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威嚴

現在族中事務明面上是趙淞管著的,但大多事其實是趙銘在管。

族裏有什麼紛爭都是直接告到他這裏,前幾天便有族人找了趙銘告狀,說不知是誰在他家麥田裏挖坑生火,看痕跡似在抓田鼠或者兔子。

族兄如此不省心,這讓趙銘很頭疼。

他也懶得究底,直接判道:「讓你家人給有叔家送二十斤麥子去。」

趙繁一聽, 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我已經避開那麥子,根本沒燒到麥子根……」

趙銘掀起眼皮看他,「族兄在說什麼?」

趙繁立即不敢嘀咕了,道:「沒什麼。」

他轉移開話題,問道:「不是說三娘那邊缺糧食嗎?需要借錢買糧食, 那錢湊夠了嗎?」

趙銘不動聲色的問道:「族兄要借錢給她嗎?」

「借自是可以的,但親兄弟明算賬,不知她給多少利息?是單借錢, 還是借糧食?」

趙銘道:「都可以。」

趙繁精神一振,他前面坐著的趙應也精神起來,紛紛道:「我們都可以借一些,利息上也可算少一些,自家人嘛,還是不好收太多的。」

現在是亂世,錢也不好賺呀。

在外頭做生意會虧,拿在手裏倒是不錯,但錢又不會生錢,要是趙含章和趙銘要借錢,他們還是很願意借錢出去生一些利息的。

倆人才開了一個頭,不遠處坐著的趙聞立即道:「兩位兄長有多余的錢可以借給我呀, 我正打算組一組商隊往外走一走賺錢呢。」

趙繁和趙應一聽,臉色的熱情便淡了下來,推脫道:「其實我們手上也沒多少錢,主要是糧食, 三娘不是缺糧嗎, 我們省一省,借給她一些,要是換成錢就不值多少了。」

「對對,」趙應道:「而且現在三娘困難,還是應該先緊著她來。」

就算是要賺利息,那也要看是借給誰啊。

借給趙銘和趙含章,那是一定可以收回來,借給趙聞嘛,倒不至於肉包子打狗,但十年內也休想回賬,他們是有多想不開才會把錢投給他?

趙聞還要說話,坐在上面的趙銘便目光清冷的看向他,問道:「聞堂弟,你欠慶堂弟和東堂兄的錢還完了?」

趙聞也立即縮著脖子不敢說話了。

趙繁和趙應都悄悄松了一口氣,果然拒絕族人借錢這種事還是應該趙銘來。

趙銘當了一回惡人,偏趙聞還不敢怨恨他,吃了兩杯酒便自己走了。

趙銘繼續倒酒喝酒,聽到消息的趙瑚蹬蹬地跑來,見他還如此優哉遊哉地喝酒, 頓生不滿,上前道:「不是說三娘回來了嗎, 你怎麼不去迎接?」

趙銘擡頭看了他一眼,放下酒杯,慢悠悠的起身行禮,「七叔。」

趙瑚見他如此慢悠悠,更不滿,「她是刺史,伱是郡守,怎麼弄如此怠慢她,快去接人啊。」

趙銘攏了攏袖子,這樣手才暖和些,他慢條斯理地道:「去了也沒用,子途不會和三娘一起回來的。」

趙瑚跳腳,「你還沒見到人呢,怎麼就知道子途不會回來?」

「子途寫信回來告訴我了,說他要留在宋縣,那邊開了個新學堂,三娘把事情都交給了趙澤來做,趙澤才多大?他放心不下,便打算留在宋縣,待宋縣的學堂建好再說。」

趙瑚眼含熱淚,「今日是冬至,他竟然都不回家!」

趙銘沒什麼表情變換,道:「過年和清明應該也不會回來。」

連年節和清明都不回來,冬至算什麼?

趙瑚深受打擊,轉身就走。

趙銘也不叫他,這才慢悠悠的往外走。

今天是冬至,趙氏的冬至禮宴,因為匈奴南侵的事,所以他今年沒有下帖子,但是,今年依舊有不少人到西平縣來,甚至住到了趙氏鄔堡中。

這是因為趙含章做了刺史!

因為來的人不少,所以趙氏雖然沒有舉行冬至禮宴,但從今天開始,趙氏禮宴的園子也會開放,凡來此的客人都能夠自由出入,裏面提供酒水食物。

當然最多的還是趙氏的人,他們也很喜歡湊熱鬧,所以趙繁等人都不出去玩兒,就留在園子裏喝酒。

知道趙含章回來了,趙繁幾個覺得他們是長輩,又不在朝廷當官,沒必要去迎,但又實在看一看這個當了刺史的侄女。

於是糾結了許久,見趙銘出去了,略一思索便也起身跟上。

他們不是去迎接趙含章,只是去看看趙銘幹什麼去了。

趙銘正慢悠悠的往塢堡外走呢,長隨牽著一輛牛車跟在身邊,也慢悠悠的跟著走。

趙銘正在思索,如果前天趙繁看到的人真是趙含章,那這兩天她跑到哪兒去了?

回了汝南郡不來見他,而是先去了別處,是對趙氏另外有了打算,還是……

正思慮,他身後的長隨長青叫道:「郎君,您看!」

趙銘也聽到了馬蹄聲,聞言擡起頭來看前方,就見趙含章領著一群人快馬而來,距離他們還有百步左右時便壓下了馬速,但依舊快速的跑到了他面前。

馬上的年輕女郎看見他就露出燦爛的笑容,明眸皓齒,「銘伯父!」

看見她這真誠又燦爛的笑容,趙銘心裏才冒出來的懷疑嘙的一聲破掉,消散,他露出淺笑,沖她微微頷首。

馬上的少女活潑的跳下來,兩步就蹦到了他跟前,笑嘻嘻的,「銘伯父是特地來接我的嗎?」

趙銘上下打量過她,問道:「你不是去縣城了嗎?」

「但我到了縣城沒看見銘伯父,我這才知道今兒是冬至,就連忙回來拜見長輩們。」趙含章回頭沖才下馬的趙二郎和傅庭涵道:「還不快上來拜見銘伯父。」

傅庭涵便帶有些膽怯的趙二郎上前行禮。

趙繁他們也正坐著牛車慢悠悠的過來,看到他們,立即高興的上前,「三娘!」

趙含章回頭看去,笑瞇了眼,「是繁伯父呀……」

趙含章上前行禮。

眾人見過,就一起往塢堡裏走。

趙銘忍不住回頭看了後面兩眼,他幹脆問趙含章,「那是何衡?」

趙含章點頭,「是何衡,伯父認得他?」

「見過兩面,他是來見何家人的?」

「不是,」趙含章笑道:「他來帶我去看鐵礦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