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心生殺意

劉聰咬了咬牙,但還真不敢在此時與趙含章起更大的沖突。

她受傷也就罷了,趙家軍群龍無首,不僅城內的大軍,城外的他都敢動一動。

但她此時顯然無傷,打起來,又是巷戰,誰輸誰贏就不一定了。

城內作戰,匈奴人不及漢人。

趙含章也在想找個問題,巷戰,匈奴人不及漢人,趙家軍自有小陣應對,因為這個時代常有屠城的事發生,所以她著重練過巷戰。

她有自信,就是面對勇猛的匈奴軍,巷戰她的趙家軍也能贏。

可是也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這支親軍是她從洛陽離開後招的,一直練到現在,每一次戰爭都要死一批人,再填補進一批。

她一直很註意,不願傷亡太大。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她也不願此時和劉聰硬碰硬。

而且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受傷了,於軍心還是有些影響。

趙含章目光炯炯地盯著劉聰,一直盯到他氣惱的轉身回到軍中。

趙含章就坐在馬上等著,等趙二郎來,等城中各處的消息,也等皇宮中的消息。

這一次對射,雙方都有些許傷亡,受傷的士兵被帶到後方。

此時大家都很安靜,安靜到趙含章能夠聽到遠處皇宮城樓上的吶喊聲,聽聲音,他們又一次守住了城樓。

劉聰氣惱的回到駐紮的房屋裏,聽見不遠處的皇宮又停止了進攻,忍不住詰問王彌,「為何還未攻下皇宮?」

王彌:「他們準備充分,皇宮城樓堅固,本就易守難攻。」

「我看是你不用心吧,」劉聰眼含怒火的瞪著她,「莫不是怕我搶功,所以才遲遲不破城樓?」

劉聰將今日在趙含章處所受的氣都發在了王彌身上,「不然皇宮城樓遠比不上洛陽城樓,為何洛陽兩日能破,這皇宮城樓都快三日了還破不了?」

王彌冷笑道:「劉將軍如此厲害,何不親自去試一試?」

他冷哼一聲道:「洛陽城守城之人不多,而皇宮現在所有的士兵官員及其部曲家奴都在其中,豈是說破就能破的?」

他不動聲色的掃視一眼劉聰,看到他胸前的甲衣有破損,目光微微一閃,譏諷道:「怎麼,今日劉將軍出軍不利,輸給那趙含章了?」

劉聰冷笑道:「笑話,我會輸給一個女流之輩?她已中我一箭,輸的是她,不是我。」

「是嗎?」王彌臉色嘲諷,根本就不信。

以劉聰的為人,趙含章要是真的中箭,他早揮舞著大軍跟趙家軍打起來了,此時氣勢洶洶的回來找他麻煩,顯然是在趙含章那裏沒討到好,這才回來找他的麻煩。

劉聰吵架也沒能吵贏王彌,越加氣憤,轉身便回對面自己的辦公處。

他氣得一掌劈碎了桌子,目露恨意,「王彌此人自負殘暴,對我不敬,若不是大戰在即,恨不能殺之。」

左右將軍早對王彌有意見了,攻打洛陽時,他們明明吸引了大量兵力,合該是他們先攻入洛陽城才對,結果被王彌那個小人捷足先登。

尤其是劉曜,他和劉聰是族兄弟,目前還算親近,因此道:「他是臣子,而將軍是皇子,應該以將軍為尊才是,可他從出征到現在,事事爭先,洛陽已經被攻破,那洛陽之民就是我漢國的百姓,生殺予奪在將軍的手上,可他卻越過將軍搶掠殺害漢民,可見他並不把將軍放在眼裏。」

另一人單立也道:「王彌功大威重,連陛下也不放在眼中,長此以往,是禍不是福,現在晉帝被圍,只剩下一道宮門,便是圍,我們也能圍死他們。何不趁此機會殺了他,以除後患?」

劉聰看了他一眼,道:「趙含章的大軍在外面,我們一旦和王彌的人起沖突,死的是我們!」

單立要不是匈奴人,劉聰都要懷疑他是趙含章派來的奸細了。

劉曜也覺得單立出的主意太餿,正要說話,突然心中一動,壓低了聲音道:「若是找個借口將王彌請到這裏來,我們私殺之,王彌大軍群龍無首,將軍豈不可收之?」

劉聰心動,片刻後又搖頭,「不可,趙含章就在此間,一旦事敗,或是控製不住王彌大軍,於我們也是滅頂之災。」

劉曜和單立只能應下。

趙含章在軍前等了兩刻多鐘,趙二郎才帶著謝時疾奔而來,「阿姐,你……」

趙含章回頭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趙二郎就把一肚子的話憋了回去。

趙含章道:「我累了,回去用個飯歇一歇,你和謝時在此守著,不讓匈奴人越出這條街,派人守住各個路口,小心偷襲。」

趙二郎應下。

趙含章帶著聽荷和一隊親兵回城外大帳。

傅庭涵已經提前一步收到消息,等在大帳門口,看到趙含章騎馬回來,除了嘴唇有些發白外,臉上毫無異色,他就頓了一下。

便見趙含章下馬時腳下虛浮,他嚇了一跳,忙伸手扶住她,將她從馬上抱下來,「你真受傷了?」

「把我放下來,」趙含章低聲道:「我得自己走著進去,以免亂了軍心。」

傅庭涵就把她放下,扶住她的腰,將人攬進懷裏帶進大帳,「哪裏受傷了?」

聽荷快要哭出來,將披風解開給傅庭涵看,「女郎中箭了。」

傅庭涵見了臉色微變,忙道:「快讓軍醫進來。」

軍醫早等著了,聽到吩咐立即拿藥箱進來,看見是箭傷,又是傷在肩膀朝下的位置,頓時遲疑,「這,傷在此處,可怎麼拔呢?」

「不是很好拔嗎?」傅庭涵皺眉道:「我看了一下,箭頭入內不深,應該沒有傷及骨頭。」

「話是這樣說,但將軍畢竟是女郎……」

趙含章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道:「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麼?」

軍醫就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我也不介意,你介意什麼?」

大郎君倒是想得開。

兩位都這麼說了,軍醫這才開始動手,只是還是不太敢親自動手,拿著剪刀的手要剪不剪的。

傅庭涵見了心中惱火,搶過剪刀就把趙含章傷口附近的衣裳全剪了,能卸下來的甲衣卸下來,不能卸的則從接口處剪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