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座次

茍晞冷笑道:「這還多虧了趙將軍手下的趙駒,若不是他路上阻攔,我或許能和趙將軍一起並肩作戰,取那王彌人頭。」

「茍將軍怕是誤會了,我派趙駒巡視各郡國是為剿匪,他怎會阻攔茍將軍呢?」趙含章轉而一笑道:「不過這或許是天意,天意讓我先進的洛陽,天意讓我救下皇帝,也是天意讓我殺了王彌。」

趙含章的炫耀讓茍晞怒火再起,不過他壓了下來,冷笑道:「的確是天意,恭喜趙將軍立功巨偉,只不知接下來的天意站在誰那邊。」

傅祗騎馬走在倆人中間,聽著他們的唇槍舌戰,如泰山般穩坐不動,只是心卻是不斷下沈。

之前東海王和茍晞不睦,而茍晞為人方正且忠君,本以為東海王死了局勢會好,可現在又變成了茍晞和趙含章不睦。

唉~~

傅祗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為自己,更為陛下難過,如此亂勢,還不知何時才能安穩下來呢。

趙含章和茍晞不太和睦的一起到達了宮門前,茍晞帶來的一萬大軍站滿了半條街,但茍晞和茍純幾人擡頭四望,便見主街旁的大街小巷裏陸陸續續站起來不少士兵,皆著趙家軍和豫州軍的甲衣。

大街的一面房屋幾乎都被燒光,能看得更清楚些,有些士兵手上還捧著碗,並不列隊,只是吊兒郎當地盯著他們看,可他們就是感受到了一股肅殺。

趙含章臉色一沈,大聲喝道:「這是在做什麼,當在家裏過年嗎,吃頓飯吃到現在?」

荀修一聽,立即大喝一聲,「列隊——」

將士們立即把手中的碗一塞,一什一隊的匯合,只是十幾息的功夫就在大街小巷列好了隊伍,一身肅穆的盯著趙含章看。

趙二郎在張濤帶兵離開後就先溜回來了,他嫌棄姐姐他們走得慢,這才捧了碗吃到一半呢,聽到喊,一時捧著碗塞進懷裏也不是,背到背上也不對,只能抓了飯團成一團塞進懷裏,然後用碗扣上,迅速的跑到軍前站好。

沒辦法,他現在也是將軍了,得站在軍前。

他兩邊臉頰鼓鼓的,都是剛才塞進去的米飯,還沒來得及嚼和咽下呢。

他站的位置剛好正對著趙含章和傅庭涵。

趙含章見他這樣,直接移開眼睛不想看。

傅庭涵卻覺得他跟只兔子似的,忍不住露出笑容,見他繃著臉雙眼無辜的瞪著他看,傅庭涵就對趙含章道:「快進宮吧,皇帝還等著呢。」

趙含章這才扭頭對茍晞道:「茍將軍請吧。」

傅祗道:「你們二人誰都不許帶兵進宮,進大殿要卸下武器。」

茍純只覺這要求太多,這些朝臣分明是拿著雞毛當令箭,正要說話,就見趙含章已經將長槍丟給曾越,然後似笑非笑地和茍晞道:「上一個不遵此令的人是王彌,然後他死了。」

茍晞便也將武器解下,並嚴令茍純卸掉刀劍。

茍純瞥了一眼趙含章和傅祗,沈著臉將劍卸下,他覺得趙含章此舉是為幫傅祗。

進了皇宮,早早便有人報給皇帝和眾臣聽。

皇帝親領眾臣站在大殿門口迎接,趙含章擡頭看了眼高高臺階上的皇帝,微微翹了翹嘴角,擡腳跟上傅祗和茍晞。

她之前上大殿時,皇帝可沒迎接,和王彌一起去工部見皇帝時,他可是安穩坐在上首的。

看來,這位皇帝真的很信任和看重茍晞呢,可惜,他知道現在的茍晞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正直不阿,清儉忠君的茍晞了嗎?

皇帝時隔多年再見茍晞,眼中不由含著熱淚。

他們上次見面,惠帝還在世,當今只是個戰戰兢兢地皇太弟,沒有人覺得他能安全的登上皇位,皇帝本人也覺得他登不上。

朝臣百千,但能讓皇帝信任的大臣不多,傅祗算一個,除了傅祗,便是茍晞了。

而傅祗只能管些內政,手中無兵無權,所謀所慮都要殫精竭慮,他一直想要茍晞這樣可以信任的權臣在身邊輔佐。

可惜,他一直被東海王所控製,直到今日才有機會。

茍晞看到皇帝也很激動,一掀袍子就要下跪,皇帝連忙上前扶住他,茍晞卻強硬的跪到了地上,「陛下,臣救駕來遲,請陛下降罪!」

「愛卿快起,我知你已經盡力,如何能怪你?」皇帝一臉感動的將茍晞拉起來,問道:「朕聽聞外面還有王彌的三萬大軍在。」

茍晞道:「已經退去了。」

皇帝大松一口氣,握著他的手道:「還是愛卿厲害,你退敵有功,朕……」

「陛下,」茍晞連忙解釋道:「王彌大軍是趙將軍使計退去的。」

皇帝楞了一下後立即看向趙含章,也是滿臉笑意,「趙卿果然智謀無雙。」

趙含章笑著應下了這個誇贊。

「那洛陽之危算是完全解除了?」皇帝大樂道:「那今日得設宴慶祝才是,也讓諸卿見一見趙卿和茍愛卿。」

倆人都笑著應下了。

說是宴會,其實跟朝會也差不多,有許多事要商量呢,比如趙含章等眾將士的封賞,以及遷都之事。

宮中有人,只是食物少,但梁皇後依舊使出渾身解數,帶著宮人們做出了一頓還算可以的宴席。

皇帝和皇後皆是盛裝出席,坐下第一位便是趙含章和茍晞,只不過到底該誰坐左邊呢?

為了這事兒,避著趙含章和茍晞,朝臣們在後殿吵了足足兩個時辰。

連回趙家梳洗換衣服的趙含章都聽說了。

以趙仲輿為首的官員自然都堅持趙含章坐一,但更多的人認為茍晞於國的功勞也不下於趙含章,而且,將來皇帝倚重茍晞肯定更多,所以應該他坐左一。

最後還是傅祗道:「但今日是慶功宴,趙含章誅殺王彌,入京救駕,皆是首功,她的功勞,舉國無雙。」

一直靜靜站在圈子外的王興也道:「如今京中的兵勢也是趙含章為上,我看她行事有度,但非常果決,何必在此等小事上招惹她呢?」

「這怎麼會是小事呢?座次代表尊卑,今日若讓她居左,那將來茍將軍便落她半步,做什麼都名不正言不順。」

傅祗生氣,「茍晞做什麼需要名正言順?」

他道:「身為晉臣,只要聽陛下號令便是,何必在這種小事上爭個長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