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悄悄

趙含章頓了頓筆,覺得都寫到這兒了,不說一下東海王的壞話簡直對不起送信人的艱辛,於是又洋洋灑灑的寫下去。

東海王老邁,因此眼盲心瞎,一味的壓製陛下,讓陛下吃了許多的苦頭。他又無治國之才,無領兵之能,這才讓晉國四分五裂,但你不一樣啊。

趙含章道:我聽聞你博聞強記,才華橫溢,又有俠義之心,若有你在帝側,必定能讓晉國起死回生。

並表示道:趙氏自先祖始便一心報君,我祖父更是為晉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所以,只要大將軍能保全皇帝,保全晉國,不僅她趙含章,就是趙氏也願意為他馬首是瞻。

趙含章寫完生生打了一個抖,她仔細看了看信,發現有幾個錯別字,也懶得改了,這字就和她的心情一樣,只有讓他看見才能知曉她的心意,所以還是別謄抄了。

這麼厚的一封信,重新謄抄也需要耗費不短的時間。

趙含章見傅庭涵看得認真,就撐著下巴湊過去問,「怎樣,你覺得這封信寫得如何?」

傅庭涵道:「我不知王彌會怎樣想,但我是心動了的。」

趙含章就自得的揚起了笑臉,沈吟片刻後道:「你說我要不要再抄一份一模一樣的讓人遺漏給劉聰呢?」

傅庭涵道:「過猶不及。」

趙含章一想也是,「好吧。」

她將曾越叫來,把信交給他,「想辦法,悄悄的送到王彌軍中。」

曾越接過信,嚴肅的應下。

雖然兩軍交戰,但並不禁止來使,送信的人把信送過去不難,難的是如何悄悄的送過去不讓劉聰知道;

不,應該是,悄悄的送過去,明面上不讓劉聰知道,卻又讓劉聰懷疑的送到王彌軍中。

這個太難了,送信的士兵湊在一起商量了半天才商量出來,在天黑之後才悄悄出動。

而趙二郎和謝時也帶著趙家軍退後一些,在城中駐紮下來。

趙二郎很想回去看看阿姐,但他是將,不能離開,只能氣嘟嘟的在軍前來回轉動,然後兇狠地瞪著遠處燈火輝煌的地方,「謝時,為何不讓我打,我們都站一天了。」

謝時道:「敵不動,我不動,一切等使君號令。」

「阿姐她……」

「使君平安健康,」謝時暗暗警告道:「小將軍要沈穩些,你穩,軍中才穩,你是將軍,若是你都亂了,將士們如何能安心應戰。」

趙二郎就沈默地站住。

謝時以為勸住了他,正要勸他吃點兒幹糧,就聽趙二郎委屈地道:「我試了一下,但還是很心急,怎麼辦?」

謝時:……

謝時無奈,只能將呂虎找來,隨便摸出一塊幹糧給他道:「給使君送去,就說小將軍吃到這塊餅子覺得極好,送給使君嘗一嘗味道。」

呂虎看著這塊軍中統一發下來的幹糧一時沒動。

這東西使君也有吧?

用得著大費周章的送去?

謝時眼睛微瞇,「還不快送去!」

呂虎看向趙二郎。

趙二郎已經連連點頭,「快送去,快送去。」

他看了一眼那塊餅子,覺得一塊不夠他姐吃,要知道她胃口可大著呢,於是把自己包裏收著的幹糧也拿出來,遲疑了一下就分了兩塊過去,「喏,一起給阿姐拿去吧。」

謝時忍不住露出微笑,誇了趙二郎一句,「二郎孝順,哦不,是友愛。」

都怪他,趙二郎表現得太小,他總是下意識地把他當孩子看。

呂虎拿了三塊幹糧餅就離開,到大帳的時候,趙含章也正在吃飯。

一小盆米飯和一簍饅頭,還有一盤水煮蛋,是鳥蛋,傅庭涵讓身邊的親衛四處去找的。

趙含章正吃著,收到趙二郎的三塊點心,聽說是謝時提議送的,趙含章瞬間反應過來,就把桌上的饅頭都給裝了,又把鳥蛋分了一半出來,交給呂虎道:「你拿回去給二郎,就說我說的,讓他晚上警醒些,別被王彌和劉聰偷襲了。」

又對聽荷道:「你和呂虎一塊兒去,告訴二郎,我沒事,只是外頭有些事需要我處理,所以需要他幫我守著前面。」

聽荷領命應下,和呂虎一塊兒進城去見趙二郎。

趙二郎打開布包看到裏面還溫熱的饅頭,立即放棄那死硬死硬的幹糧,拿了一個就啃,咬了一口後就把饅頭叼在嘴裏,然後拿了一個給謝時,待看到呂虎和趙才,他遲疑了一下才分給倆人一個。

拿下饅頭,他有些含糊的道:「你們兩個分吧。」

呂虎和趙才很感動的應下。

謝時見他護食成這樣,拿著手上的這個饅頭,既感動又有說不出來的好笑。

聽荷頓了好一會兒才道:「二郎君,女郎讓你不要擔心她,她只是外頭有事情要做,所以有些忙,她讓二郎君好好替她守著前面。」

要是正常人,肯定會懷疑聽荷的說辭,但趙二郎不是正常人,所以她一說他就信了。

他一邊啃著饅頭,一邊含糊地道:「我就知道阿姐厲害,她怎會受傷呢?」

「當時阿姐嘴唇發白,是不是因為太累了?」趙二郎道:「肯定是太累了,阿娘說過,女郎總有幾天是特別累的,讓我在那幾日裏好好保護阿姐,聽荷,你回去告訴阿姐,讓她放心,我一定守好前面,絕不讓他們打出來。」

聽荷臉色薄紅,看了一眼謝時幾人,不由跺腳,「二郎君,這些話你不要與別人說,哎呀,總之你記住女郎的話就好,我回去了。」

趙二郎咬著饅頭不解的看向謝時,「先生,聽荷怎麼怪怪的?」

謝時輕輕地咬了一口饅頭,教訓他道:「吃也要有吃相,怎能如此狼吞虎咽呢?」

趙二郎雖然總能聽謝時和王臬的建議,但也不是什麼都聽的,阿姐說了,自己覺得不對的不能聽。

所以他立即反駁,「阿姐說了,打仗就是要快,這吃飯也得快,慢悠悠的會餓肚子,餓肚子會沒力氣,沒力氣就會死!所以,吃飯吃得慢會死,先生,你得吃快點兒。」

說完他看了眼布袋裏僅剩的兩個饅頭,猶豫了許久,還是忍痛又分了他一個,「吃吧,吃完就沒有了。」

裏面放著的鳥蛋,趙二郎只願意分給謝時一個,剩下的他全都自己吃了。

要不是阿姐說過要把謝時和王臬當做她一樣尊重,他是不會分吃食給他們的。

謝時嘆息一聲,搖了搖頭,又忍不住笑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