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路有凍死骨

郡丞沒想到他頭疼的不是如何招待突至的刺史,而是一群難民和兵丁。

擺桌子是不能擺桌子了,他就是想擺,也沒那麼多坐席,所以他沈默了一下便對一臉為難的管事道:“擺出幾張長桌來,分左右兩邊,左邊招待兵士,右邊就給那些難民。”

他道:“讓人埋鍋造飯,所有人都做起來。”

管事道:“都煮飯嗎?”

這麼多人呢。

郡丞已經隱約感受到趙含章的不滿,他咬咬牙道:“給將士們用飯,難民們則煮粥,煮黏稠些,糧食不夠就從庫房裏取,去磨坊裏借用……”

總之,先把趙含章的氣捋順了再說。

不僅郡丞,其他官員的酒也一下醒了,假裝沒有看到焦頭爛額的郡丞,他們跟在趙含章身後呼啦啦的進門。

此時後院一片熱鬧,女眷們正在遊園賞景,歡聲笑語如鈴鐺一般傳來,聽著就讓人心生歡喜。

趙含章回頭看了眼五大三粗的親兵們,再看一眼憨呆憨呆的趙二郎,覺得還是不要往裏面去嚇人了,於是目光一轉,直接往正席那邊去。

那裏擺滿了酒壇子。

一靠近,酒香醇厚,她肚子裏的饞蟲被勾起,拎起一壇酒就要倒,被傅庭涵眼疾手快的按住。

趙含章不由看嚮他。

“空著肚子飲酒對胃不好,妳先吃些東西墊著吧。”

趙含章只能惋惜的收回手,後面的官員覺得有了用武之地,連忙趕上來,笑道:“使君要喝酒,豈能少了肉?來人,快將炙烤好的鹿肉送上來。”

炙烤的鹿肉用了香料,鮮嫩的裏脊肉,切得有一刀厚,剛從石闆上炙烤出來,撒著香料和鹽粒,香味兒在一個勁兒的朝趙含章鼻子裏鉆。

她隨手將盤子遞給眼巴巴看著的趙二郎,然後和傅庭涵在主座上坐下,“大家都餓了,妳們這兒只有鹿肉嗎?”

官員們就明白了,立即道:“快讓廚房上好菜,再多炙烤一些鹿肉送來。”

還有官員壓低了聲音吩咐,“送到這裏來的全都要裏脊肉。”

郡丞家的仆人此時也來不及思考幾位官員的越俎代庖之舉,聽了吩咐就走。

烤好的鹿肉源源不斷的送過來,除此外還有各種炙烤肉,菜蔬。

沒錯,大冬天的,郡丞府裏不僅有煮的青菜湯,還有可以炙烤的菜。

這可比鹿的裏脊肉還要稀有珍貴,趙含章嘴角帶著笑,對南陽國官員的奢靡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她一點兒也不生氣。

富有的下屬也是有好處的,趙含章想,郡丞的位置不高不低,且他還有更進一步的想法,這麼有錢的下屬不用起來,她會過意不去的。

趙含章憐愛的看著趙二郎,把更多的肉放到他面前,“多吃點兒。”

這麼好吃的東西,他們在外面,很難吃得到。

趙二郎吃得連連點頭,軍中一年多,他早把從前學的禮儀給忘光了,吃東西就一個字,快!

趙含章則不急,而傅庭涵還用刀幫她把鹿肉給切成了塊,她就更不急了。

一邊吃著,一邊還四處看,大贊道:“妳們這佈置不錯,既防風,還能看到如此雪景,火坑烤肉,美酒佳肴,不錯,不錯。”

眾官跟著開懷的笑,就聽趙含章好奇的問,“可我若沒記錯,今日衙門還沒封印吧,妳們都曠班不上衙?”

眾人錶情一僵,郡丞終於趕來,連忙道:“正要回稟使君,我們郡守辭官掛印去了,具體經過我等已上報,公文正在路上,可能正好與您錯過了。”

趙含章不在意的擺手道:“錯過便錯過了,我知道裴郡守辭官歸隱的事,但這和妳們曠班有何關繫?郡守不在,諸位不應該更加費心才是嗎?”

眾官都僵住,一時不知該如何分辯。

趙含章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後感嘆道:“酒是好酒,肉也是好肉,但我吃的很不是滋味啊。”

眾人安靜的低頭聽著。

趙含章:“我進城時看到城外路兩邊坐躺著不少衣衫襤褸的難民,進到城內卻滿城飄著酒香氣,有乞兒從我身前跑過,說是要來這兒等候府上將吃剩下的潲水。”

郡丞臉色更加僵硬,心惶惶然起來。

趙含章感嘆道:“現在看到府內如此熱鬧繁華,而外面卻有不少餓死凍死之人。”

“外面的人餓死凍死是因為他們祖上不能庇蔭後人,而自己也無能,與我阿父何幹呢?”一個年輕的女郎站在廊下問道。

不知何時,花園裏的女眷都走了過來,正站在不遠處的廊下看著這邊。

聽見女兒如此與趙含章說話,郡丞冷汗刷的下來,忙喝道:“英娘,休得胡言,這是刺史,還不快過來見禮。”

殷英就一臉沈靜的走過來,沖趙含章行了一禮,卻依舊直視她,“使君見諒,雖然父親喝止,但我依然要說,那些賤民餓死凍死,與我家宴請客人有什麼關繫呢?”

趙含章嘴角含笑,先問郡丞,“妳覺得有關繫嗎?”

郡丞紅著臉道:“有……”

趙含章就擡手止住他的話,扭頭問已經吃了五盤肉的趙二郎,“二郎,妳說有沒有關繫?”

趙二郎想了想後狠狠地點頭,“有!”

趙含章笑問:“那妳告訴這小娘子,有什麼關繫?”

“她爹是郡丞,這郡裏的百姓都是他的責任,他們過得不好,便是他做得不好,”這是阿姐教他的,說他的兵要是打不好仗,日子過得不好,那就是他這個將不好!

一樣的道理,百姓過不好日子,自然是他們的“將”不好了,“而且今日併非休沐日,他們不上衙,在家中飲酒作樂,這是曠班,要扣俸祿!”

好幾次他該訓練的時候不訓練,而是跑去玩兒,他阿姐就扣了他的俸祿,還不許阿娘給他零花錢,讓他想買糖人吃都不行。

趙含章贊許的點頭,再擡頭看嚮那小姑娘時,眼中只余冷意,“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爾父吃我南陽國的,用我南陽國的,妳身上的綾羅,這府中的美酒佳肴,還有妳的尊榮,皆來自於我南陽國,現在妳竟然說我南陽國百姓的饑寒與妳父親無關?”

趙含章轉頭看嚮郡丞,冷聲道:“殷盛,妳這女兒教得不好呀。”

殷盛臉色漲紅,忙躬身認錯,“下官教導無方,望使君恕罪。”

殷英臉色也漲得通紅,幾欲滴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