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走偏的話題

其他人不是當事人,光聽故事敘述的話,趙含章的案子斷的沒問題,尤其後面還拉著七叔祖說了這麼一通,宗親們都感受到了重視,並沒有七叔祖胸中的那股不忿和憤怒。

和三金一起稱贊趙含章:「我就說這孩子是好的,既念舊情,又公正,像她祖父。」

「對,像老族長,將來再遇到這種事你們可得小心著些,老族長在的時候可是公正無私的,要是犯事犯到外面,我覺得含章必和老族長一樣。」

「哪裏用得到含章出手,子念也不是擺設呀。」

「對了,子念呢,七哥鬧那麼大一出,子念沒出面?」

「好像……不在家?」

一聽趙銘不在家,大家話就說開了,「不在家也好,這事兒說起來也不大,含章處理就處理了。」

「幸虧是落在了含章手裏,這要是落在子念手裏……」

「含章畢竟要更小一輩,她只是外頭當官,又不管族中事務,自然不好做得太絕。」

「便宜了兩成的議價,那什麼玻璃花房和玻璃窗一聽就很值錢。」

「我知道呀,我也去珍寶閣看了,那是真透亮啊,就是價格也不便宜。」

「可問了價錢?」

對方說了一個價錢,大家都覺得不貴,「也不是很貴嘛。」

「一扇窗自然不貴,可要是一整棟房子的房間都換上,你算算要多少了?」

有人算數好,心下一算,立即倒吸一口氣冷氣,「以我家的房屋來算,全部換上玻璃窗得二十萬錢呢。」

眾人這才驚詫,「要這麼多?」

「我前天去逛珍寶閣,看到了一套水墨煙雲的琉璃杯盞,那杯盞看著比和田玉還要通透,卻又和玉一樣有潤澤,我看著都愛不釋手,你們知道那一套要多少錢嗎?」

「要多少?」

「八十萬錢!」

「當時正好有荀氏子弟在,為首的那一個,眼也不眨就買了下來。」

「我也聽說了,今天聽說,他帶著那套琉璃杯盞進園子與人鬥酒呢。」

「你們說含章的那珍寶閣裏有這麼多寶貝,那每天能賺多少錢啊?」

「她賺的是多,但花的也多,不然也不會動用老族長給她留下的寶藏了。」

話題越走越偏,且漸漸往大家都更感興趣的地方移動,當下就有人壓低了聲音,將眾人的腦袋召集過來後低聲道:「你們說,老族長給含章留下這麼一筆寶藏,族長知道嗎?」

「我猜他不知道,怎麼用,賭不賭?」

「我賭!」有人道:「我賭他一定知道,不信我們寫信去問他。」

眾人:……

大家也不是傻子,直接噴回去,「族長就是為了面子,也要打碎牙齒和血吞,怎麼會認不知道呢?」

大家聊著聊著,話題越走越偏,成功不能救回,三金卻悄悄松了一口氣,然後低頭默默地退了出去。

回到家中,三金直接找到趙瑚匯報了他剛做的事。

趙瑚皺眉,「你特特的宣揚此事做什麼,還不夠丟人的?」

三金就勸他,「太爺,您就別生氣了,三娘說的對,這種事論跡不論心,的確是他先交的定金,現在我們也落了實惠,三娘還親自吩咐上蔡那邊的工匠過來,可見對您有多看重。」

「我就是生氣她最後威脅我!」趙瑚氣呼呼的道:「她最後那樣是威脅我吧?」

三金只能繼續勸,「您不是一直知道,三娘對您有偏見嗎?」

他壓低了聲音道:「您還總是說,您覺得她想對您殺雞儆猴呢。」

趙瑚:「可那是以前,我這一年來對她多好呀,她缺糧我給糧,她缺布匹我給布匹……」

「……老太爺,那些三娘都付了錢的,是正常交易。」

「一點兒也不正常,我要是賣給別的客商,價格最起碼能多出小一半來。」

「可您不是賣不出去嗎?銘郎君下了話,誰敢不從呢?」

趙瑚哼哼兩聲。

三金便繼續勸道:「您害怕銘郎君,是因為銘郎君管著族中事務,我們家許多事情都要仰仗他;您畏懼三娘是因為她手中有兵馬,且足夠勇猛,那您怎麼不把對他們的害怕和畏懼再多深一些呢?」

「今日的事,若是換了銘郎君來,您怕是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三金低聲道:「您不是總說三娘比銘郎君更恐怖嗎?為何又要去招惹她呢?」

趙瑚心中的怒氣慢慢平緩下來,三金見了露出笑容,「就該如此,您啊,就是行事太急,緩下來就好了。」

趙含章和趙氏一族的關系沒有惡化,但尊重來西平才子的美名開始在士族們中間流傳。

趙淞知道這件事後,就讓山民拿了一塊金子去打賞三金,他道:「老七身邊幸虧有三金在,不然他早把家做散了。」

連趙銘從礦山裏回來都誇道:「三金不錯。」

趙銘沒有讓外人看笑話的意思,因此他一回來就立即整頓族內風氣,他直接把各房房主叫去訓話,道:「回去後約束好各戶,各人,不許在外惹是生非,若是犯事,我們趙氏不僅不會撈人,還會嚴厲處理,指望走刺史的門路,除非你們從我身上踏過去!」

「風氣蘊風骨,我趙氏立族以正為信,趙含章她要是敢對族人徇私,行不義之事,我第一個將她除族。」

眾人低頭默默地應下,不敢說話。

趙銘訓了他們一頓後道:「她不日便會離開西平,到時候汝南郡上下都是我做主,我醜話說在前頭,誰要是在外頭仗勢欺人,除非篤定能瞞我一輩子,不然,我剁了他的爪子。」

眾人知道趙銘說到做到,紛紛低頭應下。

趙瑚知道後頗有些生無可戀,「這才是真的前有狼後有虎啊,他以前不當郡守時就很囂張了,現在更囂張了。」

趙瑚悄悄和三金說完趙銘的壞話,就問道:「那個房景的玻璃花房做得怎麼用了?」

「聽說已經起了一大半,就快要好了。」

「那我們的呢?」

「依照您的吩咐,已經放下手中替換窗戶的事,先建花房,應該和那房景的差不多同時做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