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不一樣的體驗

趙含章連連點頭,“多謝老丈提醒,您年紀大,我聽您的。”

老人就滿意的點頭,又瞥了一眼傅庭涵,扛著鏟子到另一邊挖起來。

傅庭涵:……

他扭頭去看趙含章,就見她正看著他樂,笑得眼睛都快要出來了。

傅庭涵的心氣突然就平了,他就這麼看著她樂,眼中也不由盛了笑意。

等她笑夠了才道:“快挖吧。”

趙含章和傅庭涵等人跟著挖了小半個時辰的地,等挖出來的泥土足夠多了,他們便開始拖過竹筐,然後往裏面盛土。

還有的人要往麻袋裏裝,裝好的泥有專門運送出去的人。

傅庭涵一直在埋頭裝泥,黑臉青年又領了一支隊伍過來,安排在另一處後過來看情況,見狀不由臉色一變,立即上去問傅庭涵,“妳們運了多少泥出去?”

傅庭涵道:“五筐和十二袋。”

黑臉青年一聽,臉色稍緩,問道:“妳記下的數字在哪兒,我看看。”

傅庭涵一頓,停下動作直起腰來,搖頭道:“沒用筆記,記在了腦子裏。”

黑臉青年:“……妳用腦子記的能對嗎?給我用筆記!”

傅庭涵雖然覺得麻煩,但這既然是他的要求,他照做就是,於是他去一個竹筐上拿起筆和紙,抽開筆來沾了一點墨便寫了筐和袋兩個字,然後在後面記正字筆畫,一連記夠,瞥眼看見不遠處又裝滿了兩筐泥,正有人往外拖,就順手記上兩筆。

他放下筆和紙,壓好,拿著鏟子繼續回到位置上開始裝泥,還要幫著把挖出來的溝壑將泥土清上來。

黑臉青年雖然吼過,但傅庭涵併不是每拖出一袋和一筐就立即記下的,他還是記在腦子裏,等黑臉青年往這走時,他才慢悠悠的放下鏟子上前拿起筆和紙記上。

黑臉青年不知道他是現記的,走過來看見他正認真的記錄,滿意的點頭,他看了一眼紙上的數字,接過以後去找拖泥土的人,一一問過,又去問另一頭計數的差吏,確認無誤後就拿回來給傅庭涵,贊道:“做得不錯,不要少記,但也不可多記,若是發現爾等弄虛作假,妳們也全都要趕出去,知道嗎?”

傅庭涵應下。

等他一走便要放下紙筆,接到糧袋泥的難民按照慣例沖著傅庭涵的方嚮喊了一聲,“兩袋泥哩——”

傅庭涵正想繼續回去挖泥,眼角的余光瞥見回頭看過來的黑臉青年,他就只能默默地拿起筆紙記下。

黑臉青年滿意的離開,去巡視其他隊了。

傅庭涵認命的放下紙筆,回到他的位置繼續鏟土。

這會兒老人對他的態度也好了許多,忍不住贊了一聲,“後生,好記性。”

同隊的人對他的印象也極好,雖然他幹活兒是溫吞了點兒,但作為識字的隊長,他完全可以偷懶不幹,和其他隊一樣,就拿著一支筆和一張紙站在前面記記記就好。

他卻大部分時候都拿著鏟子在幹苦力,只偶爾才去拿筆,記的還不出錯,大家想要感官不好都難啊。

這少年不錯!

連老人都重新對趙含章道:“這後生不錯,應該不會做負心漢。”

趙含章再次忍不住笑,傅庭涵無奈的看了她一眼。

挖土裝泥都是很辛苦的工作,饒是趙含章也覺得有些氣喘,然後手掌磨得有些疼,但她也感受到了對手臂肌肉的拉動,她開始讓自己的動作變得規律起來。

她默默地幹著粗活,感受著同伴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勃勃生機。

不錯,雖然衣衫單薄,腳上穿著破洞的佈鞋或者草鞋,但他們身上就是散發著勃勃生機,每一個人都在很努力的幹活兒,臉上少見愁苦,揮舞著鋤頭和鏟子的臉上甚至能看到滿足和笑容。

尤其是鑼鼓敲起來的時候,第一聲鐺,他們立即丟下手中的工具,拔腿就跑。

明明大家都是第一天來,但他們就是反應如此靈敏,一下就越過趙含章和傅庭涵,呼啦啦沖著鑼鼓敲響的地方跑去。

趙含章反應過來,也立即丟下工具拉著傅庭涵就往那處跑,然後在人擠人的情況下拿著木簽領到了兩個雜糧饅頭和一碗豆芽湯。

雖是豆芽湯,但給的豆芽菜還不少,就是……

趙含章看了看周圍從袖子裏,從胸前,還有從頭上拔出兩根筷子的人,她扭頭去看傅庭涵。

傅庭涵也默默地看著她。

趙含章就把自己手上的兩個饅頭塞他懷裏,然後接過他左手上的兩個饅頭,把她的碗放在他的左手上,起身道:“我去摺樹枝,妳在這裏等我一等。”

她拔腿就朝有樹的地方跑,不一會兒就找了棵雜樹,摺了一根比較細一些的樹枝,然後就隨手摺出來兩雙筷子。

她遞給傅庭涵一雙,倆人就這麼和難民們蹲在地上一邊啃著饅頭一邊吃著豆芽菜。

傅庭涵吃得很仔細,他不太習慣吃這摻了許多麥麩的粗糧饅頭,所以需要嚼很久才咽下去。

趙含章卻是吃得兇狠,一邊吃還一邊和人聊天,“妳們打算幹幾天?”

“自然是能幹幾天幹幾天了。”

趙含章點頭,問道:“妳們都是魯陽人嗎?”

“我是。”

“我不是。”

這次他們招到的工人,只有一部分是流民,還有相當一部分是魯陽本地的難民和貧苦的百姓。

反正要過年了,大家都沒事做,衙門招工,說了給錢,又包了兩餐,大家就都願意來。

來的人不少,加上要進育善堂的難民們,做飯基本上是他們負責,還有些身體還行的也要到地裏做些輕活,反正就是每個人都用上了,連六七歲的小孩都吸溜著鼻涕去搬磚頭,一塊一塊的往車上搬,或者一塊一塊的往車下搬。

他們都知道,這是要建他們以後住的房子,因此撒著腳丫子幹得很歡快。

一行人吃完,起身正要回去,就看到有人去翻動他們的工具,眾人一驚,立即沖上去,“妳們幹嘛?”

對方看見他們,立即丟下手中的工具,然後拎起他們的工具就跑。

趙含章跟著眾人跑到跟前一看,只見他們工地上的工具被換了好幾把,有些木把鬆動也就不說了,有的鋤頭的鐵片都是有缺口的。

眾人氣得夠嗆,簇擁著傅庭涵就去告狀,然後黑臉青年就當著眾人的面把傅庭涵罵了個狗血淋頭,“……自己的工具都看不住,要妳們有什麼用?”

自己的工具併沒有丟的傅庭涵:……

黑臉青年最後怒吼一聲,“自己想辦法,活兒幹不完扣工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