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看不起

趙含章和傅庭涵便跟著一起走。

一行人直接被帶到城外,黑臉青年掐著腰看他們,訓誡道:“雖是以工代賑,但衙門的錢也不是那麼好拿的,所有人都要完成規定的任務,不得偷懶,不然就沒收木簽, 逐出去!現在,所有人來領工具!”

大家排隊上前,黑臉青年手上拿著幾張紙,正是記錄了他們信息的紙張,他一邊叫名字,一邊掃過上面的信息, 然後把人臉和名字對照後就開始分派任務,“拿鋤頭, 去挖地。”

“妳拿木框運泥。”

等趙含章上前, 黑臉青年瞥了她一眼,再一看上面的記錄,嫌棄不已,臉黑黑的道:“妳去裝泥,”

他有些煩躁,“妳真力氣大?不行就去撿石頭。”

趙含章立即道:“我裝泥可以。”

黑臉青年哼了一聲,叫下一個傅庭涵上前。

看到紙上說傅庭涵認字,他臉色好看了一些,把人叫上來後上下打量一番後道:“伱也裝泥,這一小隊歸妳管理,由妳來記錄,挖了多長的地基,裝了幾筐泥, 運出去幾筐都要記好, 若是完不成任務,所有人工錢減半!”

眾人一聽,立即心口一緊, 頓時也嫌棄起隊伍中的女子,紛紛道:“官爺,我們隊伍裏女子也太多了,七個呢,她們力氣小,豈不是拖我們後腿?”

“喊什麼,喊什麼,她們力氣小,她們拿的工錢也低,該她們工作的份額也少,妳們少把事兒推到她們頭上,要是完不成,誰也逃不脫。”

幾個男人忍不住嘀嘀咕咕起來,縱是心中不滿也不敢明著說出來。

包括趙含章在內的女郎們都暗暗咬牙,覺得一會兒讓他們見識一下她們的厲害。

大家各自領了各自的工具就到地裏去,此時地裏的血被踩得黑乎乎的,還化了水,鞋子踩在上面,寒氣不斷的從腳底往身上鉆。

趙含章都感受到了冷, 但目光一掃, 她還看到許多人只穿著草鞋或是直接就光著腳踩在雪上。

她楞楞地看著,傅庭涵也楞,看了眼他們紅通通的大腳闆,心酸不已,“這樣……會凍傷吧?”

他們邊上一個中年男子正要揮著鋤頭鋤地,聞言掃過去一眼,撇了撇嘴,不在意的道:“那腳底比馬蹄還厚,能有啥事啊,行了,妳們自己都吃不飽飯,還操心別人呢,趕緊幹活兒,可別拖纍我們拿不到工錢。”

趙含章一聽,忙拉著傅庭涵後退,讓他們挖地。

天冷,地一點兒也不好挖,但他們還是挖了,多鋤幾下,他們身上就熱了,寒風再吹過來時,他們也就不覺得那麼難受了。

挖出來的土丟在一旁,趙含章他們負責裝泥,不過這挖出來還需要一段時間,幾人便閑了下來,想到畢竟是集體,完成任務與否也是看集體,幹脆就自己找活兒幹。

拿著手中的鏟子幫著一起挖地。

傅庭涵連著好幾下都只下去一點點,挖出來的泥都沒有拳頭大,一時傻眼。

他沈思片刻,最後改了角度,斜刺下去,這下倒是插進去挺深,就是挖不起來。

邊上一個難民老人看到,忍不住哎哎的叫起來,忙上前推開他接手,“可不能這樣挖,這鏟子要斷開的,知道工具多難搶嗎?”

他把鏟子給拔出來,自己給傅庭涵示範鏟了幾下,“這樣,這樣,既省禮速度也快。”

趙含章在一旁學習,三兩下後就依葫蘆畫瓢的學會了。

傅庭涵記下他下鏟子的角度和速度,也認為自己學會了,於是點頭。

但……

現實和理想總是有些差距的。

傅庭涵默默地繼續,難民老人鏟了一會兒扭頭過來看到,忍不住道:“後生啊,妳竟白長那麼大個,連妳身邊的小女郎都比不上啊。”

一直埋頭苦幹的趙含章這才回過頭來看,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見他臉色薄紅,耳朵尖都快要燒了,便笑道:“妳的方法是對了,只是力氣小,這個需要循序漸進,不要急,不然晚上妳手要擡不起來了。”

趙含章因為要練箭,這一年多來都有在練臂力,更不要說原身也一直習武,因此力氣不小。

她現在能拉開一石半的弓,但併不會用這麼重的弓,除非她要站著遠射,不然騎射一般都只用七鬥弓,這都是需要很大力氣的。

傅庭涵也在練箭,准頭不錯,但力氣只是比一般人強一點兒而已,這個一般人是指普通的士兵,在趙含章面前就要遜色得多。

所以他一直用短弓,而且他還給自己做了一把短弩,只需要准頭,不需要力氣,擡起來瞄准就能射,是短程射殺的利器;

同時為趙含章做出了長弩,不過那個是在軍中用的,不能用在他的個人武裝上的。

經上,他一直認為自己臂力不錯的,雖然比不上厲害的人,但併不比普通人差,但是他現在挖土就是比不上別人。

傅庭涵有些郁悶。

趙含章將鏟子插下土,腳一踩便一挖,瞥眼看見傅庭涵和她一樣的動作,但就是挖起來的土要少一些,她又忍不住笑。

傅庭涵聽見她的笑,終於沒忍住回頭瞪了她一眼。

趙含章立即緊閉嘴巴,但眼中的笑意怎麼也掩飾不住,“這其實是好事,人無完人嘛,人總要有些不擅長的東西,天道是平衡的。”

一旁的老人聽她說了這麼一大堆,忍不住插嘴道:“小娘子,妳也不必太過安慰妳家郎君,他是識字的,每日賺的工錢遠超我等,更遠超妳,妳還是擔心擔心妳自己吧,小心他掙了錢不要妳。”

趙含章張大了嘴巴。

傅庭涵不高興了,“老人家為何這樣猜測我?我怎麼會不要她?”

老人瞥了他一眼道:“有什麼不可能的,太平時負心漢就不少,現在亂世,那負心漢就更多了,妳長得俊,又雅秀,還認字,妳能跟著妳娘子過苦日子嗎?”

傅庭涵:“……那我就不能多掙錢讓她一起過上好日子嗎?”

老人就哼了一聲,扭頭和趙含章道:“男子都是如此,平日甜言蜜語,反正也不花錢,妳可別輕易相信,且讓他跟妳過幾天苦日子,到時候就知道是好事壞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