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想殉國

傅庭涵問:「好看嗎?」

趙含章都沒仔細看就點頭道:「好看。」

傅庭涵就笑起來,解釋道:「元立送我的,我也覺得好看,玉質很好,又正好是一對,所以送你一個。」

趙含章這才仔細看起來,見玉質通透,的確是上好的玉玨,不由的挑眉,「他倒是有心。」

傅庭涵點頭,「是很有心。」

趙含章收下,轉身交給聽荷收起來,這才問道:「我們的糧草夠幾天的用度?」

「只夠十二天。」

是很少,因為王彌和劉聰大軍先他們一步進城,對方又有三萬大軍在外,這一場仗還不知道要打到什麼時候呢。

趙含章垂眸思考半晌,最後決定,「先想辦法將城中剩下的百姓轉移出來,不能讓他們成了王彌和劉聰的人質。」

傅庭涵:「城中有敵軍,且人數還多於我們,你想把人轉移出來不容易吧?」

「是啊,所以得有人去吸引他們的註意力才好,」趙含章環視一圈,發現在場的只有兩個人合適,她和北宮純。

不管是王彌還是劉聰,都曾敗於她和北宮純手上,他們兩個但凡出現一個都足夠吸引仇恨的。

雖然拉仇恨的能力時一樣的,但論嘮嗑……

趙含章想了想還是道:「算了,還是我去吧,北宮將軍,王彌想要對付石勒,王彌不去打擾他那兩萬人,至於劉聰的那一萬人,派人盯緊了,也不必動,你就帶大軍鎮守在南城門外,守住南城門,便是守住我的後方。」

北宮純應下。

趙含章就去點兵進城。

聽荷給趙含章穿上盔甲,看到手上的玉玨,問道:「女郎,這個戴嗎?」

「誰打仗戴這個呀,不打壞也要碰壞了,收起來,以後換了常服再戴。」

聽荷應下。

雖然趙含章沒戴上玉玨,但因為傅庭涵送出玉玨時身邊有不少人,親衛營裏很快就傳遍了。

元立送了一對玉玨給傅大公子,傅大公子轉身就送了一半給女郎,雖然玉玨本就是一對,但大家領悟到的東西顯然不一樣。

因此傅庭涵回自己打仗的路上偶遇了數不清的將軍副將和隊主什長等,他們都拿出自己認為不錯的戰利品送給傅庭涵。

傅庭涵:……

他一一拒絕了,好不容易回到大帳,就發現大帳這邊也收到了不少東西。

傅安出去一趟,滿載而歸,他無措的看著傅庭涵,「郎君,我努力拒絕了,但他們塞完東西就走,我不管怎麼推辭都沒用。」

傅庭涵扶額,問道:「你還記得誰送了什麼東西嗎?」

「這個記得,他們送禮的時候報名了的,還報了好幾次,我想記不住都難。」

傅庭涵就點頭,「一一送回去,他們要是不收就告訴他們,凡是不收的,一律按賄賂上峰及家屬處置。」

傅安應下:「是。」

傅安將所有東西規整好,去之前還回憶了一下是誰送的,有的實在記不住,但也知道大概範圍,他決定到時候找到他們,讓他們自己伸手拿回去,那就不用他糾結了。

就在傅安抱著一堆禮物遊走在營地裏還回去時,趙含章也帶著大軍從南城門進,朝著皇宮而去。

遠遠地,他們就聽到了喊殺聲。

自然,王彌和劉聰也知道她來了。

他們昨天晚上後半夜便知道城外來了一支大軍,當時他們派出去的斥候沒有按時回來報到,軍中便知有異,所以悄悄地又派了幾隊斥候出去。

不過趙含章和北宮純手段了得,方圓二十裏內有軍隊巡邏,他們很難溜過去查探,最後只有三人回來了。

還是清晨後才回來,說對方軍中掛的是趙家軍和西涼軍的旗幟。

王彌和劉聰用腳指頭想也知道是誰了。

雖然他們都曾敗在倆人手下,但對北宮純的忌憚要更深一些。

如今兩個曾經戰勝他們的人又合在一起對方他們,王彌和劉聰心中皆是說不出的復雜。

王彌深恨東海王和南陽王,「一群廢物,連個北宮純都留不住,人都到長安了,還能讓他跑到豫州去投奔趙含章。」

劉聰也覺得東海王兄弟是廢物,他和屬下道:「趙含章和北宮純來了,須速戰速決,再拖下去於我們不利,讓人去和王彌說一聲,兩軍合兵,先攻下皇宮再論其他。」

又道:「第一個攻入皇宮的人,賞千戶侯。」

將軍們一聽,皆是眼睛大亮,領命而去。

王彌也不得不暫時放下和劉聰的恩怨,先把皇宮打下來再說。

所以一大早,皇宮的大門就又被逼近,有人擡著攻城器去撞擊皇宮的大門,但他們還未靠近就被樓上的亂箭射退,同時有石頭從城樓上丟下。

劉聰的匈奴大軍不擅攻城,這是匈奴人的短處,但王彌擅長啊。

這也是他能夠先劉聰一步攻入洛陽的原因。

本來他因為劉聰在側,所以不肯使盡全力,以免他和晉軍兩敗俱傷時被劉聰漁翁得利。

但此時趙含章在,他也顧不得許多了,當即叫人拿出雲梯,指揮著大家有序的往前攻擊。

劉聰也乖覺,知道此時不是爭功的時候,至少這一刻不是,所以他也派兵從旁協助。

敵軍突然戰意洶洶,城樓上指揮的將軍察覺到了,立即讓人抓緊投石放箭,然後跑去下面找皇帝和朝臣。

皇帝坐在上座,下面則分別坐著傅祗和趙仲輿等官員。

將軍抱拳道:「陛下,不知何故,他們突然合軍猛攻,而我們箭沒有多少了,連石頭也要不足了,請陛下盡早離開。」

皇帝不想離開嗎?那也要能離開啊,現在他們的宮門口被堵住,宮墻外面到處是敵軍,讓他想爬墻離開都不行。

皇帝看向傅祗,「傅中書以為怎麼辦?」

傅中書這一年好似老了十歲一般,他道:「陛下準備準備吧,若是受不住,臣等便和陛下一起殉國。」

皇帝:……

趙仲輿和其他朝臣都沈默著,算是默認了。

敬陪末座的趙濟卻是渾身發冷,無比後悔,當時洛陽被攻破,他們一家就不應該跟著其他官眷撤進皇宮,還不如逃出城去呢,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