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收服

士兵們看到鹿,立即興奮起來,擡腳就奔過去迎接。

範穎也很高興,不過先跑來問趙含章,「使君,這個要怎麼分?」

趙含章笑道:「我們有兔子和麅子了,再留下一只, 分半邊給諸公子,另一只剁了給流民們燉湯,天冷喝點兒鹿肉湯可驅寒。」

範穎高興的應下,但她存了私心,就蹲在一旁看他們殺鹿,然後將鹿身上最好的那塊裏脊肉取走了,兩只鹿, 兩塊最好的裏脊肉。

從小錦衣玉食, 連殺雞都沒見過的範穎現在能夠面無異色的將這兩塊裏脊肉拎起來比較,然後高興的放在兩張大葉子上,捧去奉給趙含章和傅庭涵,「使君,大郎君,這是最好的裏脊肉,我取了來與你們烤著吃。」

趙含章沒有拒絕她的私心,笑道:「快把諸公子請來,難得有好肉,把我的酒囊也取來。」

天氣冷,趙含章會隨身帶一囊酒,這樣可以驅寒,不過趕路的時候她基本不喝, 所以此時酒囊還是滿的。

聽荷將酒囊取來, 還給大家帶來了碗。

趙含章親自給諸傳倒酒,她是真的很感激諸傳, 要不是有他這批物資, 今晚這批流民就要餓肚子了, 這麼冷的天, 不知會餓死幾個。

而且,沒有糧食安撫,她也收不住他們的心。

諸傳也很感激趙含章,要不是她出險得及時,他今天只怕很難帶著人全身而退,他沒想到林子裏還躲了這麼多流民。

雖然都是老弱婦孺,但要是一擁而上,加上餓狠了,一拼命,他們還真難跑出去,更不要說保住財物了。

諸傳目光落在他那三輛車上,真正值錢的東西在那三輛車上,別看它只有這麼點兒,其價值卻遠在那三十輛車上。

他不信趙含章猜不出來,但她不聞不問,只當不知,這就是她的寬容和大方了。

遇到其他軍隊, 他付出的恐怕就不只是這三十車物資了。

諸傳常在外行走,對這些規矩都懂得很, 這也是他認為趙含章值得投資的原因之一。

見趙含章要給他倒酒,他忙雙手端起碗。

趙含章給他倒了一碗酒,給自己倒了一碗,又轉身去為傅庭涵倒酒,不過她知道他不喜飲酒,所以只倒了一點兒,剩下的她丟給眼巴巴看著她的趙二郎,叮囑道:「你還小呢,少喝一些。」

趙二郎含糊的應了一句,拿起刀就去割麅子肉。

趙含章則舉起碗沖諸傳道:「這一碗敬諸公子,諸公子大義,今日相助,含章銘記於心。」

諸傳趕忙舉碗道:「趙刺史救命之恩,傳亦銘感五內。」

雙方愉快的碰了一下碗,傅庭涵見倆人都豪爽的一飲而盡,笑著搖了搖頭,只抿了一口酒就放下,他道:「先吃些墊一墊胃再喝吧。」

趙含章惋惜道:「沒有了,罷了,今晚大家吃肉來,來,兔子和麅子都烤好了,把這鹿肉也烤上。」

諸傳立即道:「沒想到趙刺史愛酒,倒是巧了,在下這次帶來了急壇劍南春,趙刺史稍候。」

說罷,他立即去那三輛車中翻找,不一會兒就從底下一個箱子裏翻出兩壇捆得很好的酒來。

他將酒壇子拍開,一股酒香味瞬間溢滿這一方,趙含章深吸一口氣,大贊道:「好酒啊!」

諸傳便哈哈大笑道:「這酒在外面不顯名聲,但在我們蜀地卻很受歡迎,我覺得這酒吃著很好,不比杜康竹葉青差,趙刺史試一試。」

「好啊,」這一次趙含章大方了,把秋武和幾個看重的將官一並叫過來分酒喝,範穎也端著一個碗跑過來。

人多酒少,每個人都只分得了一碗,但意猶未盡的感覺更好。

趙含章攔住還要去拿酒的諸傳,笑道:「行軍在外,淺嘗即可,可不能多飲。」

秋武等人聞聽,立即收住肚子裏的饞蟲,面上一片正經,不敢流露出對酒的渴望。

諸傳見了目光微閃,哈哈大笑的應下來。

這邊的酒香和肉香刺激著流民們的口水快速分泌,好在他們的粥也煮好了,雖然流亡,但不少人都帶了鍋釜和壇子之類的,趙含章這邊再省出幾個來,他們便可以兩什共用一口鍋。

糧食是定量分發下去的,傅庭涵都算好了,所以鍋一打開,聞著食物香味的眾人立即蠢蠢欲動起來。

為免他們哄搶,一揚聲可以吃了,立即有士兵帶著刀在他們之間巡視起來,呼喝道:「由你們的什長負責分發食物懂不懂,誰敢亂伸手我便砍了他的手!都給我老實些。」

想哄搶的人便按捺下渴望,眼巴巴的看著。

有的人先前不覺,現在聞到了食物的香味,就覺得眼前發暈,心裏只叫囂著要吃要吃。

好在趙家軍的威望在這,加之趙含章就坐在不遠處,內心的恐懼到底暫時控製住了欲望。

兩個什長手腳也快,一個快手接過隊員的碗,一個直接攪了攪後就盛粥,伱的隊員一碗,我的隊員一碗,很快就盛了十八碗去,倆人這才趕忙給自己盛一碗。

有士兵盯著,而且被選出來的人本身不是老實的,就是能幹的,多少有些威望,所以行事還算公正。

一人一勺,不論拿的碗多大的都是一勺。

粥一入碗,他們顧不得燙,立即就吸食起來。

雖然這是帶殼煮的粥,但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很珍惜,半粒都沒有往外掉。

有人快速的吃完了一碗,然後開始盯著鍋裏看,沒吃完的也跟著一邊吃一邊盯。

什長便給他們盛,「每人只有兩碗,這是官爺們一開始就算好的,吃完可就沒有了。」

大家應下。

開始盯著他們盛粥,這一次他們吃得就更仔細了,不似之前囫圇著吞下去,這一次他們細細地嚼了嚼。

不知道多久沒有吃到這樣的食物了,年長的感動的落淚,孩子們則是想得少,埋頭就吃。

他們吃東西的速度很快,不到一刻鐘,所有人都吃完了。

士兵們很滿意他們的吃飯速度,敲打著刀鞘道:「現在,每什的什長過來領肉,我們使君恩德,二郎打了鹿回來,分你們一只,一什可領寫肉回去燉湯,都給你們剁好了,直接加水煮……」

他們沒想到他們還能有肉吃,一時感動得熱淚盈眶,紛紛跪下,朝著趙含章的方向就磕頭,「謝使君,使君果然是菩薩轉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