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火藥

趙含章對春耕很看重,一再叮囑道:「這地都給你們開出來了,一定不能耽誤了春耕。」

平遜應下,見趙含章上馬楞了一下,「使君就要走了嗎?」

「我是路過,順道過來一看,你們忙吧。」

平遜只能惋惜的看著他們騎馬走遠,他還想讓趙含章進育善堂看看呢。

不過來日方長,育善堂剛建成沒幾日,此時還看不出成果來,待他們把田地侍弄好,學堂也弄好,孩子們學有所成,到時候使君再來便可看到他的功績了。

趙含章和傅庭涵今天出來是為了試驗炸藥的。

一行人進到山裏去,一座石頭山,魯陽城建造房子的石頭多從此處采集,不過現在不好開采了,所以他們換了一座山。

這座山荒廢下來,趙含章讓人圍住山,不讓閑人靠近,這才帶著傅庭涵過來試驗。

秋武拎了兩個木桶上來,放下後行禮,「女郎,大郎君,東西都拿來了。」

傅庭涵就打開木桶蓋子,裏面是一節節小兒胳膊那麼粗的竹節。

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來,示意趙含章看,「只是填充了火藥,我沒有試過,今天便來看一下效果,再來調配方子。」

他從桶底拿出一個盒子,打開,裏面是一卷線。

秋武看到這卷線就覺得手指疼,這線是他撚的,用的是紙,不是很大的紙條,包上一點點硝石粉,然後細細地卷起來,還要再刷上米漿後晾曬。

這一卷這麼長的線都是他撚出來的,秋武不明白他一個侍衛頭子為啥要幹這種事。

傅庭涵手還挺巧,輕巧的將線放進竹節裏,然後將竹節纏繞在一起。

秋武數了數,一共纏了十二個竹節。

傅庭涵看了看這座山,最後選了一塊大石頭的側下方放下竹節,然後就開始往外拉線。

拉出老遠,他這才剪斷線。

趙含章見他準備好,便吩咐道:「讓所有人後撤,遠離這座山,蹲著看好。」

秋武:「啊?」

趙含章瞥向他。

秋武立即應道:「是。」

他馬上讓士兵和護衛們退後。

見他們都退到安全地帶,傅庭涵這才拿出火折子,吹了一下,吹出火來便蹲下點燃引線。

引線呲的一聲響,然後就快速一路燃燒過去……

趙含章拉起傅庭涵便朝外小跑,跑出老遠就捂著耳朵蹲在了地上。

秋武幾個護衛看見,遲疑著摸了摸耳朵,正在捂還是不捂之間猶豫,突然一聲爆響,所有人的心臟都猛地一跳,秋武下意識的抽出劍來,心臟幾乎跳出來,一擡頭便震驚的看著遠處煙塵升天的石山。

「這……」

護衛和士兵們驚慌了一瞬,然後就和秋武一起瞪大眼睛看著那座發出巨響的石山。

等到煙塵散去,本來難以開采的石山塌了一腳,被炸開的石頭散落了一地。

趙含章很興奮,拉著傅庭涵就沖上去看。

見炸開的地方不小,被落石填滿,她滿意的點頭,「這個威力不小啊,是你用的配方好,還是因為用的量大?」

傅庭涵也看了看地上的石頭,也覺得威力過大,「再試一下,一會兒只用六個竹節試試看。」

趙含章點頭。

他們重新選擇爆破地點。

秋武半天緩不過神來,更不要說是其他護衛和士兵了,這個……好像有點兒厲害啊。

秋武開始亦步亦趨的跟在趙含章和傅庭涵身後,見傅庭涵又在綁線,不由放輕了聲音問,「大……大郎君,這東西是您做出來的?」

傅庭涵將線綁好,交給他,「你剛才已經看過怎樣點燃了,你現在可以試一下。」

秋武緊張的接過,傅庭涵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別害怕,這東西只要不是劇烈的碰撞和見火是不會爆炸的。」

秋武更緊張了。

難怪他們今早出門時大郎君讓他們小心護送桶裏的東西,那是得小心護送啊。

秋武小心翼翼地將火藥捧上山,放在傅庭涵選中的位置上,然後就放著線朝下走。

線自然不可能拉到山下去,剩下的山路崎嶇,並不好跑。

所以趙含章沒讓傅庭涵上前,自己上去點燃了引線。

見引線快速的往上燒,趙含章轉身便和秋武跳躍下山,倆人身形靈活,三五步便跳下山,然後跑出老遠,一蹦蹦到了之前挖好的溝壑裏。

她和秋武才落下,山上便砰的一聲巨響,傅庭涵心裏一直計算著時間,在她落下時擡手捂住她的耳朵。

他知道,她聽覺靈敏,巨大的響聲對他們來說都不舒服,何況於她呢。

秋武一直留意保護,見大郎君將他們女郎整個人抱進懷裏,捂著他們女郎的耳朵,自己則皺著眉頭,便乖乖的靠在溝壑裏,等著爆炸聲過去。

這一次爆炸的威力要小許多,但炸出來的石頭也不少。

趙含章看得很滿意,「看來這個配方很成功嘛,只是第一次試驗,完全不用修改的樣子。」

她好奇的問傅庭涵,「你平時對這個還有研究?」

見傅庭涵輕皺眉頭,便問,「怎麼,不能說嗎?」

傅庭涵眉頭舒展開來,搖頭道:「要是在以前,這個是要保密的,的確不能說,現在倒沒什麼了。」

他道:「我以前參與過軍工研究,主要是幫他們計算一些參數的,一些實驗室裏收著早期的兵工廠資料。因為是保密項目,有時候進去了就要好幾個月出不來,我閑著無聊,就把實驗室裏能看的資料都看了。」

那些東西算得上是歷史資料了,武器裝備都改進多少倍了,所以只做了解先輩艱難困苦奮鬥的作用,並不阻礙實驗室裏的人借閱。

「我記性不錯,就從裏面挑選了一個配方,只是初步一試,沒想到這麼成功。」

趙含章道:「畢竟是成熟的配方。」

傅庭涵點頭,這個研究是很省力的,因為該有的東西這個時代都有,並不需要很費力。

秋武興奮的跑過來,「女郎,大郎君,剩下的這六管炸嗎?」

傅庭涵略一沈思後道:「這個一管,兩管,三管的炸,正好都試驗一下他們的威力。」

秋武躍躍欲試,「女郎,這個太危險了,剩下的讓卑職來點引線吧。」

趙含章點頭,揮手道:「去吧,要小心。」

秋武興奮地應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