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招降信

趙良仔細打量過她的臉色,見只是有些蒼白,這才從容坐下,矜持的頷首道:「將軍想問什麼?」

趙含章卻笑道:「不是軍中事務,族兄不必拘束。」

她問道:「不知族兄可知道王彌的祖父?」

「王頎?自然知道的,」王彌一朝作亂天下知,以前除了青州一帶的人知道王彌兄弟外,天下人有幾個知道他的?

但自他去做了賊寇,最後還投靠了劉淵後,大家就把他祖宗八代是誰都給挖出來了,作為他祖父,是離他最近,官做得最大的親族,自然也被一再的拉出來討論。

所以趙良想要不知道都難。

趙良問:「三娘問他做什麼?」

趙含章:「我就好奇我們家和王頎有沒有來往,可有深交?」

趙良冷哼道:「叛賊之祖,我們趙氏一族忠貞不渝,怎會與他有深交?」

他直接道:「沒有!」

趙含章:「……其實我覺得我們家可以和王頎有些交情。」

趙良蹙眉看向她。

一旁的傅庭涵忍不住笑出聲來,見趙含章看過來,他就把頭扭到一旁不去看她。

趙含章就溫聲和趙良解釋:「我想招降王彌,總要套些交情。」

趙良一聽急了,忙道:「王彌豺狼虎豹,豈能相信?這樣的人不殺之,為禍天下,你怎麼反而想著招安?」

趙含章就嘆氣道:「我也不想,但現在陛下和叔祖父、傅祖父都被困在皇宮裏,除了這個辦法,其他都傷亡慘重,族兄,我們不能因個人的好惡便斷送了他們的性命啊,尤其是陛下。」

趙良怒火稍滯,問道:「可你拿什麼勸降王彌?」

他一臉懷疑的看著趙含章,「你能勸降他?」

趙含章道:「總要試試看嘛。」

趙良看了她半晌,然後認真的思索起來,「要說來往,那肯定是有來往的,王頎為汝南太守,而我趙氏為汝南望族,兩邊誰也繞不過誰去。」

趙含章深以為然的點頭。

「但要說佳話卻是沒有,」見趙含章眼神控訴,趙良就道:「我趙氏身份比之更加顯貴,當時是三娘你曾祖為族長,他在京為官,功績斐然,最後被封為上蔡伯,王頎雖有戰功,但與你曾祖說不上什麼話,連話都不太能說上,更不要說佳話了。」

「哦,你要實在想找一條,那你曾祖曾諷人家好大喜功算不算?」

趙含章:……

傅庭涵又忍不住笑了。

趙含章瞪了他一眼,問趙良:「這事兒是我曾祖幹的?流傳很廣嗎?」這樣不利於她和王彌套交情啊。

趙良道:「不廣,我是聽我祖父說起的,論起來,應當是先族長諷的,然後曾祖在一旁幫腔。」

哦,她祖父幹的呀,有點兒近呀,說不定王彌也知道這事兒。

「曾祖性格開朗大方,而先族長性節儉,不喜奢靡,那王頎到汝南任太守前曾刻碑紀功,耗費甚巨,先族長不喜,在上蔡飲宴時曾因此譏諷過他,曾祖寵子,便跟著一起了。」趙良道:「所以我們家和王頎一族來往不多,你要從這兒上套交情,不必了。」

看來她祖父也是個在寵愛中長大的小孩呢。

趙含章搖了搖頭,將不合時宜的想法搖出腦袋,心裏已經有了想法,她問道:「所以只是有些小交集,兩家沒有大矛盾,也沒打過架吧?」

趙良:「曾祖和先族長就算是不喜歡王頎,他也是汝南太守,怎會刻意得罪他?」

「那就好,我知道了,族兄下去休息吧。」

趙良起身,猶豫了一下還是道:「三娘,王彌此人不可控,又狼子野心,你將他引薦給朝廷,只怕會引來大禍。」

趙含章意味深長地道:「族兄怎麼就知道,我就一定能招降成功呢?」

成功有成功的處理辦法,失敗也有失敗的好處,她的目的是離間城中的倆人,能讓王彌反水最好,不反,她也不虧。

趙含章當即就捂著胸口往前一挪,讓傅庭涵給她磨墨,她現在就給王彌寫信。

「不讓汲先生代筆嗎?」

一般她要求有文采的信件和折子,她都會讓汲淵代筆。

趙含章拒絕了,「不親自遣詞造句,怎能體現出我的誠意呢?」

誰說他們兩家沒交情的,同朝為官的同僚之情,太守和當地望族互幫互助的父母子女之情,隨便編個故事,先祖曾和你祖父同桌而食,同席而飲,這不是情嗎?

她不信,王彌就一點兒也不在意名聲。

他之前不在意,是因為已經做了賊寇,已然這麼壞,為了權勢,他可以舍棄名望。

可要是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是權勢和名望雙豐收呢?

為此,趙含章不惜送他一個大消息,他告訴他,東海王死在了石勒手裏,現在石勒正在收攏東海王的二十萬大軍,此次漢國南下的將軍中,石勒當為第一功。

你想搶先入皇宮,搶占滅晉的功勞,但劉淵的親兒子劉聰在此,他身邊還有一個族人劉曜在,他們會允許一個外人搶去這個功勞嗎?

劉淵會將這潑天的功勞按在你的頭上嗎?

劉曜因為搶掠財物殺了你這麼多人,劉聰罰他了嗎,你肯定也和劉淵告狀了吧,那劉淵處置他了嗎?

趙含章告訴王彌,在漢國,你不僅做不到第二,你連第三都要保不住了。

你不是想要權勢嗎?

晉國也可以給你。

趙含章告訴他,東海王死了,王衍被石勒抓去,現在晉國上下,除了我,就只剩下一個茍晞。

趙含章表示自己只是個女流之輩,這一輩子只想守著豫州安然度日,她忠君報國,對朝廷上的權勢並不感興趣。

所以現在舉國上下,能影響皇帝的只有一個茍晞。

石勒難敵茍晞,並不是茍晞有多厲害,而是因為石勒讀書少,不會排兵布陣,只會莽打。

但你不一樣,你和茍晞一樣出身士族,才華武功不在其下,而你現在又得天之厚,人就在皇宮之外,只要你願意,你隨時可以侍立在帝側,做第二個東海王。

到時,天下大權皆在你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