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想捐

趙含章驚訝,「這麼多?」

傅庭涵道:「有些孩子堅定的說自己無父無母,沒有大人帶著,我就是知道也不好戳穿,反正你也打算先帶他們進南陽國,到時候安排妥當他們,有了賑濟糧,還有了田地,他們可以活下去了,自然不舍得骨肉分離。」

如果到了那地步還是無人來認,那他們帶走這些孩子才是最好的吧?

趙含章想了想點頭,「也好。」

這些孩子若無大人照顧和憐惜,流落在外,很難能活下去,就是能活,日子也會過得很艱難,不如放到育善堂裏去。

這麼多孩子,過個幾年都能成為她的勞動力,其中要是能養出一二個人才,那她就大賺了。

趙含章同意了傅庭涵的提議。

有了諸傳捐助的糧食,趙含章能做的事就多了,她直接讓範穎帶人接手了諸傳捐助出來的物資。

諸傳見她沒有把糧食賑濟給百姓,而是先與他交接,完全接管過去,不由眉頭一跳。

趙含章果然謹慎又霸道,行事很有條理啊。

範穎動作很快,即便沒有傅庭涵,點數對她來說也不難,很快就統計好物資,她拿著本子來找趙含章:「除了三車貴重物品,還有隨行小商販的貨物外,諸公子共捐了二十車的糧食和十車的布匹,其中布匹都以細麻和細綿為主。」

趙含章點頭,表示理解,他的意圖是做生意,自然要帶價值高一些的細麻和細綿,總不會帶著粗麻來。

趙含章掃視一圈衣不裹體,瑟瑟發抖的難民們,和範穎道:「帶人下去統計會裁剪縫補衣裳鞋襪的人,留下所有細綿,細麻全都發下去給他們做衣裳和鞋襪。」

範穎應下,轉身而去。

趙含章走到老實蹲坐著的難民們面前,聽著人群中孩子隱約叫餓的聲音,拍了拍手,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後便道:「現在,你們相熟的人坐在一起,十人為一什,十什為一隊,孩子婦人和老人也全都算。」

大家茫然的看起來,但相熟之人他們知道,大家立即走動起來,不一會兒就擠在了一起,大的數字他們不會分,但十個數還是有人會數的。

加上士兵們也進場幫忙,將多余的人往旁邊拽,另成一什,然後挑選年長者,或者面色比較忠厚的人為什長,十個什長湊成一隊。

不一會兒,四個隊主和手底下的什長就擠擠挨挨的站在了趙含章面前。

趙含章掃了一圈,發現很有意思,除了有幾什明顯是一家子,同族同村或是同鄉的人擠在一起外,剩余的組合很有趣。

小孩子們和大孩子抱團,婦人和婦人,婦人和孩子,婦人和老人帶著孩子抱團。

趙含章目光掃過,心裏便有數了,她招手叫來代表什長的大孩子,和他們道:「你們領著你們的人在附近林子裏撿些木柴,一會兒要生火做飯的。」

孩子們眼睛都一亮。

又叫來幾個孩子,「你們這幾什就留下生火。」

幾個孩子高興的應下,跑回去叫上他們的小夥伴隊員們出去站在一邊。

趙含章一一分派下去,去樹上折幹樹枝,折樹葉的,去搬石頭、土塊壘竈臺的,這都是成年男子的活兒。

女人和老人們則被安排拿著盛具去水源處打水。

只有商隊有木桶,大多數人打水還是用自己隨身攜帶的碗、甕和罐子之類的。

傅庭涵算好了人頭,還算出了他們這一頓需要消耗的糧食。

趙含章就讓範穎帶著士兵去把糧食稱出來。

依靠商隊庇護的小商販見狀遲疑起來,湊在一起偷偷討論,「我們是不是也得捐一些啊?」

當下便有人苦著臉道:「我帶來的布匹被踩了好幾匹,再捐,這次回去真的要空手而回了。」

「可這是刺史,這麼大的官兒,我們一點兒表示也沒有,我心中惴惴啊,沒見諸公子把大部分身家都捐了嗎?」

「不然,我看諸公子留下的那三輛車的東西才是最值錢的。」

「那人家也用三十輛車的物資明哲保身了,我們總不能一點兒不出吧?」

雖然這位趙刺史看著不像是那樣的人,但還是好怕她會把他們當土匪給剿了。

此話一出,大家就都有些猶豫,大家忍不住低聲商量起來,最後你推我,我推你的去找趙含章,表示他們也願意捐獻一批物資。

趙含章驚訝的看向他們,然後探頭去看他們的行李,笑問道:「諸位家資很豐厚嗎?」

幾人咽了咽口水,不敢說不豐厚,更不敢說豐厚,因此道:「還,還行……」

「那就是一般了,」趙含章嘆息一聲道:「雖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但如今含章還有余力,你們家資一般,我怎能要你們傷筋動骨的捐獻物資呢?」

她道:「你們都收回去吧,當下先把自己的小家顧好,將來若多能往豫州北地販些糧食、布匹、牛羊之類的東西,那便是為我豫州做了很好的貢獻了。」

幾人張大了嘴巴,沒料到趙含章會不收,而且看著……不像是說謊話的樣子呀。

趙含章已經沖他們點點頭,朝諸傳走去,笑問道:「諸公子,我明日便要啟程去南陽國,不知諸公子可同行嗎?」

諸傳並不想進南陽國,他就是從南陽過來的,那邊現在還混亂得很,看趙含章這氣勢洶洶的模樣,顯然是奔著殺人去的。

他是想賣趙含章一個好,投資一下這位豫州新刺史,卻不想卷入太深。

他的根基還是在蜀地,在豫州這裏作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所以他還是去現在安定又富饒多金的西平吧。

所以諸傳一臉惋惜的道:「我也想去領略一番南陽國的風采,但我手下傷亡多,尤其受傷的,需要趕緊送他們去就醫,所以我還是決定往汝南郡去。」

趙含章一聽,也不勉強,只是指了不遠處的小商販們道:「這些人平白受了驚嚇,說起來都是含章之過,還請諸公子多加照顧。」

諸傳道:「他們投靠我商隊都是交了帶路錢的,趙刺史放心,我一定將他們都安全帶到西平。」

趙含章笑瞇瞇的點頭,去吧,去吧,看過西平的繁華,對賺錢有了信心,以後才會常來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