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下官有罪

聞聽此言,高縣令嘴唇都發白了,卻又辯駁不了,只能冒著冷汗磕頭,「下官有罪。」

趙含章臉上的笑容就淡了,沈沈地看著他問:「高縣令何罪之有呢?」

高縣令噎住,說真的, 他還真不知道自己有什麼罪。

享樂有罪嗎?

無罪!

冬日漫漫,寒冷寡淡,不論是烤火、還是飲酒賞美,這都是生活不是嗎?

能過得好,為何要往差上過?

那他罪在何處?

高成都忍不住認真思索起來,趙含章無疑是不喜官員奢靡, 可這最多是不符合上官所好, 所以……

高成悄悄地想, 所以他是沒有實際可以定的罪的對吧?

若只是性格不合,大不了他不當這個官就是了。

想法才冒出來,高成耳中轟鳴,緊張得手指都屈起來,他鼓起勇氣擡起頭便直視趙含章,「趙刺史,我……」

趙含章垂下眼眸淡淡地直視他的目光,「嗯?」

只這一聲輕「嗯」,便把高成許多的話都堵在了胸中。

趙含章起身,沈著臉道:「將縣中的縣丞、主簿都叫來,把自我上任以來你們接到過的公告文書都給我找出來,令各裏裏正和鄉老來見我。」

見高成還跪著沒動,趙含章便蹲到他跟前,「怎麼,高縣令是不舍這屋子的暖和,還是不想聽我命令?」

「下官不敢, 」高成這才回神,抖著身子爬起來, 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去。

趙含章輕哼了一聲,看著這雕梁畫棟垂眸思索起來。

傅庭涵帶著一眾難民進城時,縣衙的主簿和縣丞也才到縣衙,和他們一起到的是城中的幾個裏正和鄉老,城外各裏的裏正卻沒有通知到,要把所有人湊齊,最少需要兩天。

高縣令帶著他們束手立在堂下,低著頭站著,額頭冒著微汗,明明已經出去透過氣,但只要站在趙含章面前,他還是會忍不住膽寒心虛。

高縣令不斷的在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告訴自己他沒錯,沒罪,大不了掛印辭官……

正想著出神,正站在案桌前的趙含章挑揀出兩封公文,隨手就丟在了高縣令胸前。

高縣令下意識的伸手抱住。

趙含章擡了擡下巴道:「念念。」

高縣令一臉懵的展開,待看清是什麼公文,他的手一抖,直接就跪在了地上,這一下, 他腦海裏再沒有什麼我沒錯,我沒罪的想法了。

他趴在地上,抖著聲音道:「下官有罪!」

高縣令身後的縣丞、主簿和裏正鄉老們悄悄擡起頭看,心也跟著砰砰亂跳起來。

趙含章低頭看著他,深深地嘆息一聲,一副和他推心置腹的模樣,「高縣令,你讓我拿你怎麼辦呢?作為一縣父母官,伱上不能完成我下達的命令,下不能安撫賑濟百姓,只一味的享用民脂民膏,就算你認罪態度如此好,我也很難對你網開一面啊。」

剛走到門外的傅庭涵:……

他不由地停下腳步,就見跪趴在地上的人瑟瑟發抖,應該是趙含章殺人的形象太過深入人心,只聽到他道:「求使君再給下官一個機會,下官一定深切改過,再不敢怠慢您的政令。」

趙含章問:「你要怎麼改?現在被你們驅逐出去的難民有多少,被你們攔截在路上的商販又有多少?」

高成立即道:「下官立即下令讓人放行,同時打開城門將難民都放進來。」

趙含章冷哼,「放所有難民入城?當我是三歲小兒嗎,你這西鄂縣湧入這麼多難民,那是救難民,還是想讓西鄂縣城的百姓跟著一起沈淪?」

高成汗水滑落,立即改口,「下官一定妥善安排好所有難民,同時管好城中治安,一定不生亂。」

趙含章沈思起來,那麼問題來了,這人她殺還是不殺呢?

或許是感受到了趙含章內心的拉扯,高成一邊冒汗一邊道:「下官知道,現在最要緊的是籌集賑濟的物資,尤其是糧食和布匹,許多從北逃亡而來的難民缺衣少食,需要安撫賑濟。」

趙含章瞥了他一眼,手指輕輕地點了點桌面,頷首道:「繼續。」

高成趕忙道:「但要安撫民心光有糧食和布匹是不夠的,還得將人安頓下來,這樣才能讓他們安定。」

「所以我們得想辦法給他們一塊地,使人心安定,」他短暫的喘了一口氣後繼續道:「大雪將至,城內外的危房都要整理,以免釀成大的災禍,除此外,還要約束好來此的難民,使他們融入到西鄂縣中來。」

趙含章嘴角輕挑,心中卻越發的憤怒,生氣到了極致,她反倒平靜了下來,「看來,高縣令也並不是什麼都不懂,心中很有成算的嘛。」

但之前為何不做呢?

高成沖趙含章討好的笑。

趙含章神色溫和的看著他,臉上的憤怒已經全然不見,她頷首道:「就照著高縣令的提議辦吧,此事我全權交給你。」

看到站在門外的傅庭涵,趙含章微微一笑,起身道:「傅大公子將難民帶來了,都是我們在半路上遇到的,三千多人,高縣令先安排好這一批吧。」

高成楞了一下後連忙應下。

趙含章對範穎道:「你留下來協助高縣令,我們過來時看見,城外荒野遍地,顯然流民不少,想來偌大的西鄂縣安排下這三四千人還是沒問題的。」

高成額頭又冒汗了,就算是有問題,在趙含章的劍下,他也只能表示沒問題。

趙含章目光掃過縣丞、主簿和裏正鄉老們,本來她想砍了高成後和他們好好的聊一聊的,可現在看來沒必要了。

於是她輕笑一聲,直接拉上傅庭涵,「走,一路勞頓,我們先找個地方歇腳。」

眾人低著頭側身讓過,高成回神,忙從後面奔上來,熱情的道:「使君,傅大公子,不如暫住後院,我讓人把主院騰出來。」

趙含章直接點頭應下,「也好。」

她一應下,秋武立即帶著人過來,將後院給圍了,將主院的人都給換成了他們的人。

高成:……

趙含章很滿意的點了點頭,出門在外還是應該多註意些安全,尤其她還拖家帶口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