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有趣

趙含章忙下去將人扶起來,道:「北宮將軍不必憂慮,此事我自會解決,你且安心住下。」

傅庭涵剛喝了兩杯酒,此時酒氣上湧,有些醉意,他就撐著腦袋看著她收買人心。

不過,這的確是她的真心話,趙含章還真沒把南陽王放在心上。

那就是個草包。

但他畢竟背靠東海王,所以趙含章還是要在意一些的,接風宴一過,她就叫來耿榮,「你還是得去長安一趟,不過這次不用帶太多金銀過去,去琉璃坊裏選幾樣別致好看的琉璃,給南陽王送去。」

她道:「就說北宮純於我和豫州有大恩,涼州有事,我呢,幫不上涼州的忙,也就能照顧一下北宮將軍,所以才把人請到豫州來做客的,還請南陽王諒解。」

耿榮就明白了,「使君要不要手書一封?」

趙含章想了想後點頭道:「也好。」

趙含章轉身就去找汲淵寫信。

汲淵想了想後道:「這封信我來替女郎寫,明日女郎抄一遍就行。」

他道:「我們的確該給南陽王寫一封信,唉,南陽王為東海王之弟,您已經和東海王鬧僵,若能通過他緩和一下和東海王的關系也好。」

趙含章問道:「茍晞回兗州了?」

「是,已經開始春耕了。」

趙含章點頭:「再過兩日就是招賢考,又逢春耕,讓邊軍謹慎些,加強巡邏,雖然我不覺得東海王和茍晞會在這時節動手,但誰知會不會有人腦殘呢?」

汲淵:「……是。」

茍晞沒想這時候動手,兗州也誤了兩年的農時,再打,那境內的土匪就更多了。

而且,他暫時不想和趙含章為敵。

但在北宮純投奔趙含章的消息傳來時,他還是沒忍住焦躁起來。

茍純更加,直接發火道:「阿兄,我早說了,那趙含章狼子野心,不能輕易放過,您就是不聽我的,現在好了,她得了北宮純,又收服豫州六郡國,將來恐怕更難對付。」

「豫州就在兗州邊上,若她攻打我們兗州怎麼辦?」

茍晞對自己還是很有自信的,「她雖聰慧,但在戰場上還打不過我。」

「話雖如此,但邊上不是還有東海王嗎?」

說起東海王,茍晞心情便不好,一開始他和東海王關系還是可以的,倆人甚至稱得上朋友。

但東海王就因為奸人進了一句讒言就疑心他,要將他從兗州趕到青州。

對,沒錯,茍晞現在號稱是兗州刺史,但他和趙含章一樣,在朝廷那裏其實是沒這個官職的。

東海王騷操作,自己封自己為兗州牧,統領兗州,然後把茍晞封為青州刺史,想讓他去青州。

誰料到茍晞根本不去青州上任,直接霸占了兗州,帶領著兗州上下官員脫離了東海王的控製,然後和皇帝進言,讓皇帝遷都。

茍晞問道:「陛下還未下定決心遷都嗎?」

「聽說他很是心動,正讓傅中書籌備糧草呢,阿兄,我們要不要再推一把。」

「哼,將皇帝籌措糧草要遷都的事告知東海王,再告訴他,皇帝又與我密詔要討伐他。」

茍純楞了一下後應下,「是,我這就去。」

茍晞捏了捏自己的拇指,眉眼皆含著冷意,只要皇帝和洛陽在他手中,他何懼之有呢?

別說趙含章,東海王他也是不怕的。

趙含章不知道這些,她主持了豫州第一屆招賢考試,這一次參考人數之多,涉及的知識範圍是定品宴遠遠比不上的。

所用的試卷是趙含章、傅庭涵、汲淵、趙銘等人一起出題後選擇的,囊括了常見的經史子集,算術,文書謄寫格式等。

除此外,便是策論了。

這一次出了兩個策論題目,一是對現在天下大勢的看法,求解之法;二則是對於儒、道、法三家治國方略的看法。

兩個題目都很大,汲淵對於這兩個題目很是心驚膽戰,和趙含章道:「便是我也難以回答這兩個問題,女郎想要得到一個怎樣的答案呢?」

趙含章道:「我也不知。」

她道:「我並沒有固定的答案,不過是想聽一聽大家的看法,我心中也迷茫得很。」

汲淵一臉不相信的看著她。

趙含章嘆息,「先生,我說的分明是實話,您怎能不信我呢?」

汲淵起身道:「淵去閱卷了。」

「去吧,去吧。」趙含章也在閱卷,取才可是大事,輕忽不得。

傅庭涵卷子閱得最快,他目前只看算術的卷子,一眼掃過便知道對錯,一旁的閱卷官才開始第一題,他已經拿著朱筆將一張卷子點完,直接給出評分。

閱卷官不由偏頭看了一眼,忙指了一處道:「大公子,這答案雖是對的,但這過程似乎從未見過。」

「只是換了一個計算方式而已,也是對的,」傅庭涵將卷子放到一旁,見他們改得這麼艱難,就道:「放著我來吧,你們去改他們默寫的經史子集就好。」

閱卷官們對視一眼,應下,去批閱另一邊的卷子。

卷子都被糊名了,又是第一次考試,師生們都沒有經驗,所以暫時沒有作弊的可能,這一次招賢考非常的幹凈。

也是因為第一次,考生們沒有經驗,五花八門的卷子都有,各種答案看得趙含章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每天的閱卷都是快樂的源泉。

汲淵卻是被一些卷子給氣得不輕,完全不明白女郎到底是怎麼修養的這般心性,竟然還能笑出來。

趙含章不在意的道:「第一次嘛,大家都沒有經驗,先生覺得他們答得不好,落了他們的卷子就是,讓他們明年再考。」

汲淵哼哼起來,「只是浪費我等的時間。」

趙含章卻不覺得,她翻出一張被汲淵丟在一旁的卷子樂道:「我卻覺得其中有些卷子寫得甚是有趣,比如這張,明目張膽的寫要對我用美男計,還說女子當政必不長久,因為女子多有心軟的毛病。」

「可真是奇怪,他在這裏面又寫女子善妒,狠毒起來猶如黃蜂尾後針,這正也是他,負也是他,這叫我如何是好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