙含章翹了翹嘴角道:「封地是在汝南而已,豫州是因為做了刺史,不一樣的,還是得努力,不然刺史也是可以換的。」

「當今天下,除了女郎,誰還能做豫州刺史?」

趙含章摸了摸下巴道:「聽荷,你很有做奸臣的潛質啊,說得我心花怒放的。」

聽荷不由跺腳,嗔道:「女郎!」

趙含章就哈哈大笑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