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現實

常寧:「趙郡守是女郎的伯父,至親之人,他為何不親自和女郎提議,而是讓郎君轉告呢?」

「可見,這不是什麼合理的事,女郎多半不會答應,」他道:「如今女郎管的不是一郡,而是一州,豫州下轄十郡國,而一郡國下又有數縣,女郎再想一一巡視,耗費的時間太長。」

「她是豫州之主,離開州治太久只怕不好,若有緊急公務,大家上哪兒找她呢?」

傅庭涵頭疼起來,他知道趙銘為什麼找他轉告,也隱約明白常寧為什麼不希望趙含章親自巡視各郡,但他不知道為什麼倆人都突然找上了他。

傅庭涵心內嘆息,和常寧道:「我會把你的想法也轉告她的。」

至於怎麼做,自有她決定。

常寧:「……大郎君舍得與女郎分開那麼長時間嗎?巡視整個豫州,少則七八月,多則需要一二年吧?」

傅庭涵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他是喜歡趙含章,但他有自己的事要做,趙含章也有自己要做的事,他們都很忙,只要知道對方安穩即可,實在沒必要時刻在一處。

何況,他也不覺得趙含章巡視整個豫州需要這麼長時間。

傅庭涵嘆息一聲,直接找到正在批公文的趙含章,將趙銘和常寧的話一一轉告,汲淵也正坐在一旁辦公,聞言擡起頭看向一坐一站的倆人。

趙含章捏著筆思考,「銘伯父所慮不錯,但他也太小心了,難道我會因為他是世族就懷疑他反對寒士嗎?」

她道:「汲先生也是寬厚大方之人,更不會因此而生氣,是吧汲先生?」

汲淵:……他能說是嗎?

汲淵一臉嚴肅的點頭,「是。」

趙含章便沖他露出笑臉,垂下眼眸思索起來,讓汲淵代她去殺人,和她自己去殺人,效果和所遇到的阻礙,甚至和後續反應都會不一樣。

她先前屬意汲淵代她走這一趟,是因為她想留在陳縣坐鎮,可趙銘提的也沒錯,她沈思起來。

汲淵就放下了筆,正色道:「女郎,趙子念說的不錯,此時由您親自出面立威,達到的效果是不一樣的。」

「您若能將五郡國都巡視下來,那您便是沒有朝廷的正式冊封,也再無人能撼動您在豫州的地位。」

趙含章輕輕點了兩下桌子,果斷道:「好,我出巡。」

汲淵立即起身行禮,「淵這就下去安排。」

趙含章出巡和他出巡的規模自然是不一樣的,豫州的中心隨著她走的,所以她身邊不僅要帶武將士兵,還有豫州刺史府裏的官員,好能夠和陳縣那邊對接。

趙含章還在想事情,見汲淵要草擬名單,便道:「正要和先生說呢,我打算擢升孫令蕙為灈陽縣縣令。」

汲淵微訝,「她當縣令?這……」

趙含章問道:「怎麼,她能力不足嗎?」

汲淵仔細想了想後搖頭:「倒不是,只是女官少,我還以為女郎要把她留在身邊,就和範穎一樣。」

趙含章道:「她心細卻又膽大,有治理地方的才能,放在我身邊做一記事屈才了。」

她道:「當縣令很好,我們也可看一看她的能力,可用,將來還有更大的用處呢。」

汲淵只遲疑了一下便應下。

已經有了趙含章這個先例,再來一女子當主官也沒什麼不可能的。

反正現在官員任免趙含章可以自己來了。

現在汝南郡的郡守是趙銘,任免灈陽縣縣令還得通過他。

好在趙銘並不反對,他只沈吟片刻便答應了,親自簽發了對孫令蕙的任令。

孫家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家的女兒不僅能當官,還能當縣令!

縣令是不一樣的!

這是一縣主官,哪怕孫令蕙之前的官職也不低,但他們多數時候自動認為那是趙含章身邊的女官,就是給趙含章打雜的。

但做縣令就不一樣了,哪怕縣令的官品其實沒那麼高,但治理地方是需要有自己想法的。

孫家父母緊張的咽了咽口水,之前他們喜歡滿意的女婿人選趙寬不就是灈陽縣縣令嗎?

而現在女兒就能做到趙寬的位置上……

這一瞬間,他們竟然一下就不著急把女兒嫁出去了。

孫令蕙的母親趙萋甚至和她道:「你要實在不想嫁,那就暫時不說親。」

這讓孫令蕙驚訝不已,「阿娘,你不喜歡表兄了?」

「不是,你表兄還是很好的,只是我看你這麼不情願,那還是不要勉強了,」趙萋現實得很,和她道:「你兄長無用,定品宴去了多年也沒能定品,我看他的心思也不在出仕上,在汝南,孫氏遠比不上我們趙氏,我們孫家也比不上你外祖家,我和你爹一直擔心我們走後我們這一支就此沒落。」

「這才想著和你舅舅親上加親,寬兒你是知道的,不是我自誇,趙家新一代裏,含章自是不必說,但除了她之外就是我們寬兒了,你要能嫁給他,將來衣食無憂,還能幫襯一下你兄長。」趙萋道:「但現在你都能做到寬兒做到的事,你嫁給誰也就無關緊要了,以後你記得照看一下你兄長就行。」

孫令蕙一口應下,「我一定照看兄長!」

為了讓她娘徹底打消這個念頭,孫令蕙道:「阿娘,我們使君說了,似我和表兄這樣的近親最好還是不要結姻,因為容易生下不康健的孩子。」

「瞎說,你健健康康的,你表兄也健健康康的,怎會生下不健康的孩子?」

「是真的,連大夫都說使君說得對,以她的見識,難道還會騙我們嗎?」

趙萋卻沈思道:「難道是她不想趙氏和孫氏再聯姻?」

孫令蕙:「……阿娘,你想多了,她當時就是隨口說起,並沒有這個意思。」

「真正的意圖往往都是不經意間說出來的。」

孫令蕙:……她發現很難糾正母親的認知,她只能放棄,轉過話題,「阿娘,我去灈陽當縣令,你們回鄉後也要謹言慎行呀,接下來使君要整頓豫州吏治,要是我不能約束好家中,使君也會問罪我的。」

「你放心,我和你父親會約束下人的,不過你也不要太緊張,我們和三娘是一家人,她總要看些親戚的臉面,難道她對趙氏族親也要一視同仁嗎?」

而此時,趙含章正在一視同仁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