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退兵

茍晞看了一眼王彌大軍,沒有立即走,而是下令道:「點一萬人,隨我進城。」

「是!」茍純看了眼對面的趙含章,下去點兵。

趙含章也願意給時間,所以沖茍晞笑著點了點頭便看向正對面的張濤。

她拍了拍手,曾越就捧了一個盒子出來。

趙含章道:「張將軍,這是你們王將軍的頭顱,我送還你們。」

她道:「從此以後,望各自珍重。」

張濤氣得臉色通紅,長槍一指趙含章,「趙含章,你冤殺我們將軍,此仇不共戴天!」

趙含章:「我為晉臣,是漢人叛徒,我殺,天經地義!」

「放屁,你明明勸說我們將軍投了晉帝,你出爾反爾,枉出名門!」

趙含章:「既然降了陛下,那就是晉臣,身為晉臣卻不尊皇帝,妄想挾天子以令諸侯,人人得而誅之!」

反正不管怎麼說,王彌都該殺。

除非實在找不到借口,不然她不會讓自己正義的名聲有損。

「你!」

趙含章幹脆的問張濤,「這個頭顱,你接還是不接?」

張濤瞬間握緊了韁繩,一時拿不定趙含章是真送還頭顱,還是想借機殺。

但王彌治軍甚嚴,要是不接,也很難管住著三萬人。

趙含章慢悠悠地道:「張將軍,石勒截留東海王已過去五天,這五天時間在哪兒呢?」

「從豫州向北便是並州,怕我路上埋伏,所以繞道並州,卻不知並州南部現在還好嗎?」

張濤臉色大變。

並州也很大,其範圍內的勢力分三部分,南部在王彌的掌控中,中部晉陽時劉琨堅守著,晉陽以外及向北一帶則在劉淵手中。

王彌死了,只怕不僅劉淵會想把整個並州握在手裏,石勒也不甘心就此放棄吧?

張濤咬了咬牙,下馬朝趙含章走來。

趙含章微微一笑,手指向前一點,曾越便也捧著盒子上前。

倆人在中間部分會面,曾越打開盒子讓看裏面的人頭,確認是王彌後就把盒子交給。

然後倒退幾步,轉身便走。

張濤握緊了手中的盒子,見對面的趙家軍都沈默的看著,並沒有射殺的意思在,這才緩緩的後退。

才退了兩步,一支箭從側邊飛出,反應迅速的旋身躲開,箭狠狠地射入土地,童孔一縮,立即擡頭看向趙含章。

趙含章也臉色一變,立即擡手下令,旗手打出旗語,趙家軍弓箭手立即上前,卻是齊齊對準茍晞的隊伍;

米策身後的大軍亦是。

茍晞臉色一沈,大喝一聲問道:「趙將軍這是什麼意思?」

趙含章冷冷地道:「這話應該我問茍將軍吧?米策!」

「是!」米策回身沖著人大喊,「誰射的箭,把給我揪出來!」

不一會兒便有人拖出一個已死的士兵,看嘴角黑色的血,竟是服毒自盡。

趙含章冷笑一聲,大聲道:「我把話放在這兒,今日誰若是敢對王彌大軍出手,那便是與我趙含章為敵,且,不論真假虛實,我一並算在茍將軍頭上!」

「你!」茍晞讓她給氣得半死,「你有何證據就如此定論?」

「沒有證據,我就是要這樣定論,我看誰還敢放冷箭!」趙含章道:「王彌已伏法,我不想再興兵戈,可誰若不識趣兒,非得讓我打仗,我不介意把找事兒的人一起拉下水,反正這天下已經爛了,我不介意讓它更爛,你們盡管來!」

看著隱有瘋狂之色的趙含章,藏於各軍中蠢蠢欲動的人頓時不敢動彈了。

茍晞也壓下火氣,擡手止住後面大軍的動作。

張濤站在中間頓了頓,這才緩慢的後退,捧著盒子回到了軍前。

一躍上馬,遠遠地看了一眼趙含章後道:「趙含章,你對我雖有救命之恩,但主公之仇我亦不會忘,將來有機會,我必殺你為主公報仇!」

趙含章道:「你只管來!」

張濤便一扯韁繩,大喊一聲道:「我們走!」

張濤帶著三萬大軍離開。

茍純看得目瞪口呆,還有說不出的惱火,「就這麼走了?孬種,有三萬人,連一箭都不敢放,就這還替王彌報仇?」

茍晞忍無可忍,轉身一巴掌打在臉上,目光陰沈:「是你讓人放箭的?」

茍純臉又疼又麻,卻沒敢動,低下頭道:「大兄,我這是為您好,趙含章提前入宮占盡先機,她身邊又有北宮純這樣的猛將,若不在城外消耗去一些兵力,只怕……」

「那你消耗了嗎?」茍晞壓低聲音吼道:「本來張濤還不想退,你這箭一放,倒成就了她,你幾次在她手上吃虧,到現在都還未曾學會謹慎行事。」

茍晞一臉嫌惡的看著道:「白長了一把年紀,不僅趙含章,你連她身邊的謀臣將軍都比不上!」

茍純被批得面色通紅,幾欲滴血。

但茍晞一直是這樣,公正不阿,說話也從不留情面,到現在,性情是改了一些,不再那麼公正了,但說話依舊是那麼的不留情面。

張濤帶著大軍一走,這偌大的西郊就只剩下趙含章和茍晞兩支勢力了。

沒了顧忌,趙含章也說話算話,一揮手,讓人將弓箭收起來,讓人讓出路來,請茍晞入城。

茍晞深呼吸一下,平復下怒氣,也對著遠處的趙含章擠出笑容,帶著點出來的一萬兵馬上前。

茍晞領著大軍到了趙含章前面,卻沒有立即進城,而是手道:「趙將軍,傅中書,我們一起吧,哦,對,還有傅公子。」

傅祗對趙含章點了點頭,很幹脆的騎馬走在了最中間,趙含章和茍晞就一左一右的與並騎。

城內一個百姓也沒有,全是兵,因此道路寬敞而暢通。

茍晞一路看過去,不由地和趙含章感嘆,「趙將軍好魄力,竟然把洛陽全城的百姓都遷出去了,這整個天下,有能做到此舉的,唯有趙將軍吧?」

「要不是我進城時,洛陽就已是十室九空,我都要相信茍將軍的誇贊了,」她道:「本就不剩下幾個人,遷出去有何困難的?」

「倒是茍將軍才厲害,竟來得這樣的巧,我才殺了王彌,救下陛下,您就帶大軍來到,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是躲在暗處專門瞄準了時機出現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