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酷刑

傅庭涵面色平平,「他什麼時候不敬我了?」

「上次您因他虐俘一事告了女郎,他被降職,之後他就一直對您不敬,剛才還看著您吐唾沫,我都看見了!」

傅庭涵見他這樣憤怒,不由笑開來,「這都是私事,不值一提,你觀察如此敏銳,顯然是有了長進,一會兒來幫我打算盤。」

傅安見他不往心裏去,不由嘀嘀咕咕起來,「您一直幫著女郎管後勤,還給她賺了這麼多錢,同樣勞苦功高,其余人等都有官職,只有您沒有,這也太委屈您了。」

傅庭涵無奈,就敲了一下他腦袋道:「傻子,沒有官職就是最大的官職,你沒看見汲先生也沒官職嗎?可他能代含章統帥三軍。」

傅安,「可那是汲先生,郎君你也能嗎?」

傅庭涵道:「我能,但我不希望有這麼一天。」

傅庭涵總是和趙含章在一起,要是有一天需要用到他來統帥三軍,那就表明趙含章出事了。

傅庭涵叮囑傅安,「你沒必要和他爭這樣的長短,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傅安不甘不願的應了一聲。

入夜了,但大軍裏睡覺的沒幾個,士兵們是在等著飽食一頓再睡,趙含章則是和汲淵北宮純謝時統計三軍數量,思考救人的良策。

耳邊還要聽著外面傳來的慘叫聲,趙含章倒是面不改色,但趙二郎卻是面色發白,忍不住頻頻看向外面。

趙含章見了,將他招到身邊來,「聽荷,拿兩團布絮來。」

聽荷就從荷包裏拿出兩團布絮給她。

趙含章就給趙二郎的耳朵塞上,然後讓人將毯子拿來鋪在他們坐著的席子上,「來,躺下睡一覺,外面的聲音不要去想它。」

趙二郎坐在趙二郎腳邊,發現外面的聲音真的變小了,就忍不住問,「阿姐,他們緣何叫得這樣慘,比我們打仗時被砍斷了手腳的傷兵叫的還要慘。」

趙含章:「痛就忍不住慘叫,這是酷刑,你將來是要做大將軍的人,行的是陽道,這樣的手段你不必知道,更不能用,知道嗎?」

趙二郎一臉懵懂的點頭。

趙含章就讓他躺下睡覺。

趙二郎就躺下,挨著姐姐的膝蓋,不一會兒就呼呼大睡起來。

十來歲的少年,說睡就睡,不帶一絲猶豫的。

趙含章見了微微一笑,脫了身上的披風給他蓋上,這才看向北宮純,「將軍利於開闊之地應戰,若在城內交戰,裏面交給我。」

北宮純點頭,「我在外,將軍可放心後背。」

汲淵嘆氣道:「可宮門處有兩萬敵軍,城中交戰困難,要怎麼越過他們將皇帝救出來呢?」

趙含章道:「等一等元立的口供吧。」

士兵將飯菜端上來時,元立也拿到了口供,一身血腥氣的進帳稟報。

饒是心狠如汲淵,感受到他身上的血腥氣亦有些不適應。

趙含章和北宮純卻還好,面無異色的捧著碗,一邊吃一邊問,「都招了嗎?」

「是,倆人都開口了。」

為了讓趙含章能更清楚的了解,元立讓人把兩個斥候給拖了上來。

傅庭涵正巧進賬,看到地上血肉模糊的倆人,不由偏過頭去。

趙含章忙起身,「你用飯了嗎?」

「沒有,」傅庭涵繞過地上的倆人走到桌邊,「他們說飯菜擺在主帳。」

趙含章就悄悄瞪了一眼聽荷,聽荷也沒想到就這麼巧啊,正碰上他們肯開口,她就是想讓女郎和大郎君多些相處的時間。

聽荷低下頭去,猶豫著是不是上前端一份飯菜送傅庭涵出去。

傅庭涵已經在趙含章身邊的位置坐下,她連忙盛了飯送上。

傅庭涵接過碗筷,和趙含章道:「飯菜快涼了,邊吃邊問吧。」

趙含章便坐下,卻沒有再拿碗筷,想要速戰速決,她問道:「城中領軍的是誰?」

斥候甲聲音低啞地道:「是王彌將軍和劉聰將軍。」

趙含章:「合軍嗎?」

「不,分軍,」對方頓了一下,察覺到趙含章眼中的冷意,他便多說了一些,「我們將軍和劉聰不睦,所以不肯合軍,他們在爭誰先第一個攻入皇宮。」

趙含章問:「誰最先攻入洛陽的?」

「我們將軍,」斥候甲道:「洛陽城中空虛,我們只用了兩天時間便攻進洛陽。」

趙含章:「你們屠城了?」

「沒有,城東、城西和城北都得以保存,只是我們將軍會從城中籌集糧草。」

趙含章很不滿意,看向元立,「這就是你說的開口嗎?」

元立臉色鐵青,上前一步踩在斥候甲受傷的手上碾了碾,對方慘叫出聲,元立卻不罷休,直接揮手讓人把他拖下去,然後走到瑟瑟發抖的斥候乙身邊,「你來說,想仔細了再開口,可別和他一樣。」

斥候乙臉色蒼白的道:「我們將軍先劉聰將軍兩個時辰進城,一進入城中便讓我們屠城,將能搶的東西都搶了。」

「劉聰將軍到了以後大怒,不許將軍屠城,為此兩軍在城南交戰,死傷近千人,最後還是因為皇城未攻破,所以才暫時停手。」斥候乙瑟瑟發抖地道:「之後劉聰還派人看顧各個街道,不讓城中百姓出門,也不讓我們將軍的人過去,為此兩邊沖突不斷,現在劉聰已經不怎麼管,允許我們將軍搶掠財物,但不能再濫殺。」

難怪他們的斥候在匈奴人的屍體上發現屬於對方武器的傷口,原來是他們自己就打起來了。

趙含章垂下眼眸問道:「你們將軍知道我來了?」

「不知,但我們將軍猜測茍晞說不定會來勤王,所以讓我等留意城外的情況,我們是在打探時被抓的,消息未曾來得及傳回去。」

「你們有多少隊斥候在外?」

斥候乙猶豫了一下,看到元立在他身邊蹲下,他快速的道:「五隊,城南兩隊,其他三個方向各一隊,主要是怕茍晞的大軍迂回進攻。」

趙含章身體前傾,問道:「劉聰剩下的一萬大軍在哪兒?」

斥候乙咽了咽口水,最後渾身發冷地道:「在,在城東郊外的帽兒山裏。」

傅庭涵道:「茍晞要是出兵,不從城南走,多半是要從城東進。」

趙含章點頭,問道:「那王彌的兩萬大軍呢,在哪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