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交換

他悄悄呼出一口氣,扯了扯笑道:「末將不敢。」

這餅子是剛出爐的,松軟香鹹,趙含章一口就咬去三分之一,吃到好東西,她心情好了些,還伸手拍了拍荀修的肩膀道:「回頭請你吃餅子。」

別回頭啊,他覺得現在也可以。

荀修本不覺得餓,但這會兒看趙含章吃得如此香甜,便也不由地咽口水。

趙含章只當看不見,傅庭涵也當看不見,等她吃過後擰開水囊給她。

水囊裏的水也是新灌的,還溫熱著。

趙含章喝了水,胃裏有了東西,心情便好了,左右看了看,問道:「聽荷呢?」

「汲先生手頭上的事多,聽荷識字,我讓她和傅安一起去幫他了。」忙起來的時候,趙含章和他身邊的下人經常被抽調。

趙含章也習慣了,點了點頭,倒不急著找人了。

她掃視了一圈,見將士們都又餓又累,便和荀修道:「和宮裏說一聲,拿出糧食來,讓將士們埋鍋造飯,吃過後睡一覺,警醒些,等茍晞入城,我隨時要叫人的。」

荀修一凜,茍晞也是他們的大對手,他立即應下。

皇宮中的存糧並不多,要不是各家在避進皇宮時帶了不少糧草和財寶,皇宮的糧庫早吃光了。

由此可見皇帝有多窮。

趙含章索要糧食,皇帝就躲在宮殿裏當不知道,將此事推給了眾臣。

趙含章陳兵在外,沒人敢這時候惹惱她,她這會兒好言好語的和他們索要糧草,他們若不給,回頭惹惱了她,他直接派兵強搶怎麼辦?

這種事在京城並不少見,哪位王爺闖進京城時不先搜刮一遍?

所以大家很識趣的湊了一批糧草給她。

將士們拿到了糧草,就以隊為單位,湊在一起生火做飯。

趙含章就在滿城飯香中往城西去。

她捎帶上了王彌的人頭和傅祗。

到了城西,北宮純立即來拜見,如今西城門是北宮純占據,城外則分了三支軍隊。

米策和茍晞各占一側,正中則是王彌的大軍。

此時大家都很和平的等待著,沒誰想不通要動手,因為任意兩方動了,剩下一方便可坐收漁翁之利。

北宮純道:「末將不敢打開城門。」

趙含章點了點頭,下令道:「打開吧,請茍將軍上前一敘。」

「是。」

西城門在三支大軍的註視下緩緩打開,正在軍中啃幹糧的茍晞立即收到了消息,他把餅子塞進懷裏就上馬,跑到陣前,正見趙含章和傅祗並肩出城,而倆人身後則跟著北宮純和傅庭涵,以及千人兵馬。

茍晞瞇了瞇眼,手下意識的握緊了韁繩,這樣的情景擱在一年前,他想都不會想。

他承認趙含章是厲害,卻怎麼也沒想到她會先他一步進洛陽城。

茍純也看到趙含章了,他心中憤憤,「大兄,我都說了趙含章非池中之物,早應該殺了她的。」

「這次要不是趙駒陳兵邊界,幾次阻攔我們,我們也不至於在路上耽誤了這麼長時間。」

東海王手裏的人和兵馬,眼饞的不僅是趙含章,茍晞兄弟也眼饞,所以他們聽到消息後,便也準備出兵。

不過是想坐收漁翁之利,想著等石勒和東海王打一場大的,兩敗俱傷後他再出手。

所以他晚了幾天出發,等聽說趙含章已經先一步救下東海王隨軍的二十多萬人,而東海王都沒和石勒照面就病死了,他立即想要加快速度。

誰知趙駒會在半路上等他。

雖然不動手,只是陳兵邊界,但也夠茍晞擔憂的了。

他想搶東海王的人,可萬一搶到了,後方卻丟了,那他光搶人有什麼用?

所以他只能被拖住腳步,等安排好對抗趙駒的人,他再領著人出發時,趙含章已經往洛陽去了。

茍晞盯著趙含章看,突然嘴角挑了挑,但他也不是什麼都沒做的,就不知道現在她搶來的那二十多萬人還能剩下多少,其中世家貴族又能剩下多少。

王彌大軍的張濤也打馬出現在陣前,米策也火急火燎的跑了出來。

隔著老遠,米策下馬跪下行禮,「末將參見使君。」

身後萬軍跟著行禮,「參見使君!」

聲音響徹三軍。

趙含章愉悅的揚起唇角,擡手道:「免!」

米策這才哐的一聲從地上站起來,目光炯炯地看著她。

眾將士收禮,靜靜地站著,不管是王彌的大軍,還是茍家軍都感受到了趙家軍給的壓力。

趙含章掃過張濤,先面向茍晞,抱拳道:「茍將軍別來無恙乎。」

茍晞也抱拳,「趙將軍風采更勝往昔。」

「客氣,」趙含章道:「陛下聽聞茍將軍來勤王,特令傅中書出來相迎。」

茍晞就看向傅祗。

傅祗就從懷中拿出一張黃絹道:「陛下旨意在此,還請茍將軍隨我進宮覲見。」

茍晞又不傻,他怎麼可能單槍匹馬的跟傅祗進去,萬一被趙含章殺了怎麼辦?

趙含章似乎知道他的想法,也懶得與他來回試探,直接道:「茍將軍可帶軍入城。」

茍晞瞇眼,「帶多少人都可以?」

趙含章淺笑道:「茍將軍,這洛陽城就這麼大,能裝多少兵馬?米策就領軍在外。」

茍純立即道:「大兄,別聽她的,說不得她就是要誘您進城後起事,我們絕對不能上當。」

茍晞卻緊盯著趙含章的眼睛問,「趙將軍,陛下要遷都,你意如何?」

趙含章嘆息道:「洛陽饑荒久矣,西北有鮮卑,東北有匈奴,更有亂軍作祟,的確已不適宜作為都城。」

「那趙將軍想將陛下移往何處?」

趙含章道:「此事事關重大, 非我一人所能決斷,自然要請陛下、茍將軍和眾臣一起商議,這也是陛下請將軍入宮的原因所在。」

茍晞意味深長地問道:「趙將軍就這麼放心我入城?」

趙含章同樣意味深長地道:「汝之蜜糖,焉知我也愛食?」

她道:「含章的心從來都不大,只想保護家人,護佑豫州百姓,所以,豫州是我的!」

趙含章目光炯炯地盯著茍晞道:「茍將軍,豫州剩下的四郡國……」

茍晞沈默了一下後道:「待陛下遷都,我還與你。」

傅祗震驚的看向趙含章。

趙含章這才開心的擡了擡下巴,甚是驕傲的沖後面揮手,「請茍將軍入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