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匯合

洛陽的城門倒伏著許多屍首,有幾只鳥落在屍體上,斥候才靠近,它們就撲棱著翅膀飛起來,停留在城墻上,轉過頭來目光銳利的盯著這幾個潛過來的人看。

越往裏去,斥候們心中越不安。

待進到百米處,饒是跟著趙含章打過好幾次仗的資深斥候也不由心中生寒。

道路上皆是死屍,兩邊商鋪住宅皆靜謐無聲,這整座城池似乎成了死城。

「什長……」

「閉嘴,分成兩隊,一伍長,你帶著四人向西查探,我繼續向北,一旦發現敵情就回來。」

「是!」

半座南城都死寂,斥候直到快入夜才趕出來,此時汲淵也已經帶人到了,正式和趙二郎匯合。

趙二郎怕汲淵,看見他很是郁悶,怎麼來得這麼快,他都沒來得及進城去救皇帝呢。

一心想立功給姐姐看的趙二郎很是郁悶,抱怨謝時,「我早說要進城去,你非不許,這會兒我們這麼多人在這兒,城裏的敵軍肯定發現我們了。」

謝時道:「二郎放心,我已讓人將從這裏到南城門方圓二十裏的位置全清空,敵軍斥候探不到我們的消息。」

趙二郎還沒說話,汲淵已經贊許的點了點頭,贊道:「做得不錯。」

他看向二郎,溫和的道:「二郎,打仗豈能想當然,什麼都不知便往前沖,若是遭遇陷阱豈不是陷自己和全軍性命於危難中?」

「可皇帝還在城裏呢,阿姐說要救皇帝。」

「皇帝是要救,但我想在女郎心裏,二郎必定比皇帝重要,怎能因為救皇帝便不顧自身安危呢?」

趙二郎想了想,覺得他說的有道理,「阿姐的確愛我。」

汲淵道:「我們等一等斥候,若是順利,女郎也差不多該趕到了。」

話音才落,便有士兵跑進來稟報,「汲先生,使君兵馬到二十裏外了。」

汲淵眼睛大亮,立即起身,「走,我們去迎女郎。」

又有人來報,「汲先生,郡守,派出去的斥候回來了。」

汲淵忍不住笑起來,「倒是正合適。」

趙含章他們路上疾行,終於在第二天天徹底黑前到達洛陽城郊外。

路上有不少死屍,有鳥兒在啄食,聽到陣陣馬蹄聲,它們受驚一般振翅高飛,趙含章快馬跑過,它們正好從她頭頂飛過……

還有野狗和野狼被嚇得四處亂跑,呲溜一下鉆到了林子裏去。

北宮純和傅庭涵緊跟在她後面,一行人遠遠地便看到了舉著火把等候在前方的汲淵等人。

趙含章勒住馬,下馬大踏步朝汲淵走去。

趙二郎已經按捺不住,從汲淵身側蹦出來,沖著趙含章就跑過去,「阿姐!」

趙含章這才看清趙二郎,擡手就揉了揉他的腦袋,「夏天還未到呢,你怎麼曬得這麼黑了?」

讓她差點兒看不到人。

趙二郎得意的道:「阿姐,我把南陽國內的土匪全都剿了,我們南陽國人口曾家了近五萬呢。」

這說明了什麼,說明南陽國盜匪猖獗呀,有啥值得高興的?謝時在一旁腹誹。

趙含章卻真高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幹得好。」

她笑道:「既然土匪都剿幹凈了,那就把精力放在生產建設上,尤其是農桑,一定要多下功夫。」

趙二郎一口應下。

趙含章這才看向汲淵,問道:「汲先生何時到的?」

「和女郎前後腳的功夫。」

趙含章知道他帶的多是步卒,所以速度比她慢,也不介意,她讓曾越和黃安等人先去安頓士兵,和傅庭涵先去了主帳,坐下後才問:「洛陽現在是什麼情況?」

趙二郎就低著腦袋,情緒低落的道:「阿姐,我還沒來得及進去救皇帝呢。」

謝時道:「前去查探的斥候已經回來。」

我們還抓到了三個前來打探的敵軍斥候,剩下的全死了。

趙含章道:「先讓我們的斥候上來回話。」

「是。」

「城南已空,只有死屍,不聞人聲,家家戶戶皆門戶大開,應該是被亂軍攻入屠殺搶掠所致。」

趙含章抿了抿嘴,問道:「皇宮如何?」

「敵軍皆聚於宮門處,」斥候道:「分左右兩營,約有兩萬人。」

「兩萬人?」趙含章蹙眉,「不是說劉聰就帶了兩萬,而王彌帶了三萬人前來嗎?那剩下的人在哪兒?」

汲淵和謝時對視一眼,不言。

「查!」趙含章道:「將剩下的三萬人找出來。」

她問道:「皇宮還能堅持嗎?」

斥候道:「卑職仔細看過,宮墻上有弓箭手,看人數亦不少,宮門緊閉,不見破損。」

趙含章就松了一口氣,她擡頭看向外面,「天黑了。」

汲淵:「今晚應該沒問題,可現在他們已經打到宮門口,我們還能怎麼救人?」

趙含章也在思考:「城中其他處的百姓如何?」

「緊閉門戶,卑職等查探不出。」

趙含章便道:「將抓到的敵軍斥候拉上來。」

是兩個漢人,趙含章一看便知,「你們是王彌的人?」

斥候沒說話。

趙含章便明白了,問道:「誰來代我問問他們話?」

當下便有一人出列,拱手道:「卑職願代使君問話。」

趙含章瞇了瞇眼,「元立?」

「是!」

趙含章沈默了一下便頷首道:「好,你帶他們下去吧,別弄死了。」

「是。」

元立立即讓人拖了倆人下去,他跟著出去,不一會兒,外面就響起了慘叫聲。

趙含章充耳不聞,對謝時道:「埋鍋造飯吧,昨日到今日,我們奔忙一天,將士們都困及,讓他們把馬也餵起來。」

謝時躬身應道:「是。」

傅庭涵便也跟著起身,「我去看後勤。」

趙含章點頭,「洛陽之戰恐怕很難速戰速決,我們須得保證糧草充足。」

傅庭涵就明白了,「我會盡快算出來的,到時候還需要汲先生籌措糧草。」

汲淵表示沒問題。

傅庭涵就轉身出去,正看見元立在行刑,他皺了皺眉,偏過頭去不看,轉身離開。

元立正好回過頭來,看到傅庭涵,他擦了擦臉上濺上的血,覺得嘴裏有鐵腥味,便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他拿出一把小刀,和兩個斥候道:「知道這是什麼嗎?」

「這是我防身用的小刀,有一次我不小心紮進了指甲裏,痛不欲生,這才知小刀竟還有這樣的用處……」

傅安緊緊跟在傅庭涵身邊,不由抱怨道:「郎君,那元立對您不敬,女郎緣何還要用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