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救民

這是流行於京師的歌謠,唱的就是北宮純的這一支西涼鐵騎。

雖然大晉的皇帝和重臣沒有給予北宮純應得的榮耀,但百姓們給了他。

在他第一次救洛陽之後,京中便開始有此歌謠流傳,等到他第二次救下洛陽,此歌謠更是成為童謠,京城中的孩子都爭相傳唱。

因而此歌謠一出,混亂奔逃的百姓慢慢安靜下來,抽空回頭看了一眼,就是這一眼,他們看到兩面旗幟被風吹得獵獵作響,從他們身後飛過,向著那一片黃塵殺去。

「涼州大馬,橫行天下。涼州鴟苕,寇賊消;鴟苕翩翩,怖殺人!」一人傳著一人,大家都唱起來,一邊唱,一邊跟著人群跑,心裏不是那麼恐懼了。

正在此時,傅庭涵帶著五十多騎飛奔而來,當中有人拿起槍桿,上面綁了一件青色的衣裳。

傅安從傅庭涵身後上前,一邊和舉著槍桿的人順著官道跑,一邊大聲喊道:「豫州趙家軍來援,所有人都跟著旗幟跑,有序退出戰場!豫州趙家軍來援,所有……」

來回跑了兩圈,聽到這話的人都扭頭看過來,傅安就帶著舉著槍桿的人向南跑去,百姓們猶豫了一下,扭頭看一眼不遠處正殺在一處的兩支隊伍,渾身一顫,還是跟著旗幟跑了……

傅安大喜,快馬跑回來道:「大郎君,有用!」

傅庭涵點了點頭,對剩下的人道:「將你們的旗幟都揚起來,一旗只引兩千人左右,按照我給你們規劃好的路線跑!」

「是!」

烏月被她爹抱在懷裏,顛得一上一下的,她趴在父親的肩膀正好看到後面大量朝另一個方向跑的人,而且後面有好多馬呀。

她扯了扯父親的頭發。

烏厚一手抱著女兒埋頭跑,一手還拉扯著妻子,頭發被扯疼了就大聲嚷,「月月,別怕,等跑過這一陣就好了!」

一旁的妻子則是淚流滿面,艱難的邁著腿跟上,她已經跑了很久,也不知踩到了什麼,一個不穩摔在地上,她立時哭出聲來,推著烏厚道:「別管我,你們快跑,快跑!」

「阿爹,他們在跑……」

烏厚紅著眼睛擡起頭看向後面,就見漫天塵土中,有人橫斷攔住了沖他們殺來的匈奴兵。

而本來落在他們後面的人群不知何時呼啦啦的朝另一處跑去,前面似乎還有騎兵引路。

烏厚呆住了,而就在他一呆之間,一支幾十騎的隊伍趕上來,有一騎壓低了速度,大聲喊道:「豫州趙家軍來援,所有人都跟著旗幟跑,有序退出戰場!」

其他騎則快馬超過他們往前面去了,不一會兒便有一樣的聲音傳來,人群中還有人唱起了歌謠,「涼州大馬,橫行天下。涼州鴟苕,寇賊消;鴟苕翩翩,怖殺人!」

於是聰明的百姓們瞬間明白了,「是豫州趙含章和西涼北宮純,兩位將軍來救我們了!」

沒有人猶豫,腳步一轉,跟著那舉著青灰色衣裳的騎兵就跑……

曠野之中,本來只有官道上有連綿不絕的人群,而現在,他們四散開來,大約二三千人為一隊,從官道上離開,如同大樹的根莖一樣向著各個方向延展而去。

趙含章和北宮純並沒有擠在一起,一越過官道便兵分兩路殺入匈奴軍中。

王璋兇狠卻謹慎,他本來比趙含章他們更靠近這群晉民,不過是因為看到了對面的突然出現的軍隊,這才停住看情況。

也幸而這一停,讓晉民多了生機,他亦有了後退之路。

看到獵獵而來的趙家軍旗幟,他咬牙切齒,「竟是趙含章!」

再看到西涼軍的旗幟,他心中一寒,頓生退意,「北宮純怎麼會在這裏,他不是在長安嗎?」

可惜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也沒有時間,他的副將大聲道:「將軍,他們殺來了!」

王璋咬牙,最後還是下令,「迎敵!」

若是轉身就逃,不僅沒法和陛下交代,他們也會可能被北宮純追上,到時候可就沒士氣與之一戰了。

可北宮純的威名太盛,雖然王璋下令,但匈奴人心中依舊惴惴,被趙含章和北宮純的喊殺聲一激,心中更慌。

北宮純從東南側殺入,趙含章則從西南側,兩支隊伍如同利劍一般插入,王璋才和北宮純交上手就後悔了,只能先行抵擋一撥,在趙含章和北宮純沖殺出去後立即道:「退!」

趙含章立即高聲道:「隨我走!」

她沒有再進入隊列沖殺,而是領著隊伍快馬越過王璋的隊伍,直接截斷他們的後路,和北宮純一前一後呈包圍之勢。

王璋看得吐血,知道再退不走。

他的親兵們緊緊護著他,大叫道:「將軍,我們護著您突出重圍!」

這不是趙含章和北宮純第一次合作,卻是趙家軍和西涼軍第一次這樣親密的合作,但有默契的主帥在,底下的士兵也默契,一前一後留下了大半匈奴兵,還有部分人突出重圍殺了出去。

北宮純擡手握拳,止住要追趕的將士們,沈聲道:「我們的目的是救人,窮寇莫追!」

趙含章也勒住了馬。

北宮純扭頭看了一眼她,問道:「將軍,王璋跑了,要追他嗎?」

「不追,」趙含章勒轉馬頭,「走,去前面。」

官道上走了不少百姓,他們都散入荒野之中,空出了道路,趙含章他們疾馳而往。

傅庭涵他們那裏也遇到了阻力,綴在後面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傅庭涵一招呼他們就跟著跑了。

但到了中段,這裏是軍民混雜,甚至士兵比一般的百姓要略多一些,他們只聽上差命令,對傅庭涵調兵的命令聽而不聞。

而前面,石勒早和晉軍打起來了,他們有些混亂,恰在此時,有一支匈奴軍朝著他們這裏殺來。

傅庭涵只看了一眼便道:「他們是想將你們沖擊開,還不快朝南移動,你們這麼多人擠在一起,對面亂箭齊發,誰也躲不過。」

然而沒人聽傅庭涵的,倒是有百姓從人群中擠出來,拖著行李跟他跑了。

傅庭涵無奈,說服不了他們,便帶著願意跟著他走的百姓離開,才跑出一段,匈奴軍已經沖殺過來,果然是以逸待勞,直接射箭,擠在一起的晉兵立刻死傷無數。

馬蹄聲響起,傅庭涵循聲看去,看到趙含章和北宮純領兵殺來,大喜,立即伸手給他們指了方向。

趙含章從他身邊越過,只來得及留下一句話,「躲遠一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