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壹舉三得

大家互相搶著鋤地,有的人搶不到工具,又等不及,就擼了袖子直接上手拔草。

趙含章在壹旁看得高興,點了點頭壹臉贊許,“不錯,不錯,傳出話去,就說這壹片是福地,在二月二之前,凡來這壹片鋤地的都可以得到神仙的祝福,今年必風調雨順,量食豐收。”

範穎都不思考原因和結果,直接大聲的應了壹聲“是”。

壹旁的官員們壹頭霧水,不知為何要費力傳這洋的話。

傅庭涵則是扭頭看了趙含章壹眼,這種營銷方式很像現代壹些寺廟道觀私下的宣傳啊。

見他看過來,趙含章便沖他眨了壹下眼,多好啊,壹舉三得,她省了再請人開荒的錢;育善堂裏的難民也不必那麼辛勞;來這裏的百姓心中有了寄托,也會更快樂的。

傅庭涵忍不住搖頭失笑。

趙含章放出的傳言很有用,其實都不必她怎麼宣傳,範穎只是派人出去開了壹個頭,今日慘加了儀式的人就自發的宣傳起來。

傳言好似乘了風壹洋的向四方散去,還有隔壁縣的人特地扛著鋤頭跑來,就是為了在育善堂附近鋤壹鋤頭。

當然,大老遠的來了,自然不能真的只鋤壹鋤頭,既然是為祈福,自然是鋤得越多,得到的服氣越多了,最好是鋤人家未曾鋤過的地,得到的祝福是最濃厚的。

於是圍繞著育善堂,四周的荒地和野地都被鋤了壹遍,甚至遠處有主人的地也被鋤了,直到二月二結束。

二月二,龍擡頭,第二天便開始浙浙瀝瀝的下雨,壹場雨過去,春風壹吹,第二天,被鋤過的地上便冒了細細地青草。

趙含章站在田邊,蹲下去抓了壹塊泥土,將其細細地碾碎,看著散落下來的灰色泥土,她松了壹口氣,“土質還好,荒了幾年,不至於太糟糕。”

傅庭涵道:“養上兩年就好了。”

趙含章嘆氣道:“只怕沒時間給我們養呢,今年到現在看著還算雨順,但不知接下來會如何。”

種地就是靠天吃飯的,別說現在,就是壹千多年以後,面對大自然的災禍,人類能做的事情也有限。

小的災禍還能通過手段客服,可壹旦遇上大範圍的災禍,那就只能承受。

管理育善堂的小官得知趙含章來這裏,連忙拎著袍子跑過來,喘著氣行禮,“不知使君駕臨,下官有失遠迎……”

趙含章揮了揮手,問道:“育善堂如何,他們住進去也有幾天時間了,可還這應?”

“遵照使君的吩咐,近來在整理做教學的幾個院子,又根據產生的壹些問題重新調整了壹下各院各房,雖有些小問題,但大家相處得還算和睦。”

這個小官叫平遜,是趙含章從壹個學堂裏挖過來的先生,他曾多次慘與定品宴,可惜他出身微末士族,才情又壹般,所以壹直落選。

落選到看歷年官員考核資料的傅庭涵多次在上面看到他的名字,寫資料的人很促狹,又存了取笑人的心思,每次定品宴的資料上都有,平遜再次落選。

看到的次數多了,傅庭涵就忍不住和趙含章說起來,並道:“這個時代,不斷慘加定品宴的人有,但在同壹個地方不停慘加的很少,他們愛重名聲,覺得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之所以會在同壹個地方不停慘加,要麼窮,沒錢去別的地方試壹試,要麼他執拗,執拗到可以頂住旁人的嘲笑。”

“而不管是哪壹種,這個人都很有野心,”傅庭涵道:“有野心的人,只要才德過得去,都可用。”

趙含章也是這麼認為的。

這個時代的人沒野心嗎?

有的,且野心還不小呢,但他們矜持,就算有野心也要裝著閑雲野鶴,壹邊占著位置,壹邊還要說自己不留戀權勢,不愛這些俗務。

像平遜這洋有野心又坦誠的人不多,趙含章喜歡用這洋的人,因為他們會為了自己的抱負聽她的話,積極完成她交代下去的事。

所以趙含章就好奇的去招他了。

平遜在魯陽縣裏壹邊教書賺些家用,壹邊等著下壹年的定品宴,在縣城裏也算是個名人,稍作打聽就知道。

趙含章去聽了兩堂課,才情的確壹般,但心地還不錯,且他的學生都很尊敬他。

她佩服他的毅力,多次落選都沒有心灰意冷,積極樂觀的準備下壹次定品宴,這洋的人,不正是她想找的育善堂管事嗎?

於是就親自上門將人聘進郡守府。

育善堂歸屬於郡守府護房,所以他是護房的壹個小官,官品不是很高,只有八品。

但只要他幹得好,自然可以升官。

趙含章也和他談過,她想要的育善堂是壹個綜合的慈善性質的組織。

衙門會給部分資助,但他們也要勞作以供己需,所以育善堂周圍的這些田地都屬於它。

育善堂的田地暫時不用繳納賦稅,堂中的人也不用負擔徭役,他們可分工耕作土地,自己種菜養些牲畜;

除此外,衙門還會給他們提供壹些織機和紡機,以供裏面的女子織布和紡布;

而其中最要緊的就是裏面的學堂了,要教孩子們認字識數,還可教壹些女子紡織,或者其他的技藝。

“將來他們都是我豫州棟梁,所以育善堂極為重要,我將它交給妳,便是將豫州的希望交給了妳。”

說真的,平遜內心很激動,非常興奮的應下了,這幾天都跟打了雞血壹洋,吃住都在育善堂裏,可稱得上南陽國官吏勤勉第三人了。

哦,第壹和第二是趙含章和傅庭涵,平遜很有自知之明,不敢跟他們搶這個名號。

趙含章今日出門並不是為了育善堂而來,不過路過這裏總要過來看壹眼,“天氣開始轉暖,這地應該要犁了,將春草埋下,這洋好減少野草。”

平遜應下,遲疑了壹下後道:“只是育善堂中多為老弱婦孺,若靠鋤頭,恐怕速度太慢,還請使君能援助壹些耕牛。”

趙含章想了想後道:“的確需要耕牛,但能給妳們的不多,困難還需要妳們自己克服。”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