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替我轉告

知道就知道吧,現在外面戰亂,交通斷絕,趙仲輿對趙氏的控製降到了最低。

現在是他要依靠趙氏,也是他要依靠趙含章,趙含章並不懼怕他和她鬧翻。

不過以趙仲輿謹小慎微的性格,他也不會和她明著鬧翻,更何況,他別的不行,宗族為要的原則卻記得很牢。

趙長輿和他雖兄弟不和,卻將他培養得還行,基本的眼界見識還是有的。

趙含章現在不怕人傳,而是怕人不傳,所以她主動讓這一陣風吹得更猛烈。

不到兩日,趙長輿為趙含章留下巨大財富寶藏的傳聞就傳出汝南郡,向四方散去。

有人聽到以後嗤之以鼻,認為是謠傳,但有的人選擇相信,立即便開始動作起來,自家有的,都知道趙含章現在缺糧缺布匹,此時不去賺她一筆,要等到何時呢?

而除了糧食布匹外,身為刺史,怎能不愛好華服美瓷,沒有高雅的愛好呢?

所以其他的商品也準備起來。

而這些都沒有的人就光桿出發,趙含章現在也缺人啊,他們決定去投奔她,把自己賣給她。

趙含章由著風吹,任由所有的人和東西向豫州、向汝南郡靠攏,只不過東西到了以後,買什麼,用什麼,則由她說了算。

不過她豫州內這麼多人、這麼多世家士族,難道這點東西還賣不出去嗎?

這些豫州的豪富們從她這裏賺了錢,難道不花用嗎?

趙含章讓上蔡和西平的琉璃坊製作更加精美的琉璃等著,連書局那邊,她都讓胡錦製作了一版特別精美的《千字文》等著,只等那些人到便上珍寶閣。

傅庭涵沒有在塢堡裏多停留,他直接在西平縣城裏選了一個地方當藥坊。

這裏是趙氏的地盤,找人就要比陳縣迅速多了,不過一天,趙銘便給他送來了三個大夫和十個學過醫的學徒。

因為西平就有琉璃坊,所以需要的玻璃製品也很快做好了送過來,畢竟之前陳縣要求上蔡琉璃坊製作時,西平這邊也跟著做了,當時就留存了一些,現在熟能生巧,很快就加做了幾套。

甚至,他們還應趙含章的要求,做出了一面又一面透光的大玻璃,依照她的吩咐,製作了窗框之後將那面大玻璃安裝在了窗戶上。

跟著來丈量尺寸和安裝的琉璃坊工匠看得目瞪口呆,「這……這也太奢侈了。」

趙含章轉了一圈,還將玻璃窗試著打開了一下,覺得還行,便和傅庭涵道:「現在只能用木框,鋁材難弄,現在的密封性也不太好,你先將就用著。」

傅庭涵道:「很好了,至少比敞著窗戶要禦寒。」

傅庭涵沒想到她會記著這樣的小事,畢竟她這段時間可忙得很,投桃報李,傅庭涵垂下眼眸思索片刻後道:「晉人愛好奢靡,做個玻璃花房和裝修幾間玻璃窗給他們看,或許能吸引一些消費。」

現在外面傳言像火一樣冒起來,都說趙含章得了趙長輿留下的財富後富可敵國,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

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傅庭涵和汲淵都知道,他們手裏的錢其實沒那麼多,要想收集更多的物資,還是得開流,有進有出,經濟才能活起來。

不過趙長輿的這一筆寶藏的確給了他們莫大的底氣,即便現在糧食貴重,這筆錢也足夠結算第一批,甚至後面陸續送來的物資。

汲淵和趙銘聯手將價格壓了下去,不管是為了賺錢,還是為了在趙含章這個新刺史面前討個好,反正大家睜只眼閉著眼的松松手,以一個還算愉快的價格把東西賣給了趙含章。

皆大歡喜。

所有的物資並不是都送到西平來的,而是雙方在這裏談好價錢,趙含章付了一些定金後,約定好要把物資送到的地方,到時候錢貨當場結清。

受災最嚴重的還是汝南以北的地方,所以大部分物資都被要求送到那裏,少部分運到汝南和以下的南陽國去。

因為匈奴入侵,豫州北部的百姓大量湧入汝南郡和南陽國避禍,所以兩郡國也需要一些資助。

最近趙含章手底下的州府官吏,和以趙銘為首的郡府官吏都很忙,就是因為他們要統計購買到的物資,還要進行分配。

具體分配的額度,還有派出去監督的人員,需要調用大量的人手。

連傅庭涵都出來幫忙核算。

趙銘看著他不過半個時辰就把記事算了兩天都沒算明白的東西算出來,半晌無言。

傅庭涵沈靜的將做好的表格交給記事,道:「算法是有規律的,我給你列了出來,之後再買進糧食,你就把數據代入進去就可以。」

七品記事低頭看了眼單獨列出一張的算法,那上面有一些符號,他見過,是現在學堂裏學生常用到的,其實就是除於。

他不知道為什麼要除於三,但看郡守的反應,傅大公子這樣算應該是正確的,算了,以後他也這麼算吧。

傅庭涵做完了手頭的事,起身和趙銘告退。

趙銘叫住他,問道:「含章打算用誰去巡查各郡?」

傅庭涵停下腳步,問道:「銘伯父有好的人選嗎?」

趙銘直接道:「她自己最合適。」

他道:「雖然她的軍功有目共睹,但各地士族世家並未親眼見到,她想對豫州有絕對的控製,只在軍將之前立威是不夠的。」

他道:「我知道她想用汲淵,想以此表態,將寒士推到臺前,但此時她威望還且不足,如此操之過急了。」

趙銘臉色沈肅,「既然要殺人,那就要殺在要緊處。」

傅庭涵楞了一下後應下,「我會轉告她的。」

趙銘臉色好看起來,溫和的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一旁正來接工作的常寧聽了全場,不由皺了皺眉。

傅庭涵一走,他忙簽字取了公文後追上去,「大郎君,大郎君……」

傅庭涵停下腳步,聞聲回頭。

常寧追上來,行禮後道:「大郎君要勸女郎親自巡視各郡嗎?」

傅庭涵道:「這個她自己決定,我只是轉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