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滅火

傅祗雖早有預料,但也被嚇了一跳。

曾越一進城就和他說,王彌忠奸難辨,尚不知是真心投靠,還是想借此戕害皇帝,所以他們要提前準備,以保護陛下。

傅祗也怕這是王彌和劉聰的計謀,所以答應了他們,給他要了百來套侍衛的盔甲,換裝後立於帝側,目的就是保護皇帝。

除了曾越這百人親衛,傅祗也讓宮中侍衛躲藏於工部兩側房屋內,以防意外。

王彌一路行來雖然霸道,但畢竟像皇帝行禮了,他以為接下來是他們內部的爭鬥,就跟和東海王爭鬥一樣。

誰能預料,趙含章說殺就殺,竟是一點兒反應也不給他們。

好在傅祗等人經歷過的亂事多了,很快就反應過來,也讓宮中侍衛上前幫忙,將王彌帶進宮來的一百多親衛全殺了。

工部大堂內外血色彌漫,大院裏都是屍體和血,汲淵踩著這些血噠噠的走近大堂,因為鞋子沾染了許多血,在地上留下一個又一個清晰的血腳印。

而大堂裏的情況也沒好到哪裏去,趙含章一刀劃過,將最後一個親兵割喉,這才收刀看向進來的汲淵。

地上都是血,汲淵避開了血跡,選了一塊還算幹凈的地跪下稟道:「使君,外面的亂賊皆已伏法。」

趙含章滿意的點頭,「好!」

她這才轉身看向皇帝,見他還縮在墻角,一臉驚懼的看著她手中的刀。

她立即將刀丟給身邊一個親衛,撩起袍子沖他跪下,「陛下,亂賊王彌已伏法,請陛下毋驚。」

皇帝這才反應過來,忙掙脫開扶著他的黃門,上前親自將趙含章扶起來,驚魂未定地道:「趙卿免禮,王彌豺狼虎豹,多虧趙卿當機立斷,是吧傅卿家?」

傅祗沈靜的頷首,「對。」

他目光掃過趙含章和傅庭涵,心中微沈,沒有再言語。

曾越帶兵進來,將屋裏的屍首都拖下去,趙含章淡淡地道:「把王彌的頭割了,送去給北宮純,他知道怎麼做。」

「是。」

曾越親自把王彌的屍首拖下去,這位名噪一時的青州豪傑大流氓一定沒想到,他上躥下跳十幾年,最後不是死在劉淵茍晞等人手中,而是死在趙含章手裏。

晉臣親眼看著趙含章殺人—平亂,不由沈默,一時屋內平靜,無人說話。

趙含章請皇帝出去看火勢。

天就快要亮了,而此時火勢頗大,雖然有趙家軍和王彌的大軍一起潑水,但依舊難控火勢。

皇帝和大臣們終於轉移開註意力,著急起來,「這火控不住啊。」

「所以請陛下移動城東,暫時避開火勢。」

傅祗道:「外面有一半是王彌的大軍,一旦我們出去,消息泄漏,恐怕會亂中生亂。」

趙含章:「那請陛下派出宮中侍衛和奴仆一起滅火。」

「這……」皇帝不由看向傅祗。…

這宮裏,侍衛和內侍宮女一起加起來還有一萬多人呢,而宮城裏有一條河可以取水。

趙含章道:「請陛下早做決斷。」

趙含章沒有越過他直接拿主意,而是讓他拿主意,這卻是他沒想到的。

皇帝頓了一下後道:「好,讓他們出去滅火。」

於是,除了工部內外的這些人外,宮裏的其他侍衛和宮女內侍都被調出去滅火,之所以不讓工部這裏的人外出,是為以防王彌身死的消息泄漏。

現在傳話下令都是趙含章的人在跑腿。

眾臣見狀,哪怕心中忐忑不安,也不敢明著說出來,畢竟剛才的一幕太過兇殘,她主動請王彌為盟友,結果就一句話的功夫就劃了人脖子。

大家安靜地在工部裏等待消息。

宮門打開,侍衛和宮女內侍們拎著木桶,木盆等盛了水送出去,曾越就混在人群中,提著一個袋子出宮,找到馬,帶著一隊護衛就追去西城。

傅庭涵問工部的官員,「這裏可有京城的圖紙?」

工部的官員看了一眼趙含章,見她挑眉,立即低下頭去道:「有。」

「我要京城的圖紙,包含房屋布局的圖紙。」

那可是機密,非一般人能看的。

但在趙含章的註視下,工部官員還是乖乖去取了。

也是巧了,這圖紙除了京兆府外,也就他們工部有了。

傅庭涵將圖紙攤開,站在工部的二樓往外看,然後扭頭看了一眼沙漏,好一會兒後便招來親兵下令,「將橫四街的房屋拆了,就拆這兩棟,朱雀街拆五棟,這兒,還有這兒……」

現在光靠潑水是止不住火的,拆點房屋,設置防火帶才是最好的辦法。

他必須得趕在火勢蔓延前將這些房屋都拆了,所以還得計算蔓延的速度……

趙含章補充道:「點我們的兵馬,兵分五路,立即去!」

「是!」

天漸漸亮了,但洛陽的火勢依舊呈蓬勃之勢,明明加入了這麼多人,但還是沒能讓它減弱多少。

王壽領著王家軍往火裏倒水,火燒得他臉火辣辣的,心頭的火氣就怎麼也壓不住,扭頭看見有人竟往未曾燒到的房屋上澆水,氣得跑過去一腳將人踢倒:「你倒是會偷懶,火在這邊,你往哪兒倒呢,眼睛瞎了呀。」

「將軍,這是上面讓卑職這麼幹的,說已經燒著的房屋已然救不回來,火勢又大,難以靠近,所以往旁邊的房屋澆水,這樣火不易蔓延,火勢就能減弱,卑職看趙家軍和宮裏的人都這麼幹了。」

「上面的人?」王壽瞇著眼睛問,「誰是你上面的人,我才是你上面的人,你到底聽誰的?」

「可我們將軍不是和趙家軍結盟了嗎,此令是趙家軍的親衛來傳的,將軍也在宮裏,所以……」

王壽瞇了瞇眼,這才想起來,「將軍進宮也許久了,怎麼還沒出來?不對,將軍還外調了一萬人進城,怎麼還沒進來?」

士兵們靜靜地看著王壽,他們哪裏知道?

不過當下不是應該急著滅火嗎?

正思考,轟隆隆的幾聲,幾人立即循聲扭頭看去,就見不遠處的兩棟房屋傾倒,拆了房屋,立即有人上前把木頭等都抽走,然後開始有源源不斷的人往邊上的房子上潑水……

王家軍的士兵們看得心動,也想拆房潑水,於是催促王壽,「將軍,這招似乎有用,我們也別往火裏潑水了,聽他們的往快要燒到的房屋上潑水吧。」

「你閉嘴,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救火,你,趕緊帶幾個人進宮去找將軍,一定要找到將軍,得到準信知道嗎?」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