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尊卑

「是,」汲淵也是這麼想的,這麼好的一顆棋子得用在要緊處,他擡頭看了一眼傅庭涵後小聲道:「此事除了我與使君,只有聽荷知道,將來他送出來的信會直接到我手中,不然就是給聽荷。」

趙含章點頭:「很好。」

傅庭涵給倆人倒了一杯茶,自己也捧了一杯,當沒聽見汲淵的話。

馬車慢悠悠的走著,汲淵要和趙含章說的話還有許多,「此次晉帝設宴,必要給女郎封賞,女郎可想好要甚麼了嗎?」

「要豫州和洛陽呀。」

「……」汲淵道:「我說的是頭銜。」

趙含章就虛心請教,「汲先生覺得呢?」

汲淵道:「以女郎之功,可封開國郡公。」

趙含章默默地看向他,汲淵也掀起眼皮盯著他們家主公看,倆人對視半晌,最後還是趙含章嘖嘖道:「先生,您這心比我還大呀,一來就要了最高的爵位,您覺得皇帝能答應?」

晉國除了自家姓司馬的王爺外,外人封賞爵位,最高的就是開國郡公了,簡稱國公。

她曾祖父也曾立功,辛辛苦苦一輩子得了一個上蔡伯的爵位,結果她一來就要開國郡公的爵位?

她本以為皇帝能封個侯就算不錯了,封侯拜相嘛,侯都能和相相提並論了。

汲淵卻摸著胡子道:「女郎,這朝堂上的學問深著呢,您年紀還小,且有的學呢。」

他道:「提開國郡公的爵位,但我們的目標是開國縣公,這也是底線。」

汲淵說到這裏臉色沈凝,道:「若沒有國公之爵,如何能名正言順的掌握豫州和洛陽呢?」

她之前連刺史的正式任命都沒有,不照樣管著整個豫州嗎?

不過汲淵說的也對,能名正言順的時候就不要猶豫,一定要把握住機會。

趙含章點頭道:「此事不能找傅祖父,得找叔祖父。」

傅祗一定不會和她同流合汙的,說不定還會投反對票,趙仲輿就不一樣,他都恨不得趙含章當攝政王了,自然樂意高封趙含章。

傅祗道:「還有北宮將軍,荀修、米策等人,將軍也該為他們請賞。」

之前趙含章給荀修等人官職,那都是自封,全都是沒有通過朝廷任命,雖然權勢沒改變,但名聲上差了不是一星半點兒。

所以只要有機會,讓他們轉正也不失為一個收買人心的好機會。

趙含章則摸著下巴思考起來,「沒了東海王阻攔,陛下許多命令都能下,北宮將軍會不會想出關回西涼去?」

汲淵:「……女郎,你別亂開口,你不提,沒人能想起這一遭。」

趙含章:「別人想不到,北宮將軍自己也沒想法嗎?」

汲淵一臉苦惱,「可北宮將軍如此人才,您舍得放他離開嗎?」

趙含章就壓低聲音道:「你說,我們派人去把他們的家小接來豫州如何?」

汲淵一呆,這個工程可不小,耗費也不會少,畢竟要保證進出關的安全,他們派出去的兵馬就不能少了。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北宮純他值得,」趙含章道:「放他回去我是不舍得的,但讓愛將郁郁寡歡,本將也於心不忍啊。」

傅庭涵:「你想和張軌合作對抗鮮卑?」

趙含章就一拍大腿道:「知我者只有你啊!」

汲淵就一口氣堵在了胸口,他皺眉疑惑,「鮮卑?」

趙含章樂滋滋的點頭。

傅庭涵就解釋道:「既然我們要把洛陽劃為自己的地盤,那就要小心來自鮮卑和匈奴的攻擊。」

他道:「匈奴在北,鮮卑在西北,東部是我們豫州,已經安全,西面是長安,算晉地。」

趙含章連連點頭道:「晉臣之間沒有正當理由很少互相攻擊,而守長安的南陽王空有名氣,卻沒有智謀,他不敢,也不會來打洛陽,所以我們需要小心的就是鮮卑和匈奴。」

「匈奴就不必說了,鮮卑嘛,這些年我們晉國和他的關系不上不小,他們可以一邊出手劫掠長安和洛陽,可以一邊出兵幫助劉琨扼製匈奴。」

「而這裏面,最起碼有一半的功勞屬於張軌,若沒有他在西涼牽製鮮卑,他們早南下占了長安洛陽一帶。」

實際上,張軌父子相繼離世後,鮮卑也的確開始快速發展起來,最後和劉聰的匈奴、石勒的羯族瓜分了整個北地。

趙含章道:「可惜西涼距離豫州太遠了,我不能親自去見張軌,若能趁此機會與他聯系上,互幫互助,不僅可以留住北宮純這一員猛將,也能與西涼結成盟友。」

傅庭涵點頭。

汲淵就忍不住去看傅庭涵,笑道:「傅公子的確是個好軍師,難怪北宮將軍一直對公子念念不忘。」

至少他就沒想到這一點。

或許將來他會想到,但絕對沒有這麼快。

而趙含章才一提,傅庭涵就能領悟到她的意思,此戰略眼光的確在他之上。

傅庭涵從小被誇慣了,習慣性的給汲淵一個微笑,然後和趙含章道:「如果你想北宮純心甘情願的留下,我建議你以黃安為使。」

趙含章本來就在猶豫,傅庭涵這一提她就下定了決心,「好,就以黃安為使,對了,伍二郎現在何處?」

汲淵道:「好像在項城吧,他帶著一支商隊到處亂跑,也不知道此時跑到了何處。」

「讓他準備準備,和黃安一起出使,既然要和西涼合作,那以後互通有無的次數就多了,讓他打通兩邊商道,若需要人馬,和北宮純開口,」趙含章道:「我想,北宮將軍肯定也想中原和西涼往來無阻。」

「是。」汲淵低頭應下。

馬車到了宮門門口,此時守著宮門的侍衛都是趙家軍,所以一看到壓陣的曾越和坐在車轅上的聽荷,都沒問話,直接就放行了。

馬車進入宮城,咕嚕嚕的往大殿去,皇宮裏也有大臣和世家子正相攜往大殿去,看到馬車,紛紛停下腳步避到一旁,心中不由的感嘆,皇宮內從來不許外臣的馬車和馬進入,可以前每換一位當權的王爺便要換一位王爺的車馬可到大殿前。

現在可倒好,直接換了兩個人。

除了趙含章外,茍晞也是騎馬入宮,哦,就在趙含章到來前的半刻鐘到的。

馬車在大殿前停下,早下車走著的聽荷放下車凳,恭敬的掀開簾子。

傅庭涵起身要下車,汲淵伸手攔住他,笑道:「從前在豫州大郎君謙讓於我,但在這裏卻不能再如此隨意了。」

說罷,他先彎腰下車,然後躬身候在車旁等傅庭涵下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