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死道友

「不必過來見我,問一問他,可有把握拿下劉聰置於城東的一萬人,若有,稍作休息後便進攻;若沒有,讓他來見我。」

「是。」

北宮純略一思索後便道:「將軍,荀修是遠來攻伐,將士疲憊,不如讓末將助他一臂之力。」

「好,」趙含章當即道:「北宮將軍即刻啟程吧。」

她扭頭看向汲淵,道:「悄悄向劉聰軍傳話,就說王彌求娶我,而趙家軍也有意和王彌結盟。」

汲淵下意識的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點頭贊同道:「這個方法不錯,那你打算怎麼回王彌?」

趙含章磨了磨牙道:「不回!」

等到時候,把他腦袋砍下來就是了,沒必要特特的去回他。

傅庭涵見她氣得臉都白了,生怕她氣出個好歹來,道:「你別氣了,你……」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肩膀上,這傷可還沒好。

趙含章就扭頭瞪他,「你都不氣嗎?」

傅庭涵黑臉:「你看我像是不氣的樣子嗎?」

底下的人頓時縮了縮脖子,紛紛看向汲淵,給他使眼色,要不他們還是先走吧,主公和大郎君拌嘴,他們不好在此處圍觀呀。

趙含章身上還有傷呢,汲淵也怕她氣出個好歹來,忙道:「使君,從洛陽裏救出來的百姓如何安置?」

趙含章就收斂了怒氣,問道:「都救出來了?」

「除了刻意隱藏的,該救出來的應當都救了。」

趙含章就起身走出大帳,大家忙跟著一起走。

他們的駐紮地在稍高一點兒的地方,不遠處就是水流,此時應該是萬物回春,遍地青翠之時,但現在舉目四望,入眼處,除了零星幾塊地外,其余地方都是一片荒蕪。

趙含章深深嘆了一口氣,道:「派兵進城搜掠,將所有農具和鐵具都搜掠出來,看到那一片平地了嗎,圈起來,讓他們現在開始播種。」

汲淵:「……使君,四野皆是荒城,我們上哪兒給他們找種子?」

趙含章擡著下巴道:「派人去項城買。」

有人提議道:「使君,為何不將這些人都移到豫州呢?反正豫州缺人。」

「所有人都移到豫州,那洛陽怎麼辦?」趙含章問道:「這麼大一塊地方就這麼浪費了嗎?」

趙含章的記憶裏有小姑娘以前在洛陽生活的記憶,看著這死寂的城池和曠野,她聲音中有著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悲傷,「我年少時,洛陽雖然也不穩,卻不會如此混亂。」

「當時街上人畜交織,很是繁華,城外的田地裏都種滿了莊稼,百姓們日子雖過得清貧,臉上卻總洋溢著笑容,現在,從洛陽城中救出來的百姓,有誰臉上帶著笑?」趙含章輕輕地道:「連淚都沒人流幾滴。」

「他們是不知快樂,還是不會悲傷?不過是被這戰亂壓得麻木了,」趙含章道:「我不想讓這片土地如此的悲傷,讓他們就在這裏住下耕種吧。」

「可是使君,待我們走後,誰能護住他們,護住他們才種下的田地呢?」

趙含章輕聲問道:「誰說我們要走了?」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然後互相對視一眼,汲淵翹了翹嘴角,帶頭道:「是,使君說的有理,我這就去辦。」

其他各人也紛紛應下,躬身退下。

等所有人都走了,傅庭涵才道:「你不給王彌回信,他恐怕不會信你。」

趙含章一臉嚴肅的與他道:「我的名聲很重要的,別說我,就是汲先生也不會允許我和王彌扯上那樣的關系,即便是假的也不行。」

她哼哼道:「我要是敢應下,銘伯父能打斷我的腿。」

「那要是去掉汲先生和銘伯父的意見呢,有利可圖的情況下,你會怎麼選擇?」

趙含章瞥了他一眼道:「怎麼,怕我為利答應他?」

她哼了一聲道:「其他也就罷了,我的婚姻卻不會拿來交易,而且我應了你,便會遵守諾言,再答應第二個人算怎麼回事?」

傅庭涵這才翹了翹嘴角,不過還是問道:「那求娶的不是王彌這樣聲名狼藉的人,而是有才有德的名士呢?」

趙含章就牽住他的手道:「是玉皇大帝也沒用,我只許你。」

雖然知道她可能只是甜言蜜語,但傅庭涵還是忍不住高興起來,頷首道:「我記下了你今日的話,也希望你能一直記得。」..

趙含章狠狠地點頭,倆人就手牽著手看了一會兒這荒景,轉頭回大帳。

趙含章最後還是給王彌寫了一封信,在北宮純和荀修同時攻擊劉聰那一萬大軍時。

她很惋惜的告訴王彌,他們有緣無分,因為她早已經和傅庭涵定親,兩家世交,又自小一起長大,已是情深義重,再難許君。

趙含章想了想,覺得光拒絕容易激怒王彌,於是又叫來趙良問話,「族兄啊,王彌有妹妹嗎?」

趙良:「……倒是聽說過有兩個庶妹,不過他有一兄弟叫王璋。」

「王璋我知道,他現在跟在石勒身邊,我來前剛和他幹了一仗,我問的是他有沒有妹妹,最好是沒嫁出去的。」

趙良搖頭:「這卻是不知了。」

「沒有妹妹,或許有女兒?」趙含章摸著下巴思考,「他年紀也不小了,或許有女兒也不一定,族兄啊,你定親了沒?」

趙良心生不好的預感,當即道:「家中已經在說親了。」

趙含章惋惜不已。

趙良頓了一下後道:「倒是趙寬,一把年紀了,到現在也沒定下親事,或許他需要三妹妹關照一下。」

趙含章就擡頭看向趙良,兄妹兩個對視了一眼,皆露出笑容。

傅庭涵就盯著趙良看,這就是銘伯父說的,比趙寬還要方正古板的人?

趙良死道友不死貧道後收了笑容,和趙含章道:「使君,王彌豺狼虎豹,你小心引火燒身。」

趙含章點點頭,表示知道。

她摸了摸肩膀上的傷,更加認真的寫起這封信來。

信送出去,她就開始靜等消息,哦,還去了平民營裏看了一下從洛陽城裏救出來的百姓。

這是洛陽的百姓第一次見趙含章,但他們對跟在趙含章身邊的傅庭涵卻很熟悉了,看見他紛紛要跪下磕頭行禮。

被傅庭涵攔住了,他正式將趙含章介紹給他們認識,「這是豫州刺史趙含章,也是此次出兵救你們的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