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不要辜負

趙銘瞥了她一眼,不以為意,「他現在可上戰場立戰果,還當了郡守,娶個媳婦怎麼了?」

「前者是自身的能力,後者是因為我的權勢,但娶媳婦是需要生理和心理成熟後才能做的事,」趙含章道:「就算略過心理這一關,您覺得十三歲的二郎能生下康健又長壽的孩子嗎?」

趙銘沈默了一下後道:「為家族計……」

「為家族,我也不會如此委屈二郎,」趙含章道:「不僅我家二郎,其他兄弟姐妹在我這兒也是一樣的,銘伯父,此事不必再提,您還是給洛陽多送些藥材去吧。」

讓趙仲輿保重身體多活幾年是正經。

趙銘深深地看了趙含章一會兒,最後緩緩地點頭。

趙銘道:「清明祭祖,你也回來吧,你上任豫州刺史是大事,正好可祭告祖先。」

趙含章想到趙濟,欣然應下。

見她笑容如此燦爛,趙銘卻忍不住心一沈,忍了忍,沒忍住,警告她道:「趙濟要是到了,你不可胡為。」

趙含章臉上的笑容就收斂了一些,「銘伯父,我是那樣的人嗎?」

趙銘就哼了一聲,然後道:「氣壞了族長,你便給二郎選個媳婦吧。」

趙含章這才收斂起來。

她沒有在西平久留,帶著人回到陳縣。

陳縣上下知道趙含章回來,皆是一片歡騰,雖然但是,他們覺得趙含章比汲淵更好相處一點兒。

汲淵對於趙含章此次出巡的結果很滿意,「比我預想的快很多。」

趙含章:「因為只巡視了汝南郡和南陽國。」

其實算是只巡視了南陽國而已。

「但因有南陽國這個前車之鑒,其他郡國都自動理順了。」汲淵溫和地道:「女郎選的這個雞極好呀。」

殺雞儆猴的效果非常明顯。

趙含章笑容頓了一下,她能告訴汲淵她並沒有特意挑選嗎?

就是想著從南陽國開始,從南往北巡視,一個郡一個郡的走過,最後正好巡回陳縣。

汲淵給趙含章遞了一個餅子,道:「各郡國選中的考生都正往陳縣來,女郎,這可是我豫州第一次招賢考,須得小心謹慎些。」

趙含章糾正道:「第二次。」

汲淵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道:「那一次可不算是豫州的,而是算汝南郡,才引來幾個人?」

他道:「考試的人倒是不少,但得用的也就那麼幾個,還不那麼趁手,這次來的人可不少,不僅豫州內各世家士族,還有不少鄉紳寒門也來參加。」

趙含章現在聲威不同以前,加上手上的地盤也大了,所以豫州內的人對她都很有信心,不問出身的招賢令一出,立即吸引來了不少人。

包括豫州外的士子。

汲淵道:「外四郡也派了人送名單過來,不過他們的名單有些問題。」

趙含章撕了一塊餅子丟嘴裏,問道:「什麼問題,沒考試,直接選定了人送過來?」

汲淵吃飽喝足,放下了筷子,頷首笑道:「女郎料事如神,正是如此。」

他問道:「這些人要怎麼處理?」

趙含章無意識的撕著餅子吃,沈思片刻後道:「不必區別對待,讓他們也參加考試。」

想到這次世家豪紳和寒門士子混在一起,趙含章放下餅道:「這次考試我們糊名。」

汲淵一楞,「糊名?」

「對,所有收上來的卷子將名字、籍貫、出身那一欄的信息糊上紙條,待批過卷子排好名次再將紙條去掉,如此方得一些公平。」趙含章道:「至於外四郡,如今我們還未能掌控,不必以這事與他們鬧僵,他們既然送了人來,得用的我們就用起來。」

「其中若有細作怎麼辦?」

趙含章道:「先生要是信不過他們,便打發他們到南陽國和汝南郡西部和南部做些小官,現在哪兒哪兒都缺人,各縣若有得用的縣令等官職,可以往上提一提。」

因為戰爭和朝廷權利爭鬥,豫州有些縣,十幾年不曾變動過,有多少官員被蹉跎了歲月,一直不曾升遷。

這些人也該動一動了,加上前不久掛印辭官潮空出來的官缺,豫州哪兒哪兒都缺人,趙含章根本不愁沒位置安頓他們。

「細作,」趙含章哼笑一聲,「以士人做細作,做到最後,誰知道他是細作,還是我的能臣呢?」

她道:「還有人疑慮李冰是細作呢,然而他對秦,對蜀地的功績,恐怕千百年後,世人都要贊頌的。」

汲淵:「天下有幾個李冰呢?」

不過他還是同意趙含章的看法,決定讓他們和其他人一起考試,若有人真的考過,到時候再選些遠離外四郡和軍事要地的地方給他們待著。

他們要是有才德能將地方治理好自然好,要是沒有才德,到時候更有借口處理掉他們。

這麼一想,汲淵便覺得趙含章的這個主意極妙,笑道:「還是女郎思慮周全。」

趙含章也這麼覺得,送來的人不要白不要,她還嫌棄來的人太少了呢。

「留意一些,那些來考試,最後卻沒有考過的,有些地方沒有官品,卻也急需人才。」

汲淵略一思量後道:「那些世家豪紳自然是看不上的,但寒門士子急待出頭,有的還囊中羞澀,或許會留在陳縣等待下一次招賢考,他們當中應該會有一些人心動。」

趙含章:「此事就交給先生了。」

趙含章吃完餅,飽了,她暢快的道:「還是在陳縣好啊,有先生在身側,我輕松了許多。」

汲淵也覺得趙含章回來後他輕松了許多,於是愉快的勾起嘴角,「能為女郎效力,是淵之榮幸。」

「走吧,先生不是說想看一下火藥嗎,我們先去看一下新建起來的作坊,然後再去試驗。」

汲淵落後趙含章一步往外走,笑道:「大郎君也不知從何處得來這麼些要緊的方子,我聽人說,那火藥爆起來就跟天雷一樣,甚是可怖。」

趙含章道:「誇大了,只是一管的話,聲響並沒有那麼大。」

汲淵道:「女郎以後可要好好地待大郎君,對了,女郎快要出孝了吧,那你們的婚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