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事業心

聽荷給趙含章端來米粥和小菜,趙含章從床上坐起來,看見粥和小菜就嘆氣,「沒有肉吃,好歹也給個餅吧?」

聽荷將米粥和小菜放在桌子上擺好,道:「女郎先填填肚子,晚上我給您煮面吃。」

趙含章提要求,「打兩個雞蛋。」

聽荷猶豫了一下後應下,軍中的雞蛋好像用完了,這會兒上哪兒找雞蛋去呢?

趙含章將粥吃了,又忍不住問問題,「汲先生回來了嗎?」

「回了,還說要看女郎呢,不過叫大郎君攔住了,說是不能誤了您休息,這會兒正和大郎君議事呢。」聽荷說完反應過來,催促道:「女郎,您就別操心這些事了,還是快休息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這就休息。」趙含章坐了一會兒,就又老實的躺到了床上,可她就是睡不著啊。

傅庭涵安排好事情回來看她,見她眼睛閉著,就輕輕地將被子往上拉了拉,然後就見她睜開了亮晶晶的眼睛。

倆人目光對上,都靜靜地看了看對方。

傅庭涵將手收回來,盯著她亮晶晶的眼睛看,「這一個時辰,你就沒睡著?」

趙含章有些尷尬,「好像有點兒失眠。」

傅庭涵默默地看了她一會兒,最後無奈的將她扶起來坐好,主動道:「城中的百姓撤得差不多了,明天在有半日應該就能全部出來,剩下的藏起來找不到,我們也無法。」

趙含章點頭。

傅庭涵繼續道:「前線有二郎和謝時在,倒是不怕他們向外攻,但對皇宮那邊我們能做的有限。」

趙含章皺眉道:「他們發動攻城時,我們這邊反擊能不能減緩皇宮的壓力?」

「街道狹窄,他們有兩萬人在內,完全可以安排得開,不懼你從後攻擊。」傅庭涵道:「論騎兵的作戰能力,你比不上他們,所以強攻不行,除非你能把人引出來巷戰,不然得不償失。」

趙含章就嘆氣道:「就算巷戰贏了,恐怕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這不是趙含章想要的結果,她嘆氣道:「要是能和談就好了。」

傅庭涵道:「大晉的皇帝與他們就只有一道墻的阻隔,劉淵兩次派兵攻打洛陽,為的就是滅晉,這是第三次,你覺得誰能拒絕得了這個誘惑,這時候和你和談呢?」

是啊,劉聰一系是不可能了,趙含章心中一動,若有所思,「王彌……倒也不是不可以。」

趙含章忍不住摩挲了一下手指,心內瞬間閃過許多想法。

王彌這人上躥下跳這麼多年,最愛的莫過於權勢二字,偏他自知身份比不上司馬一族,才華名望不及王衍一流,他想要最快速度的積累權勢,就只能是造反作亂了。

所以他這一生都在折騰。

可如果趙含章給他一條青雲路呢。

「之前說,王彌和劉聰的大軍在城中沖突,死傷千余人?」

傅庭涵點頭,「對,今天他們在城中俘虜了幾個匈奴人,我問過了,還是劉聰的人先動的手。」

「確切來說,是劉聰的手下劉曜動的手,他們晚王彌一步入城,進城時,王彌已經下令大掠,將城南的財寶和人口能搶的搶,不能搶的殺,劉曜擔心王彌把洛陽的財富都搶了,所以就殺了對方領頭的牙門將,由此引發了沖突,死傷千余人。」

「最後是劉聰出面,嚴禁王彌掠奪洛陽百姓,因為還有皇宮未曾攻破,所以這事才不了了之。」

「劉曜是劉聰的手下,王彌心中一定不服,」趙含章沈思片刻後道:「下令,讓茍晞加快速度,不必來此,去城東,稍作休息後拿下劉聰囤積在郊外的一萬人馬!」

趙含章拇指一下按住了食指,道:「讓城中的將士註意,若有沖突,避開王彌的人,只殺劉聰的人。」

傅庭涵張大了嘴巴,「你想逼反王彌?劉聰不蠢,他能上當?」

趙含章道:「誰知道呢,試試總沒有壞處,對了,拿筆墨來,我給王彌寫封信去,說起來,我倆還有些淵源呢,他祖父曾為汝南太守,我趙氏一直是汝南望族,兩家肯定有些交情,你待我編一編。」

傅庭涵:「……編一編?」

「唉,族中的這種舊事,只能問銘伯父和叔祖父,但他們一個現在遠在陳縣,一個被困在皇宮裏,我就是想問也來不及了,反正呢來去不外乎是知己朋友,同桌吃過飯,同桌喝過酒,編起來不會出錯的。」

傅庭涵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兒,轉頭叫來兵士,道:「去將趙良叫來。」

「趙良?他不是在西平嗎,怎麼來這兒了?」

趙良是跟著趙程讀書的趙氏子弟之一,趙寬幾個跟著趙含章跑了,他一直留在西平的學堂裏,趙含章記得,那邊的學堂現在基本上是他管著了。

傅庭涵道:「銘伯父送他來的,讓他在軍中歷練歷練,別在家裏讀書讀傻了。」

趙含章一聽,立即道:「那快快請來。」

作為趙程門下弟子,對於家族中的事,他應該有了解一二吧?

趙含章自己都不是很肯定。

而事實證明,趙良還真了解。

趙寬雖然能力更強,但要問族譜和祖上的事,那還得是趙良,這也是趙銘知道趙含章要和東海王搶人後當即讓趙良來的原因。

傅庭涵道:「銘伯父說,世家多傲骨,你族譜背得不好,認得的人不多,一旦和他們交談起來,怕是要吃虧,所以特特將趙良送來,讓他多提點你。」

趙含章:「……銘伯父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而是寫信給你?」

「因為你忙,他不想這些事打攪你,所以就給我寫信,讓我來安排趙良。」傅庭涵道:「趙良也沒有領兵的能力,所以我留在身邊幫我做一些後勤的事。」

趙良很快趕來,他隱約聽說趙含章受傷了,所以來得很急,一進入大帳目光就去找趙含章,見她披著披風坐在矮席上,不由焦急,「三娘,你受傷了?」

「讓族兄擔憂了,」趙含章笑道:「我並沒有事,快坐下,我正好有些事想與族兄相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