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救我

石勒目光掃過趙含章身後的趙家軍和西涼軍,再落到晉軍身上。

晉軍本來毫無鬥誌,但剛才趙含章和北宮純一路殺過來,給了他們莫大的信心,所以現在至少有五六萬的晉軍站在他們身後。

絕對不能讓他們燃起鬥誌!

於是石勒直接長刀一指,下令讓人一把火把東海王和他的棺槨一起燒了。

火把被投擲在棺槨和東海王的身上,火瞬間將屍首吞沒,不僅趙含章身後的晉軍,對面被石勒卷走的官員和士兵都一臉悲痛,有人大叫一聲,直接就往東海王的屍首處跑,被胡人一刀砍死,眾人心內的悲痛一滯,都憤恨的看向石勒。

石勒打馬上前,指著燃燒中的屍首高聲道:「此人亂天下,吾為天下報之,故燒其屍骨以告天地!」

石勒直直地看向趙含章,見她臉上不見晉軍官民臉上的悲憤,只有淡然,便嘴角一翹道:「趙將軍,司馬越與你有大仇,我為你報之,你不該謝我嗎?」

趙含章淡漠地註視著被大火吞噬的東海王,目光上移落在石勒的臉上,「石將軍,你不用在天下人面前挑撥離間,我和東海王的仇是私仇,我便是要報仇,也用不著你代勞,何況,你現在擄走的是我大晉的官兵和百姓,此乃國仇。」

她的目光越過石勒落在他身後的數萬官民身上,槍擡起指著他道:「將人留下,我讓你們走。」

石勒冷笑,「趙將軍以為憑你這些人能留下我?」

趙含章便高聲道:「我有兩萬兵馬,現在又有十萬晉軍,甚至還有五萬在你身後,倒是石將軍,你拿什麼與我鬥呢?」

石勒不由譏笑出聲,指著身後那些軟倒在地的大官小兵,「趙將軍說的是他們這群軟腳羊嗎?」

趙含章大吼一聲,「對!」

「就是他們!」趙含章高聲道:「世間男兒,誰無血性?連女郎都知道反抗,你們懼甚?如今身家性命都握在石勒手中,既然都是死,為何不再拼一把!」

「他連大王的屍首都不肯放過,又怎會放過你們這些活著的人?」

石勒見晉人躁動起來,便知道他們被鼓動了,當即就讓人拉出一個雙腳發軟的官員來,長劍橫在他的脖子上道:「你可願降我?」

官員臉色慘白的道:「願!」

「好!」石勒暢快地應了一聲,道:「那你就告訴他們,你為何願降我,說實話!」

官員察覺到脖子上的生疼,知道劍刃劃破了他的脖子,他再不敢怠慢,連忙道:「因為跟著她一定會被殺死,但降了將軍卻可以活命。」

石勒便哈哈大笑起來,和身後被卷過來的晉國官民道:「不錯,只要爾等降了我,我便讓爾等活命。」

被重點看守的王衍見狀狠狠地閉上了眼睛,錯失良機矣。

在石勒身後的不少晉國官兵都冷下心來,他們不想死,想法才在心中升起,趙含章便冷笑一聲,伸手道:「弓來。」

親兵就將一把弓奉上,趙含章抽箭搭弓,石勒見她拿弓箭瞄準他,不由冷笑一聲,等著她射過來。

誰知箭突然往下一壓,急射而出,噗的一聲紮入地上晉官的脖子。

對方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倒下。

趙含章吼道:「亂我軍心者,該殺!」

「兒郎們,將我晉國百姓搶過來,絕不使其為奴!」

「吼,吼——」

趙含章一踢馬肚子便帶著人殺將過去,北宮純緊隨其後,身後的晉軍被趙家軍和西涼軍的血氣一沖,也戰意勃發,舉著手中的刀劍便跟著沖上去。

石勒大吼一聲,迎著趙含章變殺去。

倆人面對面,不過片刻便過招七八招,趙含章這兩年長進了不少,石勒同樣進步,倆人依舊打得不相上下。

而在羯胡的包圍圈中,被卷過來,真正手無縛雞之力的晉人官民冷汗淋漓,既怕石勒的人刀槍無眼戳中他們,也怕趙家軍的亂箭傷到他們,因此兩邊一交戰他們就胡亂跑,想要跑出去。

石勒大軍一見,順手就一劃拉,將要跑的人給砍了,晉人官民本就被下了武器,此時除了雙手再無可抵抗的東西,驚懼之下,只能又蹲回地上。

趙含章帶著人和石勒殺得難分難解,一時顧及不到他們。

王四娘扶著王惠風避過混亂的人群往外跑,結果混亂中被人一推,她一下撲倒在地,連帶著王惠風也倒在了地上。

王惠風一擡頭, 看到只要往外跑的,皆被胡人所殺,一時臉色發白,推著王四娘起身,「快去父親身邊。」

王衍是大官,也是大名士,石勒不會殺他,四娘跟著他還有活路。

王四娘卻不願,拉著王惠風一個勁兒的朝外跑,「阿姐,我們去找三娘,她定會救我們的。我不願和父親一樣委身於胡人。」

王惠風一聽,拉著王四娘便往外跑。

趙含章長槍朝著他脖子一刺,迅如閃電,但石勒還是偏頭躲過,他大刀狠狠地往前一掃,趙含章後仰躲過。

石勒卷來的晉人軍民是散了膽氣,只能被胡人驅趕著往前跑,但趙含章身後的晉軍卻被激起了鬥誌。

石勒見狀,知道他們再拖延下去只會輸,當機立斷讓人卷著抓來的晉國官兵離開,他則帶人斷後。

一片混戰中,王四娘和王惠風被石勒大軍挾裹著離開,就差那麼一點兒,她們就能進入戰場,碰到趙家軍了。

王四娘一邊被人推擠著往前走,一邊忍不住回頭,沖著趙含章的方向大喊,「三娘,三娘——」

趙含章似乎聽到了,一槍將一羯胡兵從馬上刺下,一邊扭頭沖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王四娘大喊,「三娘救我——」

趙含章只來得及看一眼,便有不少羯胡殺過來,她立即回神,擡搶擋住。

石勒的大軍退得迅速,他又親自帶人斷後,趙含章和北宮純只搶下不到萬人,其余人,尤其是大晉的大官和世家家眷等都被他卷走,根本救不下來。

北宮純看到這麼多漢臣和漢民被石勒卷走,心中不服,帶著人就要追去。

趙含章伸槍攔住,「別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