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商稅

出於友好,臨別前諸傳還是提醒了一句,「趙刺史沿路應該還能遇見不少南來的客商,這會兒應該是堵在南陽國內。」

趙含章聞言瞇眼,「怎麼,南陽境內的匪徒這麼多嗎?」

諸傳意味深長的道:「那可不是匪,而是正常的收稅。」

趙含章笑容微淡,「哦?不知諸公子沿路過來都交了什麼稅?」也讓她長長見識。

「稅目可就多了,車馬稅,商品過路稅,道路損壞稅,哦,還有腳履稅。」

趙含章一頭霧水,「腳履稅?」

「有的小商販成本不夠,既沒有牲畜,也沒有用板車,而是靠肩挑和扛來運送貨物,那就少了一項車馬稅,自然就要補上一項腳履稅了。」

趙含章:……

傅庭涵也驚呆了,他下意識的問道:「那像你們這樣有車馬稅的,就不用交腳履稅了?」

「當然要交,雖然有了車馬,但大多數人還是要走路的,所以有多少個人站在地上,就要交多少份腳履稅。」

趙含章伸手揉了揉額頭,頭疼不已,問道:「諸公子一路從蜀地而來,是只有南陽國如此,還是……」

「這倒不是,蜀地還好,出了蜀地,各種名目的商稅就多了,南陽國不過是其中之一,也比較……多一點點。」諸傳笑道:「這次我一路看來看到許多商販,其中小商販比以前多出三倍不止,都是聽說豫州刺史有一筆寶藏,出手闊綽,凡能運來物資皆不愁售賣,沿路商稅減免,所以大家才過來的。」

趙含章挑起嘴唇,頷首道:「不錯,我的確減免了商稅,不知諸公子這次路過南陽國一共交了多少商稅?」

諸傳道:「我在進南陽國時便一口氣交了一百二十萬錢的通關稅,憑此條可以暢通的經過南陽國,但出了南陽國其他的州縣可能就不認了。」

一百二十萬,那就是一千二百兩左右,現在錢貴,嗯,這樣一算,心不太疼了。

趙含章安撫的道:「諸公子放心,進了汝南郡,沿途是沒有商稅的,你們放心通行。」

諸傳便也露出笑容。

他現在只剩下三車的貴重貨物了,大半資產皆在上面,剛給趙含章捐了三十車的物資,說真的,他還是有些心痛的,接下來要是還是這樣的稅收,即便家大業大如他,那也受不住啊。

趙含章看了一眼小商販,垂下眼眸思索起來。

等諸傳走遠,傅庭涵道:「像這樣的小商販,完全可以全部免掉商稅。」

趙含章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回頭出個細則,通曉各郡。」

她挑著嘴唇道:「本來以為南陽國距離汝南郡近,一直也屬於豫州內五郡,問題會少點兒,可現在看來,也不少嘛。」

傅庭涵也跟著沈默不語,他感受到了趙含章身上淡淡的殺意,但擡頭看到坐在不遠處,擠靠在一起取暖,身體虛弱得動彈不得的難民;再看那些光著腳丫子,或是穿著草鞋,衣衫襤褸但眼睛發亮穿梭在林中撿拾木柴的小孩兒,他壓下了想要說的話。

她才是對的!

趙含章也正在看這些流民,倆人就肩並肩站在一起沈默地看著。

趙二郎不知道從哪兒竄出來,一頭的樹葉,他左右手各提著一只兔子,奔著倆人就高興地沖過來,「阿姐,姐夫,你看我打的兔子!」

身後呂虎則扛著一只麅子,一臉憨厚的沖倆人樂,趙二郎大聲道:「這是呂虎打的,這麅子好傻,看見我們打兔子就到處亂跑,結果就要撞進呂虎的懷裏,被呂虎一拳頭就打暈了。」

趙二郎今天玩得很開心,把兩只兔子塞給姐姐和姐夫,讓呂虎把麅子丟給其他親衛,他還想進林子裏玩兒。

「阿姐,你把你的弓借我好不好,你的弓大,射得比我遠,我也想打麅子,聽說山裏還有鹿,或許還能打到鹿呢。」

趙含章看向秋武。

秋武立即把她的弓箭拿上來。

趙含章遞給他問,「你能拉開了?」

「能!」

趙二郎當即邁開步子,擡起手便要給她拉一個看。

他脖子青筋凸起,拉到半圓後手臂微微發抖。

趙含章看見,伸手握住他的手,助他將弓拉到圓滿後放掉。

她捏了捏他的手臂道:「還得練呢,別逞強。」

趙含章將弓收回,把弓丟給秋武,拍了拍他的肩背,若有所思,「翻過年你又長了一歲,應該可以用藥草淬體了,到時候日常訓練再在手臂上綁上沙袋練臂力,用不了多久就能拉開我的弓了。」

趙二郎一聽,眼睛大亮,「我也能泡阿姐泡的藥草嗎?我之前要泡,千裏叔都不許。」

「那是給我調的配方,而且你年紀小,正在快速的長高,這時候泡藥草不好,翻過年就可以了,到時候讓千裏叔給你重新調配一張新藥方。」

趙二郎應下,他動了動自己的手臂,最後還是老實地去拿自己的弓箭,招呼上呂虎就又要進山。

趙含章並不攔著,還招來秋武,讓他派一些親兵跟著,大聲道:「多打些,今晚我們也吃個好的!」

但現在是深冬,在外活動的獵物也不多,趙二郎已經很有野外生存的技巧了,知道要沿著水源找。

果然,沿著水源向裏,他們就發現了不少野獸出沒的痕跡,再往前去一些是個大水泡,一撩開高高的雜草,便看到裏面一群野鹿。

趙二郎眼睛大亮,興奮地招呼後面的人,「快看,是鹿!我要為我阿姐獵鹿!」

趙含章很是羨慕趙二郎能無憂無慮的進山打獵,她也想去,於是她轉頭和傅庭涵道:「明天駐紮我們也進山狩獵吧。」

反正事情安排好,交給範穎他們循例而為就行,只要今天晚上收服了這些流民,明天便不用她特意留下震懾了。

傅庭涵也很喜歡偶爾的野外活動,可以放松一下心情,於是點頭。

天色漸暗沈下來,等趙二郎他們興奮的擡著兩只鹿出來時,營地上已滿是飯香味兒。

蜀地還是以水稻為主,但麥子也有,所以這次諸傳主要帶來的事稻谷。

範穎他們直接帶殼煮的,沒辦法,這一時半會兒的去殼很麻煩。

但他們熬煮了很久,殼子爆開,連裏面的米花也爆開,濃稠的粥散發著一股股清甜誘人的香味兒,所有人都緊盯著那些鍋不動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