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刺殺

皇帝端坐在工部大堂上,他也想威嚴一些在皇宮大殿裏面見倆人,但大殿距離皇城門口有些遠,不利於他和眾臣逃跑,所以就沒回去。

此時,他只能挺直腰背坐在工部的大堂上,兩邊站著眾大臣和拉來湊數的世家公子,士兵隱於兩側,盡量威嚴的宣見王彌和趙含章。

曾越帶著的一百人就守在門內門外,他們已經換了一身衣服,別說王彌,趙含章和傅庭涵幾個沒留意都看不出來。

到了大堂門前,有黃門戰戰兢兢地攔住幾人,低聲道:「覲見陛下,請兩位將軍卸下兵器。」

趙含章倒沒猶豫,轉身將長槍丟給聽荷,笑著吩咐道:「爾等留在外面。」

王彌卻沒動,黃門看著他欲言又止。

趙含章就對他道:「走吧,陛下等著見我們呢。」

又側身對王彌,微微躬身,「王將軍請。」

王彌對她的謙卑很滿意,瞥了一眼那黃門後道:「可惜這世上如趙將軍這樣識時務的人不多了,來人,將他拖下去砍了。」

黃門一聽,身子一軟,直接趴在了地上,整個人抖得說不出話來。

王彌身後的人就要上來拖人,傅庭涵抿了抿嘴,正要上前,趙含章已經上前一步擋住,笑瞇瞇地道:「他不懂規矩,但也是陛下的人,自有宮裏的人教導,今日是王將軍的大日子,何必與這奴才一般見識?」

趙含章目光掃過一旁充作宮中侍衛的曾越等人,他們還算機靈,一言不發的上前,拖了黃門就下去。

黃門死裏逃生,眼淚橫流,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王彌很是不悅,他冷冷地看了一眼趙含章,他要下馬威,她就破,這一刻,王彌頓生殺意。

趙含章似乎沒察覺到一樣,繼續側身,還微微彎了彎腰請王彌入內。

裏面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王彌給的壓力,一個官員小步出來,看到門外披甲的倆人,躬身道:「王將軍,趙將軍,快快請進,陛下已經等不及要見二位將軍了。」

趙含章也躬身道:「王將軍請。」

王彌的臉色這才好看一些,提步進去。

趙含章擡腳進去前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曾越和汲淵。

汲淵就腳步一頓,沒有跟著入內,而是停下,還攔住趙含章帶的十個親衛,「大堂窄小,我們還是留在外面吧。」

親兵們應下,都留在了外面。

王彌的手下也機靈,沒有留下,但也沒有全部跟著入內。

等進到大堂,發現裏面的確窄小,加上站了不少大臣和世家子,留下的位置就更少了。

他們掃了一眼屋內的侍衛,見只皇帝身邊有兩個,屋中四角各有兩個,便在得到王彌頷首後退了大半的人出去,只有二十余人列隊站在王彌和趙含章身後。

見王彌就這樣帶著甲士進屋,眾臣都皺了皺眉,但沒敢出言反對。…

皇帝也有些緊張,他坐在上首,想要起身相迎,但看了一眼傅祗,最後還是坐在位置上沒動。

傅中書說的對,兩方一見面必得先試探,這就是試探的第一階段,哪怕心虛心慌,他也得坐穩,不然王彌就是下一個東海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好不容易才擺脫了東海王,難道他又要進另一個狼坑嗎?

這麼一想,皇帝就捏緊了拳頭坐在案後,等著倆人上前見禮。

趙含章見了微微一笑,有些滿意。

她主動上前作揖行禮,「臣趙含章參見陛下,陛下萬安。」

王彌瞥了她一眼,也擡頭看向座上的皇帝,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皇帝也才二十多歲,但面容憔悴,鬢間生了絲絲白發,看著比王彌還要年長些許,可見他這些年日子過的有多不如意。

王彌翹了翹嘴角,抱了抱拳,只微微躬身,「臣王彌參見陛下。」

皇帝見他肯行禮,稍稍松了一口氣,立即擡手道:「兩位將軍免禮,來人,快請賜座。」

「不必了,」王彌目光掃過這屋裏的人,嘴角微翹道:「外面火勢甚大,又有夜風,大火不知何時就要燒到這裏來了,還請陛下與我同出洛陽避難,待大火熄滅再回來。」

「洛陽宮城難得,絕對不能讓大火蔓延到此處,」傅祗擡眼看向堂中的倆人,道:「還請趙將軍和王將軍盡力保住洛陽城,保住皇宮。」

王彌沒有應聲,只是目光炯炯的盯著皇帝看,催促他趕緊起來和他離開。

皇帝見他如此強勢,不由的看向傅祗等人。

王彌看見了,便也掃了傅祗和趙仲輿等人一眼,頓生殺意。

要控製皇帝,那傅祗幾個就不能留了,他可不想和東海王一樣陷於內鬥之中,最後還被氣得離京出走。

他既然答應了趙含章要做晉臣,那他就要做最大的那一個,皇帝只要聽他的就好。

王彌腳尖一轉就要朝傅祗走去,趙含章含笑上前,叫道:「王將軍何必著急,奮戰一夜,不如先坐下喝茶,我看這大火一時半會兒也燒不進來。」

見趙含章三番兩次的駁他的意思,王彌面帶怒容的回首看向趙含章,「趙將軍,你……」

一抹寒光掃過,王彌都沒來得及看清趙含章手裏的東西,一股難言的疼痛襲來,他瞪大著雙眼伸手捂住脖子,不可置信的看著依舊一臉笑容的趙含章。

趙含章出手太快,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等了好一會兒,王彌捂著的指縫間才咕嚕嚕的冒出紅色血液,他嘴巴翕動,喃喃一語,「你,你……」

血不斷的冒出,他最後連聲音也發不出,就這麼圓睜著眼睛直直往後一倒。

離他們有六七步遠的親兵們才反應過來,刷的一下就出刀,傅庭涵側身擋在趙含章前面。

趙含章已經轉頭冷聲下令,「殺!」

屋外頓時傳來刀劍相擊的聲音,趙含章抽了王彌的刀,把還沾著血跡的短刀塞給傅庭涵,把他往皇帝身邊一推便迎著王彌的親兵上去。

屋子四角也立即躍出不少身穿侍衛服的人,沖著中間的王彌親兵就殺去。

屋內頓時驚叫聲起,大多數人都往後躲避,還有的人也從地上撿起刀劍加入。

皇帝手腳發軟,被兩個侍衛護著退到了墻角,「這,這……」

這是他所料未及的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