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信件連夜送到王彌身前。

王彌拆開這厚厚的信,自己都楞了一下,不明白趙含章哪裏來的這麼多話與他說,不會是來罵他的吧?

王彌這些年沒少被罵,全因他出身士族,家世清白而顯貴,又有些才名,最後卻以賊寇之事出頭,所以凡天下文人,逮著他就要罵一頓。

雖然已經習慣,但王彌每每聽到罵聲還是忍不住心中煩躁。

所以他拆開信卻沒有馬上看,而是皺著眉頭思索了一下才不耐煩的展開。

一看,王彌就怔住了,他略一挑眉,竟是拉攏他的信。

王彌低頭看起來,越看越沈浸,即便他感知到趙含章居心不良,但依舊忍不住心動起來。

王彌捏著手中的信沈思,心腹王壽見他不語,不由焦急,「將軍,趙含章在信中說了甚麼?」

王彌遲疑了一下,還是將信交給他看。

王壽看完,心內澎湃,眼中閃著亮光,「將軍,趙含章說的不錯,若您為晉臣,那這天下,舍你其誰?」

王彌心裏還保留著一絲清明,搖頭道:「茍晞才能不在我之下,不可輕視之。」

他頓了頓後又道:「趙含章也不可小覷。」

王彌冷笑道:「她貶低自己不過是為了引誘我,哼,她敗過我一次,又能在茍晞的眼皮子底下掌控豫州,你真覺得她全是靠的趙氏,而自己無能嗎?」

「但她不過女流之輩,難道還妄想進入朝堂,挾天子以令諸侯嗎?」王壽道:「將軍,趙氏愚忠,此次南攻其實與豫州並不相幹,東海王又與她有大仇,當今皇帝對趙氏沒有恩義,但她依舊出兵,先是去救東海王,發現救不了,又來救皇帝,這樣愚忠之人不足為懼。」

「她信中說得對,將軍若為晉臣,那對手只有茍晞一人,而現在茍晞還不知在何處,只要我們搶先一步將晉帝抓到手中,那天下莫不聽從您的號令。」王壽越說眼睛越亮,「漢國雖也好,但皇帝畢竟是匈奴人,將軍跟著他名聲有損,現在那石勒又來勢洶洶,他拿下東海王二十萬軍民,其勢怕是連皇帝都要忌憚,何況將軍您呢?」

又道:「劉聰和劉曜同樣立功不小,倆人又是宗室,這次攻打洛陽與他們一起,他們肯定不願將攻進皇宮的功勞給您,到時候搶奪起來,不成,大家不僅結仇,將軍的地位也一落再落;成了,更是結死仇,劉聰是皇帝親子,皇帝豈有不站在他們那邊的道理?」

王彌捏緊了手中的信,心中如同烈火焚燒,竟一時不能決斷。

他知道,這是生死抉擇,進一步,他不僅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還能洗刷以前的罵名;

可若不成,退了一步,那他就是萬劫不復。

王彌乃梟雄,一身清貴時都敢拋棄家族帶著仆從直接從賊,可見他內心的冒險精神,因此他在心裏來回拉鋸了一下後就決定,「好,那我們就搏一場。」

王壽眼睛大亮,立即跪下道:「末將願為主公肝腦塗地。」

王彌嘴角微翹,伸手將人扶起來,道:「好,我們共創大業!」

「不過,」他眼睛微瞇,聲音微冷,「除了皇帝外,我們還有一人要處理。」

王壽略一沈思便問道:「趙含章?」

王彌點頭,「連石勒這樣的奴隸子都可成為統領萬軍的將軍,這世上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趙含章雖是女子,卻出身清貴,焉知她不會與那石勒一樣?」王彌目光沈沈,「所以,要麼她為我所用,要麼,殺之!」

王壽認為主公說的有道理,於是給他研墨回信。

王彌直接告訴趙含章,要想他救晉帝也行,趙含章須與他結親。

趙含章當時是坐在大帳裏聽眾人匯報,親兵將回信送來,她順手就拆開看了,然後她眉目一厲,啪的一聲就拍在了桌子上。

眾人都嚇了一跳,說話的聲音一頓,紛紛擡頭看向她。

趙含章咬牙切齒,「欺人太甚!」

坐在她身邊的傅庭涵見狀,伸手將她的手挪開,把信抽出來看,才一眼,他的臉也黑了。

底下眾人見了暗暗稱奇,他們的使君倒是偶爾發火,且發起火來很可怕,但傅庭涵……

說真的,共事也快有兩年了,別說他們,就是汲淵也沒見過傅庭涵黑臉,脾性溫和,內外皆知。

汲淵身子前傾,有些焦急的問道:「出了何事?」

傅庭涵看了一眼趙含章,將信遞下去給汲淵看。

汲淵看完,臉也黑了,且怒氣勃勃,他捏著信氣憤地道:「欺人太甚!」

其他人一聽,立即將信搶過來看,頓時都怒氣沖沖起來。

連北宮純都怒道:「請將軍下令,我即刻進城砍了王彌的人頭送上!」

竟敢讓他們的主公嫁給他,王彌他也不照一照鏡子!

比北宮純更憤怒的是汲淵等謀臣和官員,北宮純還只是把趙含章當將軍看,在汲淵等人心裏,趙含章卻是他們的主公。

這個主公是獨立的!

而現在王彌竟妄想娶他們的主公,讓趙含章依附於他,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他們也要依附過去,算是二等臣,想想就要嘔死了。

尤其在場的人中,多數人還瞧不起王彌此人的品性,一想到此更是氣憤,怒氣值拉到了最滿。

但這些心思是不能明言的,所以很多人便拿捏住了兩點,一點是,「王彌此賊竟敢如此侮辱主公,決不能放過他!」

另一點則是,「使君和大郎君早已定親,二人情深義重,王彌此舉是為挑撥,當殺!」

這一刻,他們看和趙含章一起坐在上首的傅庭涵無比順眼,至少他對主公只有助益,而不會如王彌此等狼子野心的人,只會眼饞主公手中的權勢。

趙含章卻已經冷靜下來,她若有所思,「王彌提出這個條件,說明他對我的提議……」

「很心動,」傅庭涵接口道:「他被你說動了。」

趙含章就冷笑起來,問道:「荀修到哪兒了?」

立即有人報,「一刻鐘前便有人來報,已經到城東,他想要過來面見使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