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民心

黑暗中,陳二郎一手抱緊懷中的行李,一手拖著受傷的陳二娘前行,結果因為看不見,他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絆了一下,也啪嘰一聲倒在了地上。

陳二娘被這麼一砸,反倒清醒了一些,她艱難的爬起來,抹黑去摸她二兄,結果不小心摸到一個小小的腿,她嚇得瞬間收回手,驚叫一聲。

陳二郎就摸出火折子,顫顫巍巍的劃出火來,兄妹兩個這才看清地上倒著一個孩子,翻過來一看,臉色慘白,人已經沒氣了。

陳二娘忍不住哭出聲來,撲進陳二郎懷裏,「二兄,二兄,阿父和大兄他們呢?」

「沒事,沒事,」陳二郎抱著她往後退了兩步,離那孩子遠了點兒,但想到現在活人可比死人可怕多了,他就又不動了,「等天亮我們就去找他們,當時我錯眼看著,他們似乎往北邊跑了。」

但這是亂世,一旦走散,有可能一輩子都見不著了。

陳二娘也是經歷過戰亂的人,自然知道這有多可怕,再重聚的希望多渺茫。

她緊緊地靠在二兄懷裏,淚簌簌而落,「二兄,我們決不能再走散了,不然,我必活不下去。」

「好好,我們不會走散的,你緊跟著我。」

兄妹倆跑了半天,這一天對他們來說是很恐怖的一件事,先是牛受驚狂奔,將他們和行李從車上顛下來,然後是附近一同逃命的難民們爭搶他們的行李,一家人瞬間被人群淹沒,下人離散,家人也在逃命的時候走散了。

此時一停下,兄妹兩個就再也不想動彈了。

陳二郎就抱著妹妹呆呆地坐著,他的理智告訴他,他還得站起來繼續跑,趁著匈奴人夜裏休息,跑得越遠越好,不然天一亮,對方有馬,很快就能追上他們;

但感知上,他覺得他已經走不動了,他此時連手指都不想動一下,更不要說繼續逃命了。

「二兄,今日亂糟糟的,你聽見他們喊什麼了嗎?」

陳二郎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後道:「他們在唱歌謠,西涼軍的歌謠,好像是北宮將軍來救我們了。」

陳二郎嘆息一聲,搖頭道:「北宮將軍雖然厲害,但他人少,又要去救東海王,只怕顧不上我們,所以我們還是逃命吧。」

「往哪兒逃呢?」陳二娘道:「東海王手握這麼多大軍都打不過匈奴,我們跟著他遷移去東海郡,他真的能護住我們嗎?」

陳二郎沒說話。

「也不知道阿父和大兄他們會去何處。」

陳二郎繼續沈默。

「二兄,不然我們去豫州吧,聽聞豫州有趙三娘在,要安定許多。」陳二娘道:「先去豫州,待我們安定下來再托人尋找阿父和阿兄。」

「趙三娘?」陳二郎坐直了一些,眼睛閃閃發亮,「先前太過混亂和嘈雜,我聽不太清楚,似乎聽到有人喊豫州趙家軍來了援軍。」

「豫州趙家軍,那不就是趙三娘趙含章嗎?」

陳二娘立即連連點頭,想到黑夜中兄長看不到,便應道:「就是她,我隱約中似乎也聽到了,我,我還以為是做夢呢。」

「一定是她,既如此,不必去豫州,我們當下就能去投奔。」陳二郎興奮地道:「我們家和趙家也有些交情,當初你和阿父不就是她的部曲送回來的嗎?阿父還替她買了一批糧草呢。」

陳二娘應了一聲。

「待天一亮我們就去投奔。」

兄妹兩個就靜靜地躺在曠野中等到夜晚過去,他們並不敢睡熟,黑暗中,還時不時的有人走過,他們甚至能感覺到也有人在他們附近停留過夜。

晚上在曠野中行走其實也挺危險的,那些田地高低不平,總是會摔跤,摔得狠了,人可能就爬不起來了。

天微微亮時,陳二郎就睜開了眼睛,四處一看,才發現他們並沒有跑出很遠,而四周都是躺倒的人,有真的再也醒不來的,更多的是和他一樣跑累了躺倒在地的。

陳二郎一言不發,搖醒陳二娘,找到方向後拉了她便走。

有人醒來看見,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兄臺怎麼往回走?」

陳二郎頓了一下便道:「我等要去投奔豫州趙含章。」

地上躺著的人一一爬起來,足有百十來個,當中有人眼睛大亮,「趙含章?早聽說豫州安定,不知是真是假。」

「應該是真的,聽說那邊有賑濟糧,不鬧饑荒。」

洛陽饑荒嚴重,已經持續一年多了。

此話一出,大家都想跟著去,於是大家也不躺著了,就在晨曦中爬起身來,跟在陳二郎身後就走。

陳二郎和陳二娘沒能見到趙含章,但依舊順利的投奔了趙家軍。

汲淵做主收編,聽到底下的人說當中有趙家的熟人,還親自見了一下陳二郎和陳二娘。

對於隔了一條街的鄰居,汲淵也是認識陳家的,嗯,認識陳老爺,所以他直接把倆人收下,並提拔上來。

收攏了這麼多亂兵,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只要認字和識數,他來者不拒。

趙含章和傅庭涵北宮純則出兵去援助依舊被圍的東海王了。

此時他們還不知道東海王死了。

趙含章覺得,他出走提前了兩年,雖然被圍也提前了兩年,看著似乎沒有變,但人的身體健康狀況可能變化不大,所以覺得他應該還不至於病死。

不過他的確拉胯,手握二十多萬人竟然能把仗打成這樣,難怪這兩年讓茍晞和匈奴輪流壓著打。

不過,他們很快就知道了。

因為石勒士氣高漲,天一亮就發出了總攻,趙含章他們路上被匈奴阻攔,還沒來得及殺到前面去,石勒就攻破了防線,不僅把包括王衍在內的一眾官員官眷全都抓了,還一路推到中帳,把東海王的棺槨給拖了出來。

趙含章他們堪堪殺到前面,正好與他們對峙。

石勒看到她,當即就道:「趙含章,枉我稱你為英雄,今日難道你要為此亂臣賊子與我為敵嗎?」

剩余的晉軍跟在趙含章身後,手握兵器發顫的盯著石勒看。

趙含章目光掃過他們,然後與石勒對視,「東海王已死,死者為大,你何故辱我大晉王爺呢?」

石勒冷笑一聲,當即讓人掀翻棺槨,裏面盛裝的東海王從棺槨中翻出來,形容狼狽。

晉軍將士一看,皆怒目視之。

趙含章卻穩坐馬上,繼續道:「還請石將軍手下留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

1 人评论 TO "第484章 民心"

  1. 回覆

    匿名訪客

    2022/09/10 02:46:11

    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