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難民

跟在趙二郎身後的呂虎一直留意趙含章身邊的令兵,見旗語一變,立即道:「小將軍,使君讓我們向西南沖出去……」

趙二郎就一扯韁繩,帶著人朝另一側沖去,不一會兒便沖出了包圍圈,而被他沖過的地方, 難民們首尾不能相連,攻擊立即減弱,還有人看到有騎兵來,顧不得搶掠貨物,轉身就要往山裏跑。

但趙二郎會讓他們跑嗎,立即帶著人迂回驅趕,又把人趕回到路上。

一刻鐘後, 場中戰事停歇, 所有難民都被逼迫的分成了六個圈, 有的人已經丟了木棍蹲在地上,大部分則站著,背對背戒備的看著這些騎兵。

傅庭涵他們也到了,看到又來一隊人數更多的兵馬,難民們心中更是絕望,手持石頭不願意丟下的人也丟下了石頭,任殺任剮的蹲在了地上。

傅庭涵沒想到她動作這麼快,騎馬走到她身側,掃視一圈後道:「是土匪還是難民?」

趙含章:「都算。」

馬車上站著的青年雙眼發亮,跳下車便朝著趙含章疾步而去……

趙含章露出溫和又客套的笑容,下馬站定。

傅庭涵便也跟著下馬, 看向疾行而來的青年, 微微驚訝, 這不是諸傳嗎?

諸傳疾步走到面前,將劍插回去, 還整理了一下袖子和衣袍, 這才擡手深深地一揖,「多謝趙刺史救命之恩。」

趙含章笑著微微頷首, 「諸公子不必多禮,是我沒管理好轄下,讓諸公子受驚了。」

趙含章偏頭和範穎道:「將所有匪徒統計好後收編,帶下去安置。」

範穎躬身應了一聲,立即下去安排。

諸傳看著範穎朝難民們走去,不由回頭問趙含章,「不知趙刺史要怎麼處置這些匪徒?」

趙含章道:「問清來歷,趕去屯田,以贖其過。」

諸傳死了不少人,聽到趙含章如此處理倒沒有不滿,畢竟這亂世,前一刻殺得恨不得滅其父母,下一刻就親如兄弟,同桌吃飯的也不少。

他目光落在趙含章身後的士兵身上,適當地表達了自己的疑惑,「趙刺史怎會來此?我還想到西平後才能上門拜見呢。」

趙含章笑道:「我要往南陽去一遭,前面不遠就是南陽國了, 諸公子是從南陽出來的嗎?」

諸傳點頭應了一聲「是」,笑道:「今日真是趕巧了,無論如何我都要請趙刺史痛飲一杯。」

趙含章一口應下,當即就讓士兵們就地紮營。

諸傳去清點他的傷亡和損失,趙含章這才上前看那些難民,傅庭涵讓隨行的軍醫過來幫忙救人包紮。

難民們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趙含章,對她既期盼又戒備。

顯然,他們都聽說過這位新刺史。

趙含章站在他們面前,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就跟對自家的熊孩子一樣,「賑災和收攏難民的布告早就傳了下去,我還著令各郡國,各縣縣令讓衙役差吏到處敲鑼打鼓,就是怕你們不識字。」

「這兒距離南陽國西鄂縣不遠,你們為何不進城接受救濟,而是流落在外打劫?」

難民們見趙含章雖然生氣,卻並不暴虐,膽子便大了起來,他們一時心酸,當即就齊齊跪倒在地,五體投地的伏身道:「使君容稟,我等也不想做匪徒,也想做良民啊,只是南陽國各縣並不允北下的難民進城,我等就是從魯陽被趕出來的。」

他們趴伏在地上,深深地低著頭,趙含章只能聽到他們的聲音,看不到他們的表情。

但她看到十指張開按在腦袋邊上的手,她的目光掃過去,每一雙手都紅腫凍瘡,有的還爆裂開來,似乎能看到裏面的骨頭一樣。

她的目光順著手往下一滑,看到他們破開洞裸露出來的肌膚,寒風吹過,吹起他們雜亂的頭發,還有身上破碎的布條……

趙含章不知道他們是凍的,還是說到心酸處,聲音微微發抖,哽咽出聲,「我等雖在曠野之中,但也聽到了使君的仁政,知道使君讓我們就地落戶,等待賑濟和分田,可我們一連被驅趕,實在不敢在南陽國久留。」

「聽說使君在西平,而汝南郡是您的家鄉,這邊當政做主的是您的伯父,想來應該不會違逆您的命令,我們才冒著大雪過來。」他道:「我們本只有百十人,但路上遇到不少同樣是北地逃來的災民,便一起走了。」

趙含章這才收回目光,低頭問道:「你們有多少人?」

「原先有四五千人左右,但太冷了,死了好些人,有些人就不肯再走,直接就地挖了泥土或者建築草房子過冬,如今還跟著的只有兩千余人。」

趙含章目光掃過,見這裏只有千人不到,就問道:「剩下的人在哪兒?」

「在林子裏,都是老弱婦孺。」一直趴伏的人終於大著膽子微微擡起頭來,臉上因為淚水,臟汙的臉上被沖刷出一道又一道的痕跡,他只敢快速的看趙含章一眼,然後又趴了下去,低著頭道:「我們實在是太冷,太餓了,看到這支商隊中似乎運了不少糧食布匹,便忍不住……」

他沒說完,趙含章也明白,直接下令道:「帶我們去看看。」

那人聽見趙含章聲音平靜,不像是要發火的樣子,悄悄松了一口氣,起身領著趙含章進林子裏找認。

趙含章當然不可能自己進去,她帶了一隊人馬進去。

進林子不遠便是一處山坳,這裏因為是山坳,所以不透風,比在外面略暖和一些,趙含章走到坡邊往下一看,便見下面密密麻麻蹲了不少老幼和婦人。

趙含章微楞。

傅庭涵也楞了一下。

趙含章目光掃過,回頭和那青年男子道:「把他們帶出來吧。」

說罷轉身便走。

傅庭涵側頭目送她走遠,假裝沒看到她有些泛紅的眼睛,就站在出口這裏等待他們出來,他心下計數,等人走過便算上,同時打量一下人,估算出大致的年齡,存在腦海中。

一個小女孩走得急,為了跟上前面的人小跑了兩步,一下絆在樹樁上,啪嘰一下就摔在了傅庭涵面前。

傅庭涵忙伸手將人扶起來,見她光著雙腳,身上有好幾件不適宜的套在一起的衣服,只是沒有一件事完好的,都破破爛爛。

他看了一眼她的紅腫的雙腳,想了想,將身上的披風解下來,把她整個人都包進去,著重包住兩只小腳,然後抱起來往後看了一眼,將剩下的十五個人掃過,記在心裏後轉身離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