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無人為繼

趙含章還是收到五叔祖的信才知道的,他的意思是,如果趙仲輿真的病得厲害,那族裏得派個人去京城,商議下壹代族長的事。

五叔祖不太想讓趙濟繼承族長之位,他不太能看得上他。

但嫡支現在就剩下兩脈,趙濟壹脈和趙含章壹脈,不是趙濟,趙二郎也不合這,趙含章又是女郎,五叔祖即便壹瞬間想讓趙含章上,也很快將此妄想壓下去,所以綜合考慮過後,他的意見是越過趙濟,直接讓趙大郎當族長。

但趙含章連趙大郎也看不上,和執著於嫡支繼承族長之位的五叔祖不同,趙含章的膽子就要大許多,她覺得趙銘才是最合這的人選。

不過她自己心內算了壹下,覺得趙仲輿這壹次生病能熬過去,所以沒有提。

趙仲輿的確並得不輕,皇帝壹邊說很相信他,相信趙氏,壹邊也開始懷疑起趙氏想要獨霸豫州,朝中不斷的有人攻訐他。

這裏面大半是東海王的人,他還在記恨被趙含章聯合茍晞打敗的仇;剩下的則是趙仲輿的政敵。

趙仲輿現在是尚書令,他要是被革職,空出這個位置來,那底下能壹溜兒的提上來不少人。

加上東海王在壹旁虎視眈眈,有好幾次,他都懷疑東海王想要砍了他,加上對家族和自家小家的憂慮,這讓趙仲輿思慮重重,也不知什麼時候被寒風這麼壹吹,直接就病倒了。

他的病來勢胸胸,趙濟壹度以為他要熬不過去了,所以不得不給西平寫信報備。

趙仲輿要是出事,那宗族就要趕緊準備下壹任族長繼任的事了。

趙濟從未想過他不是下壹任族長的可能性,但他還是忐忑,他感覺得到,五叔不太喜歡他,族裏那些長輩都聽五叔的,等他當了族長,恐怕很難指揮得動他們。

所以他希望趙仲輿能夠多留下壹些話,最好是當著族人的面留話。

就在他的這種擔憂中,趙仲輿頑強的挺了過來,開始好轉。

而就在他好轉的這個過程中,豫州的各種消息傳來。

壹直被困在洛陽城中的百姓,終於也忍受不住饑餓,在過完十五,天氣開始回暖時拖家帶口,走出洛陽城,壹步壹步的往豫州去。

洛陽城距離豫州並不遠,他們並不指望能到達汝南郡,只要能夠進入豫州境內,在趙含章的政策所到地方就行。

他們想活著!

本來就蕭條的洛陽城更加的冷寂。

皇帝雖不出宮,但也感受到了這種死寂,他更不願意留在洛陽了,不斷的向東海王發難,想要遷都離開。

剛恢復壹些的趙仲輿又被迫卷入他們的爭鬥中,因為這次皇帝極力想要遷都的地方就是茍晞曾經提議過的倉垣城。

倉垣城就在陳縣附近,以前是何刺史掌握,茍晞偶爾去逛壹逛,現在嘛,則是完全掌握在趙含章手上。

茍晞再想去那裏逛壹逛是不可能了。

皇帝要是真遷都倉垣城,那豫州當地的大士族要做的事就多了。

而豫州最大的士族,壹個是趙氏,另壹個就是荀氏了。

趙仲輿被迫卷入,於是又生病了。

雖然又病了,這次卻好受多了,他就靠在床上蓋著被子休息,到點喝藥,餓了吃,渴了喝。

趙濟著急了兩天,不得不開口主動相問,“阿父,陛下又派內侍來看您了。”

趙濟就要躺下等人進來看,趙濟忙道:“我已經打發他離開,可是阿父,我們總這洋躲著也不行。”

他問道:“既然您說現在陛下已和從前不壹洋,說不定能占上風,那您為何不支持陛下遷都呢?”

“都城若是遷到倉垣,那距離我們西平就不是很遠了,豫州現在是我們趙氏的地盤,我們手中的兵權並不比東海王少多少。”

趙仲輿眉頭緊皺,和他道:“妳以後不要慘議朝政。”

趙濟有些惱,“阿父!”

趙仲輿不悅的道:“豈是那麼間單的,皇帝現在是有兩千兵馬,但在東海王面前,這點人不值壹提。豫州才安定,含章還未來得及站穩腳跟,此時遷都過去,直接就打破了她的謀劃,趙氏還只是西平趙氏,不是豫州趙氏。”

他道:“遠的不說,就說東海王和茍晞,陛下要是遷都倉垣,那他們兩個會不會帶兵進駐倉垣?”

“那倉垣就在陳縣邊上,含章畢竟是女子之身,她在身份和年齡上吃虧,到時候就被朝中大臣拿捏住了。”趙仲輿道:“有朝廷在和沒朝廷在時有很大分別的,難道當著陛下和東海王茍晞的面,她還能打打殺殺的不成?”

“既然她的身份受限,族裏找個人頂替她上便是,她退到幕後……”

趙仲輿盯著他看,直到他說不出話來才罷休。

他幽幽地問道:“妳是要逼三娘出嫁嗎?”

趙濟:“阿父,我何曾有這個意思?”

趙仲輿:“就妳和她的關系,她會不知妳的謀算,先不說她會不會聽,就算是迫不得已推壹個人到臺前,那也還有二郎和傅庭涵呢。”

他道:“她總歸要嫁人,傅庭涵不比妳我與她更親近?”

趙濟有些生氣,“她現在仰仗的可全都是我趙氏。”

趙仲輿聞言有些灰心,他其實不怕趙濟狠毒,而是怕他狠毒卻又犯蠢。

他現在都掌控不了宗族,知道現在宗族幾乎被壹分為二,大半部分族人都傾向於趙含章。

而她憑什麼能得這些支持?

自然是因為她有這個能力了。

趙氏的人還是這麼多,但之前從未有人掌兵權,那些軍功難道也是宗族的人幫她打的嗎?

趙仲輿就想到了趙淞前不久給他寫的信。

他掀起眼皮看了趙濟壹眼,信中趙淞很是不客氣的否定了趙濟,認為他無德無能,不能將宗族交給他。

寧願越過他把宗族交給還未成年的趙大郎,也不願意給已經繼承爵位的趙濟。

趙仲輿心中突生悲戚,有壹種後繼無人的感覺,這壹刻,他終於體悟到了大哥當年的無奈和焦慮。

趙濟如此,趙大郎也沒好到哪裏去,而嫡支除了他們兩個便只有壹個大字不識幾個的趙二郎。

趙仲輿忍不住落下淚來,嫡支所有的敏秀竟然都集在趙含章壹人身上了,奈何她是女兒身,她要是個男子,大哥何須如此憂愁,他今日也就不會如此為難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