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離京出走

沒有兩萬人了,甚至都不足一萬。

傅中書帶回兩萬人後,東海王一直克扣這部分的軍糧,加上各種威脅和誘惑,人跑了不少。

傅中書倒是有心練兵整肅,但國庫都掌握在東海王手中,他們這兩萬人從他手上拿不到一文錢。

所以這兩萬兵馬只能他們自己養。

傅祗為此變賣了不少家產,連皇帝也節衣縮食的養著他們,但兩萬人是那麼好養的?

倆人都不是擅經營的人,不到半年的時間,這兩萬人便跑了不少,加上東海王時不時的和他們發生一些小沖突,損失就更大了。

到現在,他們只剩下不到一萬的人了。

而這一次,東海王離開,那是把國庫都搬幹凈了才走的。

皇帝看著空蕩蕩的庫房,只覺得眼前發暈。

願意留下來陪同皇帝的人不多,但依舊留下來不少,這些人都是東海王留下來看住皇帝的。

他雖然把兵馬都帶走了,卻沒有帶走所有的臣屬,他打的什麼主意,路人皆知。

傅中書頭發已蒼白,他走到皇帝身邊,躬身道:「陛下,我們遷都吧,洛陽饑荒,再留下去,別說我們這八千將士,就是陛下這裏也難供應飲食了。」

「不可,陛下此時若棄洛陽而去,豈不失民心?」

「你閉嘴!」傅中書終於忍不住怒火,指著他們的鼻子罵起來,「你們想將皇帝困死在洛陽,好成全東海王稱帝之心是不是?」

「你休得胡說,東海王從未有此反叛之心,倒是茍晞狼子野心。」

「還有你那兒媳,趙含章獨占豫州,沒有朝廷冊封就敢在豫州內任免官員,傅中書,你敢說這裏面沒有你的授意嗎?」

傅中書氣得不輕,回頭和皇帝道:「陛下,不能猶豫了,我們糧草所剩不多,再不走,恐怕真的走不掉了。」

「而且東海王此次出走帶走了近三十萬人,劉淵一旦探知,一定會出兵,到時洛陽沒有屏障,沒有守軍,必死無疑啊。」

皇帝渾身一寒,這才想起這事來,連忙道:「快,快收拾東西,我們即刻遷都。」

說是即刻,但並沒有這麼快,他們要帶著妃嬪宮人,還要帶上被遺留下來的官員家眷,收拾東西就需要兩三天的時間。

更不要說這其中還有許多人不願遷都,所以百般阻攔,等他們終於收拾好東西可以出城時,已經是五天後的事了。

而此時,東海王帶人出走的事也終於傳遍天下,不僅在平陽的劉淵知道了,在陳縣的趙含章也知道了。

趙含章一聽到這個消息就渾身一寒,叫道:「糟糕,劉淵肯定要出兵!」

汲淵:「女郎要去救陛下嗎?」

「不,不是皇帝,是東海王。」

汲淵以為他聽錯了,掏了掏耳朵問,「您要去救東海王?」

「是去救和東海王一起出走的三十萬兵民,」趙含章扭頭下令道:「將各位將軍和屬官請來。」

範穎應下,轉身而去。

汲淵眉頭緊皺,「他有二十多萬人呢,劉淵便是派出大軍,一時也拿他們沒辦法,現在最危險的不是皇帝嗎?」

「他獨困洛陽,一旦匈奴出大軍,洛陽毫無抵抗之力。」

趙含章當然知道,皇帝危險,但東海王也危險,歷史上,跟著東海王離開的二十多萬兵民全部被坑殺,然後洛陽才陷落。

等所有將軍和屬官到來,聽到趙含章要出兵去救東海王,一時有些懵,「使君,我們與東海王不睦,真的要去救他嗎?」

趙含章一臉嚴肅的點頭,「自然,他帶走大晉大半官員和財物,還有二十萬兵民,我們不是要救他,而是救朝廷。」

她一臉正直地道:「點兵,我們先去救東海王一行人,再繞去洛陽。」

眾將表示反對,「使君,東海王手上有二十多萬人,劉淵未必會向他出兵,便是出兵,他有這麼多兵馬在手,也不懼,不如先去洛陽救皇帝。」

他們覺得皇帝更危險,而且「使君若能把陛下迎來豫州,那將來天下還不是唯使君命令是從?」

趙含章瞥了他們一眼,然後和晉室一樣陷入無休止的內鬥中嗎?

當然,她不能這麼說,而是義正嚴詞道:「我等是陛下之民,自然只聽陛下號令,休得胡說。」

見大家都反對去救東海王,她只能露出一點兒道:「陛下現在洛陽城中有兵士保護,劉淵出兵一時還打不到那裏,但東海王帶走的二十多萬兵民卻是無根無著。」

她道:「陛下自然重要,但天下萬民更重要。」

眾將:……鬧了半天,你是想要東海王的人啊?

眾人無言,老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勸告道:「百姓可時時而得,當務之急還是應該保護陛下。」

北宮純卻和趙含章一樣的想法,「百姓亦重要,那二十多萬兵民要是落在匈奴人手中,只怕會被坑殺,陛下一時無礙,可先救民,再救陛下。」

「還未曾可知劉淵會對東海王出兵否,且出兵,東海王未必就會輸。」

趙含章:「出走之人,意氣低懶,更不要說戰意,東海王對匈奴一退再退,他遇不上還好,一旦遇上劉淵大軍,必死不已。」

趙含章直接一言堂,「此事我已定,立即點兵,前往管城!」

探子回報,現在東海王一行人是在管城。

眾人對視一眼,只能低頭應下。

汲淵一直靜靜地聽著,等趙含章離開,他立即去追她,還扯上了傅庭涵。

「女郎此去管城可是為了報仇嗎?」

趙含章腳步一頓,回頭看向汲淵,微笑道:「先生何出此言呢,我是去救人的。」

汲淵嘆息道:「在我面前女郎就不必假裝了,當年老主公之死,東海王便是罪魁,去救那二十多萬軍民是假,報老主公的仇是真吧?」

趙含章臉上的笑容便收起來,靜靜地看著汲淵。

汲淵道:「女郎,東海王手上有二十多萬人,跟在他們後面出城的百姓又有近十萬人,也就是說,他就是打光了二十萬,還能就地征招十萬兵馬,女郎就打算帶著這兩萬人去和他們硬拼?」

趙含章:「先生,我在您心裏就如此意氣用事嗎?」

她一臉嚴肅的道:「我是真的是去救人的,當然了,要是能有機會殺了東海王替祖父報仇,我也不會手軟。」

汲淵:……更難相信她了。

他便拉了拉傅庭涵,「大郎君,您勸一勸女郎吧。」

傅庭涵則是看了一眼趙含章後道:「她是說真的。」

汲淵:……你醒一醒,不要女郎說什麼你都相信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