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中箭

巷子盡頭探出兩個腦袋來,然後拿著大刀的幾個趙家軍轉出來,看見他就呵斥,「喊啥,沒看過死人啊,趕緊跑,城南在那邊。」

少年一聽,抱著包袱順著他們指的方向就跑了,後面的人也跟著繞過地上的屍體跑了。

趙曙嘖了一聲,看了眼地上倒著的屍體,還是領著手下把人給拖到了巷子深處,往裏頭一扔,這樣就不會嚇到人了。

結果他們才扔完屍體回身,就見巷子深處一個婦人帶著三個孩子正瑟瑟發抖的盯著他們看。

趙曙沈默了一下,只能又彎腰把橫在地上的屍體拖到一邊,勉強讓出半條小路來,他示意母子幾個:「走吧。」

婦人背著包袱,手裏還抱著一個孩子,顫顫巍巍的拉著三個孩子經過屍體,再經過趙曙,然後跌跌撞撞的跑了。

趙曙就摸了摸自己的臉,「我有這麼嚇人嗎?」

「什長,你這胡子太長了。」

「你懂甚麼,這叫男子漢氣概,嘖,我跟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孩兒說什麼?」趙曙扛上大刀,招呼上大家道:「趕緊的,趕緊的,再找找,看還有沒有匈奴人,把他們都找出來殺了。」

「是!」

殺人一點兒也不好玩,對方會死人,他們自然也會,趙曙是跟著趙含章從趙氏鄔堡出來的。

但趙含章從未在這方面給過族人優待,而且趙曙和趙含章的關系……也有點兒遠,所以他是一步一步拼殺上來的。

到現在,他身邊剩下的和他同時從軍的人就兩個,剩下的人來了又消失,他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同袍。

這一批是才編進來的。

因為是巷戰,趙曙也是第一次,所以他們很謹慎,每到一條新的街道,他們都要探頭探腦看好一會兒,確定出來的都是普通百姓才往外走,要是看到在搶掠的匈奴兵,他們就權衡一下,覺得打得過就打,打不過趙曙就帶他們悄悄離開,去找其他隊伍一塊兒合作。

這都算戰功的,帶出去的百姓也算。

趙曙等趙家軍正在東城和西城遊走,一邊組織百姓離開,一邊殺溜到這邊來搶掠的胡人時,皇宮裏的皇帝激動得親自跑上了城樓。

他身後的大臣們也跟著跌跌撞撞的跑上去,正在城樓上指揮的裴將軍看見,立即把他們腦袋按下去,箭矢咻咻的從他們頭頂射過去,有個官員躲避不及,被射中一箭。

皇帝見了臉色蒼白,但沒有退下去,而是抓住裴將軍問,「我們有援軍了是嗎?」

裴將軍道:「房屋遮掩,末將看不到大街那頭的情況,但聽聲勢,是的,我們有援軍了,陛下,是豫州趙家軍來救援了。」

皇帝的眼淚刷的一下就落下來,哭道:「竟真的有人來勤王,我等有救了,我等有救了。」

傅祗一臉的憂慮,趙含章來了,那庭涵是不是也來了?

趙仲輿也沒想到,趙含章會領兵來勤王,人一時都有些恍惚了。

趙家軍這一吼,不僅百姓們重得生的希望,開始往洛陽外跑,皇宮裏的將士們也士氣一振,頑強的擋住了王彌的又一次進攻。

王彌恨得牙癢癢,那皇宮大門怎麼就攻不破呢?

趙含章打馬出列,小跑著上前和劉聰面對面,微笑道:「劉將軍可要小心了,我這槍可鋒利,再受傷,恐怕就救不活了。」

劉聰冷哼一聲,一踢馬肚子,加快速度朝趙含章沖去,趙含章也控馬上前,鐺鐺兩聲擋住劉聰砍來的刀,手中長槍蛇一般遊走,繞過他手中的刀朝他的胸口刺去……

趙含章一擊即中,一中即退,和劉聰錯身而過,雙雙勒住馬。

趙含章看向他的胸口,見他胸前的衣服破了一個洞,但裏面還有甲片,顯然沒傷到他。

趙含章嘖的一聲,「劉將軍變聰明了嘛,知道我這槍鋒利,裏面竟然還穿著一層。」

劉聰一顆心高懸,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他沒想到只是半年沒見,趙含章的功夫竟然進步如此之快,剛才她的槍迅捷得他都捕捉不到。

劉聰咬咬牙,再次向趙含章沖去。

趙含章笑臉一肅,迎面而上,她都敢和石勒硬碰硬,難道還怕劉聰嗎?

刀槍過招,趙含章越發興奮,出槍越來越快,結果劉聰虛晃一招後錯身而過時就跑,不打了!

趙含章瞪大眼,這是她來這個世界後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她一踢馬肚子去追,但和劉聰比馬術……

好吧,她還是比不過,趙含章已經很克製,打算到達中線便回來,誰知道還未到中線邊界,劉聰已經與她拉開距離,大吼一聲下令,「放箭——」

箭矢立即從匈奴軍中射出。

趙含章瞳孔一縮,立即轉著手中的槍將亂箭打下……

她身後的趙家軍見狀,大吼一聲,「將軍——」

聽荷和曾越打馬便領著親衛們上前救,後面的趙家軍也要沖上去,趙含章緊急道:「放箭——」

趙家軍這才有序起來,弓箭手上前壓陣。

曾越和聽荷帶著親兵上前救趙含章,一支箭擦過趙含章的槍射中她的肩膀,趙含章心一涼,卻不覺得疼。

曾越接住趙含章,見她肩膀中箭,大驚失色,「將軍!」

趙含章回身狠狠地看了一眼劉聰的方向,大喊一聲道:「劉聰豎子,你卑鄙無恥!」

劉聰哈哈大笑道:「趙將軍,兵不厭詐,這還是你們漢人的兵法呢!」

趙含章被護送回到軍中。

聽荷臉色發白的看著她肩膀上的箭,「這,這……

趙含章直接折斷箭羽,自己感受了一下後道:「沒事兒,這甲衣管用。」

「將軍,我們後撤吧。」

趙含章按了按自己的肩膀,問道:「城中百姓都撤出去了嗎?」

「沒有,只走了部分,還有的正在往南城走。」西城和東城距離南城畢竟有一段距離,這是洛陽,是京城,不是哪個小縣城,走上一二刻鐘就逛完了。

在這裏,從西城到南城門,有可能需要走上一個時辰,而路上還不太平。

趙含章咬咬牙道:「傳令,讓趙二郎來替我,在洛陽百姓完全撤退前,我們絕不撤軍!」

「是!」

趙含章披上一件披風,掩住肩膀上的那半截箭,又高昂著頭顱回到了軍前。

劉聰正想下令乘勝追擊,給趙家軍一個痛擊,見趙含章又回來,他不由瞇了瞇眼,趙含章伸手,聽荷就將一支箭放在她手上。

趙含章轉著手中的箭,和遠處的劉聰道:「讓劉將軍失望了,我的甲衣也不遜色於你呢。」

說罷再次伸手。

聽荷頓了一下,還是將弓放在了她手上。

趙含章便持弓搭箭,將手中的箭射了出去,箭矢落在劉聰的馬前,狠狠地紮進土裏,那搖曳的箭羽現實,這正是他們匈奴人的箭。

趙含章得意的收弓,勒住躁動不安的馬和劉聰道:「箭送還給劉將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