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宮宴

趙仲輿自和趙含章談過話後心情便一直有些不好,他扯出一抹笑道:「你大伯生病了,我讓他在房中休息。」

他轉頭看了眼老實站著的孫子,恨鐵不成鋼的道:「大郎,你還楞著幹什麼,見到妹妹都不會問候嗎?之前還說許久不見三娘,心裏想得慌。」

趙奕回神,連忙沖趙含章一揖,「三妹妹,許久不見,不知可還好?」

「我挺好的,」見趙奕有些憔悴,趙含章就面露擔憂,「大兄臉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趙奕搖頭,「只是受些驚嚇,不打緊。」

趙含章就松了一口氣的樣子,「那就好,我手上有個安神的方子,回頭我讓聽荷抄一份給你送去,我覺得不錯,吃上兩副就好了。」

站在他們身後的汲淵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倆人,心中嗤笑一聲,連場面話說的都沒他們主公好,就這……哼!

「阿姐!」趙二郎沖進大殿,小跑著沖上來,「未曾開席!」他沒遲到!

趙含章掏出手帕替他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一臉嫌棄,「一回來就亂跑,瞧你這一頭汗出的。」

然後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微訝,「這衣服誰的?怎麼如此寬大?」

荀修緊跟在趙二郎身後進來,雖然沒有跑,但疾走也容易出汗,他忙和趙含章行禮,呼出一口氣才道:「是我的,我借予二郎君的。」

趙二郎就扯了扯自己的袖子道:「我說要甲衣上殿,謝先生說不行,我就要換我的便服,謝先生又嫌棄是胡服,可我並未帶寬衫,荀將軍就借了我一套。」

趙仲輿就道:「明日我讓你大伯母給你做幾套衣裳,大好兒郎,怎能沒有衣裳穿呢?」

趙二郎這才註意到趙仲輿和趙奕,他還記得倆人,下意識地往趙含章身後躲,都了都嘴。

哪怕已是能上戰場殺敵的將軍,他潛意識裏依舊害怕他們。

趙含章眼神微暗,臉上卻笑著拍了拍他的手臂,和趙仲輿道:「些許小事還是不麻煩大伯母了,二郎,你記性不好,怕是不記得了,這是叔祖父,這是大兄,快見禮。」

趙二郎小心翼翼地擡頭看了一眼趙含章,見她眼露鼓勵,笑著沖他點了點頭,他便大著膽子從她身後挪出來行禮。

謝時這時才慢悠悠地趕到,姿態從容,他和趙二郎他們一同進宮的,但就是一點兒不急,到了跟前也是先和趙含章行禮,然後才瞥了趙二郎一眼,和趙含章道:「此是謝某疏忽,待回去我就讓人給二郎做幾套禮服。」

趙含章笑著點頭。

趙仲輿隱晦的打量了一下謝時,不由問道:「這位是?」

趙含章就為趙仲輿介紹:「這是我為二郎聘的老師,陳郡謝時。」

竟是出自陳郡謝氏,趙仲輿目光微凝,對他點了點頭。

有內侍宣告皇帝和皇後來了,趙含章就讓謝時和趙二郎入座,大家分列站好,等待帝後到來。

趙大郎則忍不住微微擡起頭來看向趙二郎,兩年沒見,趙二郎大變樣,不僅人長高長壯了不少,身上的癡色也幾乎不見。

竟能請動陳郡謝氏的子弟為老師。

趙含章沒告訴他,趙二郎還有個老師出自瑯琊王氏呢。

趙二郎在戰場上廝殺出來的敏銳直覺,趙大郎一看他,他就發覺了。

他也扭頭看過去,還狠狠地瞪了人家一眼。

站在他身側的謝時瞥了他一眼,他立即老實地站好。

皇帝與皇後相攜而出,眾人躬身行禮。

皇帝見眾人都還算恭敬,松了一口氣,揮手道:「眾卿免禮。」

看著所剩不多的朝臣,皇帝忍不住悲傷的落淚。

以前這樣的國宴除了一些世家大族外,只有四品以上的官員和勛貴才能出席,且隨行家卷人數也做嚴格要求。

但現在,六品的官員便可出現在這大殿上,一些世家旁支也都能進來,想到被東海王帶走的大批官員和世家,現在那些人都落在石勒手裏,皇帝的眼淚掉得就更兇了。

「突遭橫禍,國士受損,此是朕之過,雖萬悔不能贖,」皇帝看向趙含章和茍晞,含淚問道:「不知兩位將軍可願將百官和世家從石勒手中救出?」

趙含章下意識的看向對面的茍晞,茍晞也擡眼看向趙含章,倆人對視片刻,齊齊向上和皇帝道:「陛下所願,臣必竭盡全力。」

皇帝一聽,大松一口氣,連忙舉杯道:「兩位將軍辛苦,朕先敬你們一杯,待把人救回來,朕一定讓他們再敬兩位將軍。」

趙含章笑著應下,一口把杯中酒飲盡,順口道:「陛下,洛陽火災,城北被燒毀大半,百姓又多出逃,這裏已經不適宜陛下居住,臣懇請陛下遷都。」

殿中的人瞬間繃緊了脊背,立即緊張起來,禮部右侍郎高儀問,「是要遷都,但不知要遷往何處。」

趙含章淺笑道:「這就要看陛下喜歡了。」

皇帝就隱晦的看向茍晞,問道:「茍將軍以為呢?」

茍晞道:「陛下,鄆城便不錯,水路暢達,且遠離匈奴和鮮卑,可為都城。」

鄆城在兗州治下。

可鄆城距離瑯琊不遠,那裏還有個司馬睿,那位可是東晉的立國皇帝,皇帝想要移都鄆城……

趙含章立即露出笑容,大贊道:「臣也覺得鄆城不錯,茍將軍還領著青州刺史的職,又對冀州熟悉,陛下若遷都鄆城,能夠安全的安撫百姓。」

趙含章嘆息道:「近幾年京都附近的百姓惶惶不安,民心失落,正是需要陛下安撫之時。」

皇帝自己每天都惶恐不安,哪有空安撫百姓,這次遷都,要是所處環境安全,正好可以安撫收買民心。

皇帝一下領悟了趙含章深一層的意思,本來猶豫不決的心一下就堅定了下來,「那就……」

「陛下不可,鄆城並不合適,」一個老臣擡手阻止他的話,道:「鄆城偏東,如何能號令天下?微臣覺得,除洛陽外,只有長安和陳縣兩處最適合為都城。」

雖然他提的建議讓趙含章背後受了一箭,但不得不說,他的提議是無比的正確,尤其他能頂著茍晞殺人的目光將話說完。

於是趙含章低聲問下首坐著的趙仲輿,「叔祖父,他是誰?」

趙仲輿道:「夏侯晏,並不在朝為官,這次匈奴來犯,他家中只有幾人,沒有跟著東海王離開,陛下就讓他避入宮中躲禍。」

趙含章就欣喜起來,沒有在朝為官好呀,她決定明天就去見見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