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投奔

黃安低下頭小聲道:「聽說是別駕麹晁和長安報的信。」

北宮純就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臉色薄怒,「我早說過,麹晁此人心胸狹窄,自私自利,主公早應該殺了他。」

黃安等他發完火便問道:「將軍,我們怎麼辦,是繼續留在長安等消息,還是繼續去豫州?」

這時候離開,北宮純心裏也不安呀,於是他準備留下。

他眼中發狠,「若他們真要害主公,我們便是沖關也要回涼州。」

他不敢沖關,一是為了所帶的兄弟,二就是因為張軌,他不能陷張軌於不義。

但張軌要是被罷免,那還不如沖關,反了就反了吧。

北宮純正發狠,還沒來得及進行下一步,涼州刺史府治中楊淡快馬趕到了長安,他沒找北宮純,直接去找南陽王,當著他的面直接一刀把自己的耳朵割了下來放在盤子上奉給南陽王,上告道:「大王,張刺史是遭人陷害,他雖生病,但並不嚴重,近日還可處理政務,怎麼就到更換刺史的地步了?」

又道:「張刺史勤政愛民,涼州百姓皆視之為父母,其對上忠貞,朝廷幾次遇難,他皆傾其所有相助,朝廷若因他一場小病便要更換刺史,豈不是讓天下忠臣寒心嗎?」

南陽王被他的舉動嚇到,臉色有些發白,他的幕僚也道:「王爺,涼州一治中都如此剛硬,真換掉張軌,只怕涼州軍會躁動,鮮卑本就對我中原虎視眈眈,一旦少了涼州軍牽製,長安就要直面鮮卑威脅了。」

「不如勸阻朝廷,暫不換刺史,讓他們自己鬥去,誰贏了,再封誰就是。」

南陽王一想也是,於是勉強和緩了臉色和楊淡道:「楊治中請起,此事我知道了,這就上書朝廷。」

他嘆氣道:「實未想到其中有這麼多內情,竟讓張公被奸人所害,我一定上報朝廷,給張公一個交代。」

楊淡這才松了一口氣,然後頂著血淋淋的半張臉下去包紮。

北宮純知道後,立即去見他。

楊淡已經把耳朵包起來,正面色蒼白的靠在床上,看到北宮純便眼眶一紅,立即要起身行禮。

北宮純快走兩步按住他,也很難受,「你,何至於此呢?」

楊淡抿嘴道:「涼州危急,不出此策,能不能見到南陽王都不一定,更不要說勸誡他了。」

北宮純忙問,「主公身體如何?」

楊淡道:「已經好轉,之前急病,躺在床上一動不能動,但他意誌堅定,加之醫者用藥得當,現金已能下地。」

他臉有薄怒,「使君雖病,但涼州事務有公子在,並未出錯,偏麹晁背叛使君,聯合外人誣陷。」

「好轉就好,朝廷還需要涼州抵擋鮮卑,斷不敢狠得罪涼州軍的。」

楊淡摸了摸頭上的紗布,微微頷首,他也是這麼想的。

再看北宮純,他便有些傷感,一時沈默。

北宮純也沈默下來,涼州現在如此艱難,他怎好提回西涼的事?

楊淡更是不好開口,他自然知道北宮純一直在尋找回西涼的途徑,使君在病倒前也在想辦法,但現在西涼處境艱難,不好再和朝廷鬧僵,根本就開不了口。

北宮純一腔忠心,西涼只怕不能回報。

倆人相對沈默,北宮純便知道了楊淡和西涼的難處,楊淡也了悟北宮純的體貼,倆人目光碰上,北宮純強笑一聲,起身道:「你受傷不好再奔波,先休息吧,我得回軍營看看那群皮小子了。」

楊淡艱澀的應了一聲,眼見著北宮純要走出門,他忙叫住道:「將軍,長安不是久居之地,可,可尋他處暫時棲居。」

北宮純背對著楊淡,眼眶通紅,他強壓住眼淚,卻沒忍住更咽出聲,「好。」

說罷,他大踏步離開。

楊淡眼淚刷的一下落下,心痛不已。

黃安等在驛館外面,見北宮純沈著臉大步走來,忙小跑上前,「將軍,楊治中怎麼樣了?」

「無事,」北宮純上馬,帶著黃安回府,進府後便道:「準備,準備,待楊治中一走,我們就去豫州。」

黃安一楞,問道:「為何是去豫州,我們不能和楊治中回涼州嗎?」

北宮純搖頭,「南陽王已經答應不更換涼州刺史,但他們沒有處置陷害主公的人,顯然是想坐山觀虎鬥,這時候他們不可能放我們回去。」

有北宮純在手,張軌會更加如虎添翼,不管是長安和洛陽,還是涼州那邊的張軌反對派,都會竭力阻止他回去。

而張軌現在自顧不暇,顯然不能幫助他,歸途無期……

長安的確不是久居之地,除了這裏,北宮純把這兩年走過的地方一算,也就趙含章還能投奔,不然他就只能帶著西涼軍落草為寇去了。

這……絕對是不可以的!

歷史上的北宮純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最後才不得不投降了劉聰,但現在,他有了第二個選擇。

楊淡擔心涼州的局勢,雖然割掉了一只耳朵,但也只休息兩天便啟程離開。

他前腳一走,北宮純後腳就帶著人出城,美其名曰征集糧草,然後帶著西涼軍一路朝著豫州狂奔,走了。

和他同行的伍二郎激動得臉色通紅,提前一步派護衛回去通知趙含章。

一行人剛出長安沒多久就遇上帶錢和禮物來的耿榮。

聽說耿榮帶錢來長安是為他打通關系出關,北宮純連日來積攢的憤懣一消,他楞楞地看著耿榮,問道:「趙將軍說要為我打點出關?」

「是,」耿榮道:「我們使君說,天下少有不愛財之人,讓我們只管拿錢砸,總能為將軍砸出一條路來。」

北宮純楞了好一會兒,然後失笑起來,笑聲越來越大,最後仰天暢快的笑了一陣,「好!」

他大聲道:「她有心待我,我也必不負她,兒郎們,隨我去豫州建一番功業!」

西涼軍齊齊大吼一聲應下。

西涼軍一直覺得他們是被逼無奈才選擇了豫州,選擇了趙含章,但這一刻,他們頹喪之氣一消。

不能回西涼又如何?

他們在豫州,同樣可以建一番功業。

北宮純直接下令急行,「三日內到達豫州!」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