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播種子

諸傳看著,忍不住提醒道:「趙刺史,俗語說升米恩鬥米仇,還請小心。」

趙含章淺笑道:「一頓肉而已,暫助他們渡過寒夜。」

諸傳見她的將官們都毫無意見,不由心中感嘆,此人將來必定大成,就算是女子之身,也能成一方霸主。

這是難民們流亡到現在第一次接受到來自於官員的友好對待。

而且之前他們還是匪和兵的關系,且這麼算吧。

此時,他們圍著火堆擠在一起,悄悄地打量遠處的趙含章。

新使君好善良,是因為是女子的原因嗎?

現場抓到他們搶掠,沒有屠殺,以充軍功,也沒有奴役,而是先給他們賑濟糧,還給了肉……

回味著剛剛喝下的肉湯,他們幾個運氣好,吃到了兩塊肉呢。

本想趁夜逃跑的幾個青年擠在一起悄悄商議,「不然我們別跑了吧,趙使君看著真是好官兒,且她如此厲害,萬一我們一跑她就殺了我們呢?」

「是啊,還是別跑了,天如此寒冷,就是我們跑出去,只怕也要凍死餓死。」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就打消了彼此逃跑的念頭。

年青的還想著逃出去,但老人、婦人和小孩兒,他們則是認命,隨波逐流。

以前遇到抓人販賣的兵丁他們都只能跟著跑,跑得過自然好,跑不過他們就老實的跟著兵丁走,被賣給別人後勞作,運氣要是好,碰到還算善良的主家,他們就能活。

但主家再好,也不會有今日的女郎對他們好的。

老人和婦人們靜默地看著遠處趙含章的虛影,所以他們不會逃的,他們要跟緊了趙含章,她或許真的能給他們找來一條生路。

孩子們更是直接,他們敏感,早在看到傅庭涵用披風把那小女孩包住時,他們就已經打定了主意要跟著他們了。

待吃到粥和肉,就更加堅定了他們的想法,誰也帶不走他們。

一夜無話,似乎沒什麼改變,但沒人知道,在這一個晚上,有不少人的心裏被種了火種,被埋在了心的深處,只等有一天汲取到營養就發芽長大……

天一亮,營地開始熱鬧起來,孩子們自覺的去撿木柴,還幫著去打水。

趙含章提了長槍找了塊空地練槍,一桿長槍猶如遊龍,在她手中遊走自如。

諸傳被吵鬧聲驚醒過來時,她已經來回練了兩趟,身體活動開來,大冷的天也熱乎乎的。

一旁的傅庭涵則在慢悠悠的打拳,他先打了一套健身拳,將身體活動開來,這才開始打趙含章教他的軍體拳。

他身邊總有人保護,如果需要用到他出手,要麼是遠程,要麼就是近身了,所以他一直有計劃的進行鍛煉。

遠程他只學箭法,如今初有成效;近身就是軍體拳和趙含章教的擒拿手了。

本來趙含章想教他跑的,保命要緊,但他耐力還行,但沖刺力不行,就算能跑的久,但跑不快,一轉身還是很容易被人抓住,既如此,不如學軍體拳,好歹能反抗一下。

「要是逃不掉,那就認慫,」趙含章教他道:「先投降,找到機會再跑,我也會去救你的。」

她道:「這個時代,就是面對殺父仇人,只要對方有用處,那也是可以被原諒的,你少上前線,不與人結怨,又有才華,不管是誰抓了你都會好好善待你的,所以你不要擔心,盡管投降,先好吃好喝的保住性命再說。」

傅庭涵轉著手肘用力,開始放松身體,聞言問道:「那你呢?」

「我?」趙含章比劃著手中的長槍,嘆氣道:「我可能有點兒難,我結的仇家有點兒多,而且我這人吧,一看就不是很聽話的,碰上心胸寬大想得開的,或許能被我的花言巧語蒙住,把我留下來當個將軍,剩下的,可能就要恨不得除之而後快了。」

傅庭涵抿了抿嘴,正要說話,看到諸傳走了過來,便收住了音。

趙含章也看見了,笑著將長槍丟給聽荷,接過她手裏的布巾,丟給傅庭涵一條,她擦掉頭上和臉上的汗,沖著諸傳笑問,「諸公子昨晚睡得可好?」

大冷的天,又是在野外,怎麼可能會好?

但諸傳還是笑著應了一聲,「不錯。」

他贊道:「早聽說趙刺史戰場殺敵勇猛,武藝高強,今日一見,果不其然。」

趙含章謙虛的笑道:「不過是虛長幾分力氣罷了。」

傅庭涵由著他們寒暄,他擦幹凈汗後沖諸傳微微點頭,轉身就要離開,諸傳忙叫住他,「傅大公子,不知你昨晚說的話可作數?」

傅庭涵停下腳步,歪頭看他,「哪一句?」

他昨天說的話雖然不多,但也不是很少。

諸傳道:「昨晚酒至酣處,傅大公子說過,我若是對琉璃的配方感興趣,我們可以合作。」

趙含章挑眉,在傅庭涵看過來便微微點頭。

傅庭涵就道:「快用早食了,我們邊吃邊談?」

諸傳見他面色和煦,不像是為難的樣子,立即應道:「好啊。」

古代的交通太不方便了,尤其現在還是亂世,出行一趟的代價有些大。

琉璃在汝南郡一帶價格已經很低,中等富戶家中都可買得起琉璃製品,但這東西在汝南郡之外卻還很貴重。

在豫州都如此,更不要說除了豫州。

上次諸傳帶回去的琉璃,他都沒有轉遍蜀地,就已經以天價出手。

也是這個利潤刺激得他再次來汝南郡,當然,也有他在蜀地聽說趙含章一路從縣令到郡丞,再一躍成為豫州之主的原因在,他很想來看一看,也是確認一下。

蜀地現在遊離在大晉的紛爭之外,但其實也並不安定,諸家謀求發展就要多方關註。

而且也不能只著眼於蜀地,外面的時間還是要看一看的。

但未來要著眼,當下也要顧及,所以他對傅庭涵說的琉璃配方很感興趣。

蜀地若是有一琉璃作坊,那他諸家豈不是能賺得盆滿缽滿?

現今最重要的三樣東西,糧食、兵馬和金錢。

而有了金錢,糧食和兵馬自來。

趙含章不幹涉他們的談判,她用布巾擦了一下手,垂眸低笑起來,諸傳想要從傅庭涵哪裏占便宜,那可不容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