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再頒招賢令

趙含章才一坐下,範穎便上來稟報,“使君,所有的難民都安排好了,城中有空的房子,殷盛讓人送了一批木柴和木炭過去,今晚可以渡過一晚。”

趙含章點頭,“明天一早便將郡守府和魯陽縣的官吏都叫來,我們開始議事。”

她道:“本來我無意在南陽國久留,想著從底下選出一個合適的郡守來接手便走,但現在看來,南陽國這裏沒有合適的人,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要長留了。”

“這麼多難民跟著我們不好奔波,就地安置了吧。”

傅庭涵一聽就知道她的打算了,“妳想在南陽國將框架做起來?”

“對,”趙含章道:“建育善堂和學堂,把該安排的都安排好,多建一些基礎設施。”

傅庭涵道:“那接手的人呢?以今日看到的境況來看,我們就算打好了框架,要是沒合適接手的人,我們一走,這架子也垮了。”

趙含章道:“妳覺得王臬和謝時如何?”

傅庭涵微訝,略一思索後點頭,“不錯。”

王臬和謝時是趙含章給趙二郎留的人,這次他們沒有跟著來,而是留在陳縣。

但自從跟了趙二郎,倆人的確盡責盡職,一直有在教導趙二郎。

趙含章一直沒有給他們合適的職位,但卻記在了心中。

她道:“我想把二郎留在南陽國。”

這樣王臬和謝時都可以留在南陽國輔助趙二郎,她也想看一看趙二郎離開她以後能不能主事。

“不需要他多聰明厲害,只要他會聽王臬和謝時的安排就好,我也想知道他們二人會如何通過二郎來行事。”

南陽國會是他們之間磨合的踏闆。

是趙含章和趙二郎的,趙二郎和王臬謝時的,也是趙含章和王臬謝時之間的磨合,一切都在可調整範圍內,試錯成本很低,她可以隨時喊停。

傅庭涵也覺得這個法子不錯,“而且南陽國也可作為其他郡國的模闆。”

“模闆不是有現成的嗎?”趙含章道:“汝南郡已經發展起來,多好的模闆啊,哼,他們就是不用心,不想管事。”

趙含章垂下眼眸想了片刻,“思想教育的確重要,學堂裏的孩子都是我們的下一代,但現成的這一代也不能放棄,範穎,將西鄂縣和裴郡守辭官的事傳出去。”

她道:“有懼方能生謹,人知道謹慎了才會守規矩!”

範穎應下,立即就下去安排。

南陽國這裏已經不需要宣傳了,他們自己的猜測就能嚇死自己,範穎主要往其他郡國傳,尤其是汝南郡。

因為趙氏在汝南,如今豫州的經濟和目光多聚焦在汝南,沒辦法,趙含章行蹤飄忽,她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所在時都能在匈奴後方神出鬼沒,更不要說現在豫州都是她的。

所以大家的目光追不到她,那就盯著汝南郡的消息好了。

於是南陽國這邊的消息一到汝南郡立即四散開,朝著周邊各郡國快速的擴散。

不知是不是察覺到了趙含章的用意,趙銘收到消息後助了範穎一臂之力,於是一夜間,汝南內各世家士族和商旅都聽說了裴河連夜掛印辭官而去的事。

剛到西平落腳,還沒來得及去拜訪舊友的諸傳聽到酒樓裏傳來的消息,不由一楞,“這才幾日,裴河辭官走了?”

“聽說還要早幾日,幾乎是我們才進汝南郡不久他就掛印離開了,傳言走得倉皇,連家產都沒帶走。”

諸傳就抓心撓腮起來,“趙含章做了什麼?”

“不知,不過聽說西鄂縣的高縣令過得很慘,不僅散盡了家財,每日還過得水深火熱的。”

諸傳垂下眼眸思索,“趙含章特意傳出這樣的消息,就不怕其他郡縣的人聽到後直接撂挑子不幹?”

不知道裴河為何這麼匆忙的辭官,但看到散盡家產的高縣令,肯定有不少人會和裴河一樣選擇,直接掛印辭官。

好歹能保住一些家產和性命。

官場上的規則,一旦辭官歸隱,那就前事皆休,即便他們以前犯過錯,但只要不是人命案,都可以銷掉。

最主要的是,趙含章手裏有這麼多人可以頂替上嗎?

他正懷疑,酒樓下面又是一片熱鬧,有人在往縣衙跑。

忙有人出去拽住一個跑的人問道:“出什麼事了?”

“縣衙出了招賢令,這一次是整個豫州招賢,聽聞是我們女郎親自下令,不僅令各郡國招賢納士,之後還會派出人前往各郡親自考核選拔人才,最後還要在陳縣再選一次,最厲害的能直接跟在女郎身邊呢。”

酒樓裏的人聽聞,眼睛皆是大亮。

能在西平這一座酒樓裏坐著喝酒吃飯的,誰沒有些家資?

有了錢便肖想權,趙含章取用人才不太看重家世,甚至不太看重文賦之才和名氣,上一次招賢令被她取用的人中有一些名不見經傳,連女子都有。

所以,他們是不是也可以?

他們覺得他們可以!

於是一群人又激動又興奮,一再的確認,“啊呀,真出招賢令了?”

“真出了!”

“那明年的定品,中正官還定品嗎?”也有人還念著參加明年的中正定品。

“這誰知道,應該……要定吧?”畢竟幾十年的選人制度,這麼多人等著定品呢,怎麼能不定品呢?

被扯住的人不高興了,冷哼一聲道:“我們女郎又不是中正官,定品也不是在我們西平,何況,現在名士便是定了品又能如何?”

他道:“朝廷能用嗎?我們女郎會用嗎?”

眾人張大了嘴巴,對啊,聽說現在茍晞還圍著京城呢,別說人才了,平常人連封信都送不進京城,那被定品選出來的人才朝廷能用嗎?

而趙含章……

想也知道她不會用夏侯中正官選出來的人才啊,夏侯一家現在茍晞那頭呢。

要是朝廷不用,趙含章也不用,那他們參加豫州定品還有什麼意思?

真真不如應了趙含章的招賢令,去她手底下應考出頭呢。

被扯住的人見他們會思考,便贊許的點頭,“妳們慢慢想吧,我要去衙門報名了。”

眾人回神,又一把扯住他,“現在就報名?那何時應考呢?”

“這一次應考的時間放得很寬,在明年的二月二之後,各郡國在其郡治所在設考,不論本地還是外地的考生都能就近應考,考過以後便往陳縣去參加下一級考試,聽聞,到時候女郎會親自出面考考生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