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悄悄潛入

南陽國郡治在魯陽,距離西鄂縣不遠,但也不近。

趙含章帶著百位親兵疾行,在第二天正午過後便到了城門外。

他們在一山坡上勒住馬,趙含章的頭臉都遮起來,只露出一雙眼睛,沒辦法, 太冷了呀!

他們居高臨下地看著不遠處的城門口,秋武和斥候小跑著上來道:「女郎,查過了,進出城門不攜帶貨物查驗並不嚴格,但我們這麼多人馬進入,一定會引起註意。」

趙含章垂下眼眸想了想後道:「留下三騎在外, 其余人化整為零,分開入城,秋武, 你選五十騎隨我入城。」

「是。」

趙含章解開頭盔,一行人在林中換下盔甲,聽荷解開隨身帶的包袱,苦惱了一會兒,最後將一件披帛拿出來,當做大面巾給趙含章圍上。

片刻後,趙含章就只又只剩下兩只眼睛顯露在外了,只是與剛才的颯爽不一樣,此時她俏麗活潑,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女郎。

聽荷想了想,解開她半邊頭發披散下來,「女郎,好了。」

趙含章點了點頭,飛身上馬,秋武也點好了人,大家都收好盔甲,一身布衣上馬,肅穆的跟著趙含章下了山坡。

剩下的人則等趙含章他們走遠才開始分組四散而去, 他們得各自想辦法入城去。

時逢亂世,大戶人家的主子出行都會帶護衛,但能一口氣帶上五十騎的可不多,在豫州,一個巴掌數都數得過來。

因此遠遠的看到一對女郎騎馬領著五十騎過來,守門的兵將下意識繃緊了脊背。

待人走近了,只見為首的一個千金女郎掩著面巾,目光清冷,雖然俏麗,但無人敢多看,目光一觸即移走,倒是她身後那個一看就是下人的女郎潑辣得很,見他們看來便狠狠地回瞪一眼,喝道:「看什麼看,還不快讓開些,要是凍著我家女郎,拿你們是問。」

守門的兵丁立即低下頭去,但還是盡忠職守的擋在他們前面,目光掃過他們身後的護衛, 見他們每人都帶著兵器,座下之馬訓練有素,且膘肥體壯,便更加謹慎小心,「你們是何人,從何處來,來我魯陽做什麼?」

他補充了一句,「這是照規查問。」

秋武輕輕踢了一下馬,上前兩步,微微擡著下巴倨傲的道:「我們是西平趙氏,要路過南陽國前往襄陽,這是我們五房的女郎,還不快放行?」

普通的士兵哪裏知道趙氏五房有哪個女郎?

但現在豫州內,西平趙氏的確是最盛的家族,不,是以前便很強盛,不過現在大家更不敢招惹而已。

士兵這下沒遲疑,直接讓開身子。

趙含章便一踢馬就走。

士兵們目送他們入城,等他們走沒影了才道:「快去告訴校尉,就說西平趙氏有個貴女來了。」

校尉正躲在城樓裏取暖,聞言一下坐直了身體,「哪個貴女?來做什麼?現去了何處?」

「說是五房的女郎,要去襄陽,路過我們南陽國,這會兒應該是去客棧了吧?」

校尉一聽又靠了回去,不在意的揮手道:「原來是路過,那有什麼要緊?」

他哼哼道:「趙氏這麼多人,難道每一個路過我都要關心嗎?以後只要不是來公幹,不必來報。」

士兵應下,退了出去。

趙含章他們沒有住客棧,而是找了個空宅子進去,裏面蛛網密布,已經許久不住人了。

趙含章隨手推開一扇門,揮了揮飄散的灰塵,找了個地方坐下,「讓斥候去把人都帶過來。」

秋武應下,安排下去。

聽荷拿了水囊和幹糧來,見趙含章就著冷水吃幹硬的饅頭她就心疼,她朝外看了一眼,「女郎,我去買些東西吧。」

趙含章搖頭,「此時低調些好,留在這兒別出門了。」

聽荷只能應下。

天色漸暗時,分散的斥候終於將人都帶回來,一百人重新在這空宅子裏匯合,同時有斥候摸清了裴河的宅邸。

趙含章蹲在地上看了一會兒,棍子在一面點了點道:「從這兒進去,距離他的書房最近。」

「他這時候會在書房嗎?」

「算算時間,我們進西鄂縣的消息應該到他這裏了,他肯定要在書房處理事情的。」趙含章道:「用飯吧,天一黑我們就走。」

天氣太冷了,前日又下了一場大雪,大家就更不願意往外走動了。

所以一入夜,整個郡守府都安靜下來,除了個別下人,也就巡視的護衛會在外走動了。

但護衛們也不願意在外停留太久,都是匆匆走過,然後就躲回屋裏。

尤其現在天剛黑,他們自覺沒有賊的膽子這麼大敢到郡守府來。

所以他們一走過,立即就躲進屋裏,還把門窗給關緊了。

趙含章他們輕巧的翻墻進來時還聽到裏面正爭執,「把窗戶稍開一些,屋裏燒著炭呢。」

「那伱坐到窗下來……」

「美的你,趕緊開了,昨天晚上便是我坐在窗下的……」

趙含章腳尖點地,快速的繞過那間房,一躍便到了廊下。

這裏視野開闊,且寂靜得很,可以看得出沒人了。

趙含章便也不慌張了,還整理了一下袖子,便當逛自家庭院一般晃晃悠悠的往書房去。

秋武和三個親衛跟在後面,見趙含章施施然走得坦然,額頭上冷汗都冒出來了。

話說,她怎麼知道書房要左拐?對了,那地圖上顯示的這一處叫什麼,書房到底在哪兒來著?

還沒等他想明白,趙含章已經動作輕柔的推開一扇窗,一撐手就翻了進去。

秋武:……

他瞪了瞪眼,連忙跟上。

趙含章輕輕地落下,她低頭看了一眼雙腳落的地方,這是一張靠窗的木榻。

她的鞋子今天騎馬、踩雪、踩泥地,還翻墻踩瓦片,可以說是要多臟就有多臟。

她心內抱歉一聲,這才一腳踩到地上。

這應該是一間供人休息的內室,除了這一張大木榻外,便只有不遠處的架子上放著水盆布巾等物,橫在木榻前的是兩張連在一起的巨大屏風。

此時屏風上正映照著人影,看樣子是一人坐著,而倆人站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