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博弈

殺人的方法除了明著幹仗,自然還有陰著來的。

歷史上多少人的腦袋是在參加鴻門宴時被莫名其妙砍下來的?

王彌就想用這個辦法。

但劉聰也不是傻子,他已經決定對王彌動手,又怎麼肯冒險去他的地盤?

所以他反邀王彌過來,王彌已經懷疑上劉聰,自然也不會去。

他們在拉鋸的時候,與他們對陣的謝時也察覺出了異常。

他不得不親自出城找一趟趙含章,「……士兵調派頻繁,而且,今日午時過後,他們就沒有再攻打皇城。」

趙含章蹙眉,「劉聰不攻,王彌也不攻嗎?」

「是。」

按說不應該呀,以王彌的智商,就算想投他們了,也先做樣子迷惑劉聰,怎麼會……

「午時……」趙含章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點頭,「應該是北宮將軍他們軍報進來後不久。」

趙含章便眼睛大亮,「看來這招挑撥離間奏效了。」

謝時卻心中不安,「那劉聰會如何做?」

他道:「王彌有一萬大軍在城中,我們也有一萬大軍在裏面,若我是劉聰……」

「我一定會悄悄離開,」趙含章道:「保命要緊。」

「可皇宮近在遲尺,就差一步便可攻破,我必定不願就此放棄,」謝時低聲道:「使君,我心中不安,劉聰和劉曜皆是匈奴人,天性殘暴,臨走前若是放一把火……」

趙含章一聽,神色一變,起身道:「招北宮將軍和荀修回來,守住城東城門,讓米策在西城門十裏外駐紮,陳兵以備,拔營,進城!」

劉聰和王彌還在城中拉鋸時,趙含章帶著大軍進入南城,直接看住南城門占下南城,同時,收到消息的北宮純和荀修也從東城門入城,占據城門。

等劉聰和王彌收到消息時,帶著糧草落後一步的米策也在西城門外十裏處駐紮下來了。

劉聰:……

王彌:……

這時候除非王彌動用自己在城外的三萬人,或者能馬上攻入皇宮拿住皇帝,不然他們就要被趙含章困死在洛陽城裏。

趙含章的兵馬一入城便大肆搜刮起來。

如今洛陽已是一座空城,除了被困在皇宮裏的人外就只有他們的三支大軍。

所以趙含章直接下令大掠,將掠奪來的農具送到城外給百姓們耕作,鐵具送到軍中打成農具和兵器,其余財富則被歸攏在一起。

搜著,搜著,還搜出了一些人,趙家軍也不傷人,直接把人連帶家產給送到城外,是離開,還是去郊外種地,由著他們選擇,反正就是不能留在城中了。

劉曜每日就站在樓上看著趙家軍在街巷裏穿梭搜刮,他氣得拍碎了桌子,「要不是王彌與我們相爭,這些財物本來應該是我們的。」

劉聰見他這時候還想著錢財,不由失望,「當務之急是想如何出城,三道城門都被她把守,我們要是放火,誰也逃不掉。」

他是想一把火把晉帝和趙含章王彌都給燒了,可不代表他願意和他們陪葬啊。

劉聰一看這布置就明白了,趙含章這是在逼他離開洛陽,特意在城西給他開了一個口子。

王彌也看出來了,他臉色幾經變換,有種被強壓著算計的感覺。

「趙含章就這麼確定,我會和劉聰反目?」

謝時也道:「使君,王彌要是不反,我們此番布置就無用,他們城內有兩萬人,而街道狹窄,兩萬人可抵抗住我們的進攻了,城外還有三萬人可用,完全能夠全身而退,我們會損失慘重。」

趙含章:「所以現在就在堵,堵王彌是選已經對他生疑的劉聰,還是選擇皇宮裏無害又無權的晉帝。」

謝時欲言又止,「只怕他會擔心使君你。」

趙含章嘖了一聲道:「靜等消息吧。」

該做的她都做了,接下來就看他們各自的選擇了。

王彌的確在顧慮趙含章,他擔心他前腳掌控晉帝,後腳趙含章就對他叫陣,那樣豈不是便宜了她和晉室?

他的心腹卻已經被這個緊張的局勢磨得受不了了,不由催促道:「將軍,要盡早做決定,此事拖得越久對我們越不利,趙含章雖是大敵,但我們外面還有三萬兵馬。」

「不錯,這次合作又是趙含章提起的,可以一拼。」

「再不做決定,等茍晞到達,一切就來不及了。」

王彌這才想起還有茍晞呢,洛陽受困,他就是晚來,也一定會來,不然晉帝沒了,對他也沒好處。

劉聰也在擔憂茍晞,現在趙含章給他留了一條出路,可若是茍晞來了,他可不會給他留。

趙含章也是這麼告訴劉聰的。

她讓米策在西郊外十裏駐紮,轉頭就給劉聰寫信,告訴他,「將軍何必以命搏此功勞呢?我心腸軟,為了陛下可以給將軍開一條生路,可等茍晞到了,他未必有此柔軟心腸。」

趙含章明言道:「將軍應該也看出來了,到了這一步,我也不怕將軍知道,王彌已投靠晉庭,你若此時離開,你好我好大家好。」

劉聰收到這封信,氣得揉碎了信件,卻不得不聽她的建議。

他閉了閉眼道:「讓大軍撤回來,帶上我們這段時間的東西,天亮之後立即離開。」

「是。」

而糾結中的王彌也終於下定決心,「已和劉聰劉曜結怨,再回漢國也是受氣,不如搏一場。」

「是!」眾將士跟著應下。

盯著劉聰的人跑回來稟報,「將軍,劉將軍在調軍,與趙家軍對陣的軍隊正在後撤。」

王彌眼睛微瞇,道:「劉聰想走,他想得倒美,正好,我向晉庭投誠,除了晉帝外,也該給他們一個禮物,那就拿劉聰和劉曜的人頭來敬獻吧。」

他冷笑一聲道:「正好,為日前無故戰亡的那些將士報仇,傳令給於輝,讓他也去西城門準備著,不許劉聰他們跑走一個人。」

「是!」

王彌還給了王壽一個軍令,「交給對面的趙家軍,對劉聰動手,不能只王彌出力,讓他們分擔火力。」

「是。」王壽領命而去。

王彌當即下令,「全軍備戰!」

趙含章此時正在一座樓上望著皇城的方向,此時天還未亮,她剛打了一個盹醒來,此時正在著急的等待天亮,等天亮就知道劉聰的選擇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