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不合適

北宮純住在一個小巷子裏,一個兩進的宅院,門前只能通過一輛馬車的那種。

而且他不是一個人住的,他帶出來的兄弟跟他住在一起,十幾個光棍住在裏面,連下人都沒有,照顧他們的是他們的親兵。

一到門前, 伍二郎左右看了看,當即就慨嘆道:“北宮將軍受委屈了。”

跟著伍二郎的護衛們連連點頭。

和伍二郎不一樣,跟著他出來行商的護衛是從軍中選拔出來保護商隊的,這些人跟趙含章上過戰場,也見過北宮純的。

那樣厲害的一個人,他們女郎每次見了都禮數周到,恭敬得不行, 結果卻被安排住在此處。

作為一名馳騁疆場的將軍, 門前連併排兩匹馬都勉強,實在過分!

伍二郎親自上前敲門。

不一會兒,門打開,一個獨眼漢子將門打開,他臉上還有刀疤,剩下的一只眼睛目光銳利的盯著伍二郎看,“妳是何人,找誰?”

伍二郎連忙拱手道:“在下伍二郎,從汝南郡來,經過長安,聽聞北宮將軍在此,特來拜會。”

他拿出一張帖子伸過頭頂道:“我家主人和北宮將軍是舊識,還請代為通稟一聲。”

獨眼門房瞥了那帖子一樣,臉色好轉,伸手接過, 然後啪的一聲關上門。

伍二郎也不介意,他以前走在路上都能被狗嫌棄,現在已經很好了, 而且想起女郎的囑托,他鬥誌昂揚的打起精神。

女郎說過,無論如何要想辦法保住北宮純,能請到他去豫州自然最好,若不能,也要助他回西涼去,絕對不能便宜了南陽王。

本來趙含章想說的是,絕對不能便宜了後漢,因為歴史上北宮純就是投降了劉聰。

不過趙含章併不覺得這是北宮純的問題。

北宮純和劉聰有大仇,劉聰兩次進攻長安都是他打退的,匈奴人極為懼怕這位將軍,他一直想要回涼州去,但總是被阻攔。

可他也併不自暴自棄,帶著一幫兄弟回不去便就地安頓,一心為晉國,如果不是有人薄待他,他連自己手底下的兄弟都保不住,他也不會違抗內心的投降劉聰。

就是投降了,這位將軍也消極怠工, 雖然被劉聰封以高位,卻從沒為後漢出徵過,最後後漢內亂,他還妄想撥亂反正,結果……

唉,但這些秘密也就只能和傅庭涵說,不可能告訴伍二郎,所以她話鋒一轉,直接替換上南陽王。

落在伍二郎耳裏就是他們家女郎要跟南陽王搶人,寧願助北宮將軍回西涼去也不能便宜了南陽王。

伍二郎把南陽王放在對立面,而北宮純就是面上他們需要爭取的重要的人,所以他姿態放得很低。

帖子是趙含章的。

北宮純沒想到還能在長安看到趙含章的帖子,驚訝得不行,略一思索他就讓人將人請進來。

伍二郎一進大堂,立即撩起袍子跪下,“拜見將軍。”

北宮純忙叫起,微微蹙眉:“妳是趙將軍的……”

“小的是女郎家奴,奉命在外行商,為軍隊賺些錢糧,”伍二郎謙卑的道:“到得長安時聽聞將軍在此,豫州上下皆感念將軍的救命之恩,我們女郎也對將軍推崇備至,故小的鬥膽上門叨擾。”

他轉身,護衛們立即將兩個箱子搬上來。

伍二郎躬身道:“這是小的從汝南帶來的土產,不是什麼好東西,卻是我們豫州的一片心意,還請將軍不要嫌棄。”

北宮純聽聞,沒有打開便應下了,讓人擡下去,他仔細的問起來,“我後來聽聞東海王派兵南下,不知豫州如何,趙將軍如何了?”

他被睏在長安,但消息併不靈通,南陽王雖然挽留他,但只讓他練兵帶兵,所以他很多消息都收不到。

伍二郎一聽,越發恭敬起來,細細地說起東海王南下的事。

得知傅庭涵在對戰中受傷,北宮純關切起來,“那傅大公子沒事吧?”

那麼厲害一個人,要是隕在戰場上就太可惜了。

伍二郎忙道:“大郎君已經好了,現在我們女郎是豫州刺史,豫州之禍已平,百姓們都安定了下來。”

北宮純聞言,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以趙將軍的為人和能力,百姓安定是遲早的事,只是可惜其他地方就不一定了。”

伍二郎一聽,立即接話,“小的進城時看到城外有許多流民,隨便搭了木棚居住,還有士兵出城去驅趕,那是……”

北宮純黯然道:“長安饑荒,已達人肉相食的地步,城外都是無處可去的流民。”

伍二郎一聽,想到自己曾經的經歴,心中鈍疼,忙問道:“衙門不賑災嗎?”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南陽王已經要賣掉青銅祭器籌集糧食了,但那點糧食又夠多少人吃用呢?”北宮純臉上苦澀,他帶來的兩仟兵馬現在也都在餓肚子,一日只能吃一餐,怎麼申請糧草都沒用。

他覺得再這樣下去,怕是連這一餐都要斷了,到時候可怎麼辦呢?

伍二郎也沒有辦法,他們女郎厲害,但他不厲害啊,他也就會把貨賣出去,賺了錢運回豫州給女郎,其他的他全然不懂啊。

跟著傷心了一陣,伍二郎忙打探起來,“我們女郎甚是想念將軍,將軍若肯去豫州,我們女郎不知多高興呢。”

北宮純拒絕了,長安距離西涼不遠了,他還是希望南陽王能夠鬆口,放他出關,到時候他就可以帶著將士們回鄉了。

想到家中的親朋,北宮純灰冷的心又重新註入活力,重新振作起來,謝絕了伍二郎的提議。

伍二郎可惜,只能先離開,決定下次有機會再勸說,要實在勸不住,再想辦法讓他出關回西涼去。

送走伍二郎,北宮純的下屬們才從各個角落裏冒出來,“將軍,沒想到趙將軍還記得您,竟然還特特給您帶了土產。”

北宮純自然感受到了趙含章的誠意,以及對方想要他的迫切之心,他道:“我們是要回西涼的,和豫州不合適。”

說著話,他隨手打開了箱子,箱子中的東西流光溢彩,直接閃瞎了北宮純的眼,他楞住,一時說不出話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